【存旧文/科学组】行迈(四)

Chapter4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Tony只觉得自己刚才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叫Jarvis关掉防震系统然后打开了窗,窗外月光依旧清冷,所有喧哗已归于平静。

披着点点星光,一个全身赤裸的中年男人正软软地倚在Tony怀里,虽然昏迷不醒,表情却十分恬静。

准确的说,这个人现在并非全身赤裸,因为他身上还穿着一条内裤:纯白色的,很新很干净,在裤腰处,还绣着一针醒目的红线——I♡U。

Tony望着内裤笑了,笑着笑着,眼角不觉就湿了。

夜风悄无声息地拂过,撩起了怀中人一缕略微卷曲的棕色头发。               

Tony拥着他,用指尖滑过那稍显疲惫的脸颊,这一刻,他突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一切都过去了,Bruce。”他低头在他额上轻轻一吻。

    “嗯……”Bruce朦胧地真开眼。

眼前是七零八落的实验室,桌子椅子裂在一边,试验器械也碎了一地。

“对不起我——”Bruce搔搔头一脸内疚。虽然作为Hulk的记忆还是支离破碎,但变成Hulk之前的事情,他可都记得清清楚楚。所以眼前的一切,原因不言而喻。

“不不,应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Tony张开双臂,再一次狠狠地搂住了Bruce。

硬邦邦的铁甲紧贴着赤裸的胸膛,不过Bruce非但不觉得冰凉反而感到无比温暖——一定是刚才打斗的余温吧,看来钢铁侠的散热系统还需要改进。

    繁星浩淼,星辉下,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凝固在了巨大的玻璃窗上。

可惜浓情蜜意的拥抱持续了还不足十秒,不识趣的Jarvis又开口了。

“Sir,系统检测到一架空客A380航班正冲向Stark大厦,预计1分07秒后产生撞击。”

“Oh shit!”Tony忍不住骂了出来,“对不起Bruce我得先走了。”他合上面罩“嗖”的一声破空而出。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白痴想再来一次飞机撞大楼?!Tony一边飞一边心里暗骂,更可恶的是,居然选了这么个时间点,他和Bruce刚刚有了一点点转机,真是罪无可赦!

“警告,警告,能量剩余不足15%。”Jarvis发出了系统预警,刚才对付Hulk时消耗了太多的能量。

“我知道了Jarvis,”Tony加快了飞行速度,“可我们没时间换衣服充电!”

劫机——不管是原始的恐怖分子持枪挟持驾驶员还是高端点的电脑黑客入侵飞机自动驾驶系统——对于Tony来说,都不足为惧——当然,那是在钢铁侠能量充足的情况下。所以现在,情况不容乐观,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糟糕。

Tony用了20秒飞到客机前。

“Jarvis,把助推器开到最大!”他奋力举起双臂托住飞机,空客A380,全世界最大的客机——这可比上次的核弹头重多了。

巨大的飞机引擎卷起气流呼啸,Tony扫了一眼屏幕上急剧下降的能耗条,不由得皱了皱眉。

看来不开火是不行了。

“Jarvis,”他抬起手臂,“好好瞄准了,我要废了这该死的引擎!”

“Yes,Sir.”

一句回答加上几声巨响,飞机引擎毫无悬念的被摧毁了。如果是平时,Tony一定会生气这劫机的人到底是有多鄙视自己才会做出这种自不量力的事情,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吐槽。

飞机失去动力后随着惯性向下俯冲,Tony在空中憋足了劲,好不容易才架住这股向下的势头。

纽约的夜,灯火辉煌,甚至有人说这座城市的夜晚比白天还要疯狂。

天上那个人现在确实很疯狂。

“Jarvis,加把劲儿!”

助推器里蓝色火舌喷射,Tony死命扛着客机,咬着牙硬生生一点一点地把它推回了高空。

“能源剩余5%,”Jarvis再一次发出警告。

“我知道!”

Tony的口气并不太好,他当然知道,现在所剩无几的能量不可能让他托着飞机悠悠然飞到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然后再安全降落。

“真是太可恶了,”Tony啐了一口,朝着Jarvis命令道,“定向偏移测算,Jarvis,降落地点对准大西洋!”

“Sir,如果这样的话,能源将在着陆之前耗尽。”

“我说了我知道!”Tony几乎是吼了出来,在空中能源耗尽的滋味,他前几天刚体会过。

不过现在,他不在乎。

如果无法挽救机上乘客的生命,至少也要保住地上那些无辜的人——危难关头舍己救人并把伤害最小化,虽然对自己有些残忍,但确实是最理智的办法——不过这并不是Tony全部的脑回路。

Tony的动机其实很简单:绝不能让飞机撞到Stark大厦!——不是因为大厦上挂着Stark的大名,而是因为大厦里,有一个他拼上性命也要保护的人。

Tony Stark,正如他自己所说,他不是一个soldier,他没有时刻准备着要去为国捐躯血染星条旗或者为了世界和平英勇献身的伟大觉悟;但他是一个hero,所谓hero,有时候行事并不会经过大脑,哪怕他是全世界最聪明最天才的hero。

所以在这一刻,占据超级英雄钢铁侠大脑的,只有一个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白色内裤的中年男人,而完全没有叫做Tony Stark的东西。

性命什么的,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而在同一时间,Stark大厦的实验室里,Bruce正紧密关注着Tony的一举一动,他甚至都顾不上去换一件新衬衣。

“Jarvis,画面不能再跟近一点吗?”

“对不起Banner博士,现在已经是极限了,钢铁侠身上没有自带摄像头。”

Bruce的脸上笼着一层阴霾,虽然他是一个理学博士,但与生俱来的方位感和基本的地理常识告诉他,Tony和飞机正在偏向一个不正常的角度。

“Jarvis,能帮我显示钢铁侠现在的各项数值吗?”

“好的,Banner博士。”

屏幕上出现了一连串的数据。

“能源剩余不足1%?!”Bruce心里“咯噔”一下,惊呼了起来。

与此同时,Jarvis也向Tony发出了最后通牒——屏幕上,巨大的红色警报不断闪烁。

命悬一线。

危难关头,天上地下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了相同的指令——“Jarvis,给我接实验室/钢铁侠!”

还有很多话没有说,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Tony——”大屏幕上显示出Tony的头像。

“对不起Bruce请让我先说,”Tony打断了一脸关切的Bruce。

“Bruce,其实我只有一句话,但请你无论如何要相信我,我——”

“嗞”地一声,Tony话未出口,屏幕就变成了一片漆黑。

有些话,你越想说,就越没有机会说。

耳畔只剩风声肆虐。

“可恶,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Tony气恼地一拳砸出,机身却是纹丝不动。

“能源耗尽,通讯无法连接。”

空旷的实验室里回荡着Jarvis的声音,陈述句、很平稳,就如同在说“您的咖啡已经泡好”一般。

Bruce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炸掉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要怎么做才能救Tony?!

无能为力。

Tony还在万丈高空,而现在的自己除了眼睁睁地看着他往下落,什么都做不了。

比焦虑更可怕的,一种恐惧开始蔓延,顺着神经末梢,渗入每一滴血液。

“目标预计1分23秒后坠入大西洋。”Jarvis很尽职地发布着测算结果,而对于Bruce来说,这如同侩子手在宣告死亡倒计时。

Hulk,突然一个绿色的大家伙跳入了Bruce脑中:如果Hulk出来的话,说不定能救Tony!

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Bruce激动得全身都发颤了。

愤怒吧,只要愤怒就好!

Bruce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咬紧牙关、握紧拳头、极尽所能地刺激着自己的肾上腺……

然而,身体没有一丝反应。

Hulk,快出来啊Hulk!——力量和渴望在灵魂深处集聚,仿佛在期盼一次重生,只待破茧而出。

可身体,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Hulk!——胸中的呐喊,撕心裂肺。

仍旧没有回应。

牙齿咬破下唇,腥味浸入舌尖;指甲也扎进了肉里,手掌上,浮现出一排月牙状的血痕。

“Hulk,出来吧,求你了快出来吧!”——一种窒息开始萌动,呐喊逐渐沦为哀求。

纵然如此,身体还是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冷风刮过,刺入骨髓。

多么可笑的愤怒,多么无力的挣扎。

Bruce摇摇欲坠地立在原地,就如同风中簌簌发抖的枯木,身上已全然没有一丝生气。

Hulk,你为什么不出现?

他双腿一软,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一根空空的针筒咕噜噜地滚到了手边。

“抗伽玛射线光谱综合凝胶渗透液相试剂”——Bruce拿起针筒,白色标签上,本来潦草的字迹此刻却格外刺眼。

一瞬间,如同刀子割剜心脏。

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开始在脑中拼接——注射在手臂的蓝色试剂,以及因此消失的绿巨人。

“哈哈!”Bruce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四周空气都为之一震——

Bruce Banner,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自责吗?后悔吗?现在的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高兴了?!

如果不是因为你那卑劣的嫉妒,Hulk会消失吗?

是啊Hulk,你不是想摆脱他吗,为什么现在又开始哀求他?!

你有什么资格去哀求他,你又有什么资格去羡慕他去嫉妒他?

Bruce Banner,你除了无理取闹还会干什么?

你除了坐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男人掉进海里你还能做什么?!

你口口声声说爱Tony,却亲手把他推入地狱,这样的你,有资格说爱吗?!

好好看看自己吧,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趴在这里祈求怜悯!

还不清醒吗Bruce,除了带来灾厄,你根本就一无是处!

“啪”地一声,针筒被捏爆。细小的玻璃碎片扎入指尖,鲜血汩汩涌出,可是受伤的人,一点也不觉得疼。

 

半空中,能量耗尽的Tony连抱紧机身不被风吹走都愈发吃力了。

不远处矗立的Stark大厦开始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

“他刚才叫我Tony了,不是吗?”Tony平静地闭上了双眼。有些话即使没有听众,他也一定要说——

“Bruce,我爱你。”

飞机带着Tony坠向海平面,Hulk终究还是没有出现。

实验室里弥漫着死一样的沉寂,一个身影蜷缩在桌角的黑暗之中——Bruce Banner,此刻他的心中,除了悔恨,只有绝望。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