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枪棍双衍生】爱在轮回中找你(1.2)

字太多只能分开发,不分硬说我敏感,简直有病……

说道有病,我强推水浒无间道啊各位!!我对冬虫草的爱已经无法用言语描述了!!这篇的主要构架也是建立在水无之上,强烈安利啊!


第一回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2


夕阳西下,霓虹初上。

雷小宝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慢慢走着,香港就是这样,随时随地都人头攒动,而对于大多数香港人来说,入夜后仿佛一天的生活才正式开始。雷小宝看着身旁匆匆而过的一张张面孔,有老有少,有喜有怒。或许是职业病吧,雷小宝喜欢观察人,举手投足、由面及心,细微之处说不定就掩藏着惊天秘密。

雷小宝正踱步到一处十字路口,红灯高悬,他抬眼便看见街对面站着一个同样等红灯的高大青年,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嘴里叼着烟,破洞牛仔裤上系着悬吊吊的裤链,最显眼的当属短袖T恤下那一条花臂——一个老虎纹身若隐若现——一看就是古惑仔。

但雷小宝总觉得这古惑仔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具体有什么问题,不由得盯着他多看了两眼,竟没注意到红灯变绿,也没注意到自己身边啥时候多出了一个弯腰白发、杵着拐杖的老奶奶。

绿灯亮起,行人三三两两各走各的,却见那古惑仔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过来,一把扶住老奶奶,温言道:“老人家,这路口车多,现在好多人开车不长眼的,转弯也不让人,您小心点,慢慢走。”说完便小心翼翼地扶着老人一起又向回走去。好巧不巧,走到一半还真有一辆不长眼的转弯车冲了出来一脚急刹,亏得古惑仔反应快一把护住老人,老人家才不至于被撞伤或跌倒。

不是吧?目睹了全过程的雷小宝瞪大了双眼,倒不是说只有红领巾才能扶老奶奶过马路,但是古惑仔助人为乐,还是扶老奶奶过马路这种标准桥段……实在是……

绿灯熄灭红灯又亮,扶完老奶奶的古惑仔也重新走回了路口再一次等起了红灯。

雷小宝觉得这人实在太有趣了,他架不住好奇心驱使,决定远远跟着他。

街上行人不少,古惑仔一时半会儿倒也没注意到雷小宝,他自顾自地大步往前走着,没几步就拐上了一处小坡。香港多山,地势高低不平,大街小巷上下相倾时常有之。古惑仔沿街向上而行,刚转过弯儿就看见前面有一个推着手推车的老伯,口喘粗气、步履蹒跚。

“老伯,我来帮你推!”古惑仔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这些粗重活,让我们后生仔来做好啦。”

“谢谢,谢谢!”老伯一个劲儿道谢,脸上写满了欣慰的笑容。有古惑仔的帮忙,手推车也很快便推上了坡顶,进入了直道。

“难道真的是我以貌取人了?”尾随在后再次目睹了全过程的雷小宝不禁咋舌,“难道他只是一个衣着品味有问题的热心青年?”

帮完老伯,古惑仔又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不多久便来到了一个公园。说是公园,其实也就是几棵树几个花台,香港寸土寸金,公园面积和北京定然是没得可比。公园的长椅上,有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正在吃香蕉,他吃完后小手一抛,香蕉皮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冲着古惑仔的头顶飞落下来。古惑仔也是眼疾手快,不闪不避,只顺势伸出两根指头,就把香蕉皮稳稳地夹在了指间。

“小弟弟,乱扔香蕉皮可是不对的。”古惑仔目光一扫就准确地捉住了香蕉皮的主人,可他并没有生气,反而走过去摆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对小朋友谆谆教诲道,“香蕉皮呢,应该扔进垃圾桶里,要是随手乱扔砸到人就不好了,就算没有砸到人掉在地上了,有人踩到也会摔跤是不是?”

古惑仔自以为说得和蔼,没想到那熊孩子不仅不听,反而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哭得那个凄天怆地,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

哭声响起,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此时一个中年妇女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她一把搂过熊孩子,对着古惑仔大骂道:“你干嘛欺负我儿子?!”

古惑仔一瞬间有些错愕,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刚才—— ”

“误会什么了误会?!”古惑仔话还没说完又被对方凄厉地叫骂打断,“你们古惑仔连这么小的孩子都欺负,还有没有良心呀!”

“不是,我——”古惑仔数次想为自己辩白,但对方显然不会留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母子俩又哭又骂,好不热闹。

聚拢的人路人越来越多,一边是柔弱的母子,一边是街头小混混,大家当然都站到母子一边,七嘴八舌地指责起古惑仔的不是。

第三次围观了全程的雷小宝实在看不下去了,面对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活雷锋小混混,他能袖手旁观吗?

雷小宝一个挺身挤进人群,向着母子厉声道:“这位大婶,我亲眼看见你儿子乱扔香蕉皮差点砸到这位先生,你有这力气哭闹,不如好好回家管教管教儿子!”

雷小宝警察当久了,身上天然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可惜他一口粤语不标准,就仿佛一记猛火雷沾了水,威力大减。纵如此,围观群众还是一片哗然,人群里开始一阵骚动。

就在此时,忽然另一声尖锐的叫喊从人群里冒了出来:“抢钱啊!有小偷抢了我钱包!”

众人一回头,看见外围一个跌坐在地上的阿婆正指着一个飞奔而去的蓝色背影大叫:“就是他!抢了我的钱包!”

话音未落,就见那古惑仔已猛然冲出人群,朝那贼人追去。

雷小宝亦是闻声而动,只可惜他刚抬脚就被身边的妇人一把抓住。

“你——”那妇人刚被雷小宝一阵呵斥,现在又看见古惑仔跑了,反正死无对证,于是存了心要反咬一口。

雷小宝捉贼为大,不想再与她纠缠,双目一嗔,吓得那妇人一哆嗦。雷小宝顺势挣脱了拉扯也跟着古惑仔追了过去,只可惜这一节外生枝耽误了时间,他和前面两人已然拉开了距离。

 

风声过耳。

穿蓝衣服的小偷健步如飞,孰料身后的古惑仔速度比他更快,在狂奔两条街跃过三个护栏踢飞四个垃圾筐撞翻五个路人之后,两人距离已不足十米。

这时两人正处在一条L型小巷的尽头,前方只有右转一条路,古惑仔咬了咬牙脚上加力,一个猛冲誓要趁转弯之机将小偷抓住。哪知那小偷突然一个闪身,竟没有顺着马路转弯而是直接窜进了旁边一座破旧的单元楼里。夜色昏暗,古惑仔又对地形不熟,所以此前并未注意到在转弯处还有这么一个单元楼入口。他正想跟着小偷追去,可惜刚才发力过猛,一个收势不足,“碰”地一声正好和右边刚转弯过来的路人撞了个满怀,两人一起扑倒在地。

那路人也是倒霉,转个弯而已,就莫名其妙被人撞翻,后脑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一瞬间白光闪过,似有亭台飞鸟、琴韵绵长。

“你走路不长眼啊?!”

“阿乐你没事吧?”

人声响起,把那个被唤作“阿乐”的青年从一瞬的恍惚之中拉回了现实,他这才发现自己跟条八爪鱼一样正和人抱成一团还被压在下面动弹不得,更无奈的是想张口双唇却好死不死紧贴着对方柔软的耳垂,他只能耸动着肩膀顶了顶身上那个人,试图把手从他起伏的胸膛下拿出来。

古惑仔这一下也被撞得不轻,他的右手不知怎么正抱着阿乐的头,更糟的是他两条腿一条卡在阿乐胯下另一条则被对方死死压住。这个姿势相当尴尬,古惑仔只能勉强抽出唯一能动的左手单手撑地,抬起头努力竖直了腰杆,然而两人四腿缠得太紧,一时半会儿他实在站不起来。

不过这一抬头,众人都看清了他的相貌——大眼睛双眼皮,两个酒窝若隐若现,不是他还有谁?

阿乐全身陡然发力,双腿一锁一扣,猝不及防一个翻转,抓住古惑仔的手就把他牢牢压在了身下,瞬间体位逆转。

“你干什么?!”古惑仔没料到对方突然来了这么一手。

“干什么?干你咯!”阿乐说罢狠狠把古惑仔的手掌向外一瓣。

“我好像不认识你吧?!”古惑仔吃痛,却硬忍着没叫出来。

“你不认识他,我们可都认识你!”

古惑仔闻声细看,才发现这一行共有四人,除了压在自己身上这个领带歪歪斜斜衣冠不整的年轻人,还有三个中年,一个年纪稍大个头不高,一个尖嘴猴腮披着波浪长发,还有一个看着傻不啦叽穿着黑衬衣黑皮衣吊着大金链子大皮带微敞着胸口还能看见沟的……可是这四个人,自己的确一个都不认识。

“跑得这么急,急着奔丧啊?”那矮个子率先开口道。

“我追小偷——”

“呸!”矮个子不等古惑仔把话说完,怒喝道,“你追小偷?古惑仔捉小偷?我看贼喊捉贼还差不多!”

听到这句话,古惑仔心里顿时明了了。

就在此时,落在后面的雷小宝也追了过来。他看见眼前这场景,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误会。

“警察办案,没你事。”那矮个子见雷小宝过来,冷冰冰地从怀里掏出一张证件,想把他打发走。

雷小宝看了一眼那证件——西区警署,陆冠华。

“原来是陆警官,我想这真是一场误会。”他笑着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证件也递了过去,“我也是警察,这位先生他真的不是坏人。”

“他不是坏人?你第一天当差吗?”阿乐冷哼一声,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哟,还真是第一天当差呢。”接过证件的陆冠华抖了抖嘴角发出一阵讪笑,“湾仔O记,雷小宝警官,真是失礼呀。”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羞辱,雷小宝面上铁青,却无法发作。话说到这里他也听明白了,眼前这个古惑仔,应该是个真的古惑仔,而且来头不小。

“雷警官,既然你第一天上班,就由我来给你作个介绍吧。”陆冠华盯着雷小宝似笑非笑地说道,“地上这位不是坏人的呢,就是贵辖区内大名鼎鼎的夏松荫先生,江湖人称冬虫草。冬虫草,冬虫草,正气又补身,全香港可没几个警察不认识他啊。不过呢,他大哥就更有名了,就是你们日思夜想的头号目标——宋波。你不会连宋波也不知道吧?不知道也没关系啦,回去问问你们黄Sir,你们湾仔O记和宋波的恩怨情仇,拍电视至少要拍个十几季吧。”

果不其然,雷小宝心中窝火,没想到地上这个冬虫草,不仅真是个古惑仔,还正是自己要抓的对象之一。一个警察不认得犯人,怎能不让人嘲笑?

“我是冬虫草又怎么样?”听到这里,被压在地上的冬虫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行得正坐得端,不像某些人只会滥用职权乱抓人!我刚才分明就是在追小偷,这位雷Sir可以作证!”

“还狡辩!”阿乐一声怒喝,把膝盖重重地砸上了冬虫草的腰,痛得冬虫草咬紧了下唇。

“一码归一码,他刚才的确是在追小偷,我可以作证!”雷小宝铁青的脸上隐隐泛起了三分怒容,也不知到底是在生谁的气。

“追小偷,好呀,警民合作呀,警察和古惑仔一起追小偷呢,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真是和谐社会呀。”陆冠华挑衅似的盯着雷小宝,又转头像冬虫草道,“你说你追小偷,那小偷呢?”

“早跑了,多谢阿Sir!”冬虫草没好气地回瞪了陆冠华一眼,话中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警察忠奸不分,才会放跑了坏人。

“小偷没跑,”

他话音刚落,却看见刚才那个穿黑皮衣的警察扣着那个蓝衫小偷从单元楼里走了出来。刚才场面混乱,竟然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已悄然离开。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黑皮衣把小偷一把推到冬虫草面前。

“就是他。”冬虫草和雷小宝异口同声地答道。

“这小子刚才想从屋顶天台逃跑,可惜运气不好,天台维修封了门,堵在楼道里正好被我抓到。”黑皮衣简单解释了两句,示意阿乐把冬虫草放了。

“你怎么知道他在那栋楼里?”冬虫草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问。

黑皮衣笑了笑:“你一开始就说了在捉贼,你要是没撒谎,这四周也就只有那一处可逃。”

雷小宝环顾四周,果然如那黑皮衣所言,双方在L型转角相遇,中间消失的小偷,必然只有逃往楼上一种选择。看来香港警察,也终于有个头脑清醒的,雷小宝心里想着,不禁多看了黑皮衣两眼,一眼便看见了衬衫领口那颗爆开的纽扣,这打扮哪里有点警察的样子,不过,还挺顺眼……

冬虫草闻言也笑了:“还是这位阿Sir英明,香港就是需要你这样的好警察!”

“是啊,他英明神武,我们有眼无珠。”出声的又是陆冠华。

“华哥,算啦。”身边那长发警员忙拉了拉他的衣角。

“您的证件还给您,雷警官!”陆冠华皮笑肉不笑地把手上的证件塞回到雷小宝手里,然后看也不看黑皮衣一眼,转身道,“阿乐阿琛,我们走,别留在这儿妨碍好警察和好市民聊天。”说罢三人扬长而去。

“原来大家都是同事,”黑皮衣朝着雷小宝咧出一口白牙,“我是西区警署的马军督查,那三个是我的同事李伟乐、陆冠华和郭子琛,这次多有误会,希望你不要介意。”

“哪里哪里,我是雷小宝,湾仔O记,幸会幸会。”

“我先押他回警局,”马军话不多,指了指手上的小偷,“再见。”

雷小宝看着马军孤零零的背影,心想这督查脾气真好,遇到一群这样的下属也不动怒,估计平时做事,也没人会乖乖听他指挥,抓个小偷不仅要亲自上阵还得亲自押送回局,这年头当个小领导也不容易,人际关系搞不好连下属也摆不平。不过别看他样子傻乎乎走路一扭一扭的骚里骚气,脑子转得还挺快,而且光看那呼之欲出的胸肌,身手肯定也不差……

“这位……雷Sir,”冬虫草见雷小宝想得入神,轻轻敲了敲他的肩膀,“方才多谢雷Sir仗义执言,虽然你是兵我是贼,不过大家同混一个辖区,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还是说一句后会有期,我们在此别过吧。”说完一拱手,也转身走了。

雷小宝挑了挑眉毛僵在原地,这冬虫草是黑社会混多了脑子坏掉了以为自己在演武侠小说?什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而且为什么一个小混混要夸警察??!

“冬虫草,正气又补身。”

陆冠华那句话冷不丁在雷小宝脑海里回荡开来。

雷小宝如梦初醒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这个古惑仔,明明是个古惑仔,却从头到脚一身正气,实在是太不对了!

 

——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7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