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棍组衍生/秦王X长空】西风皓月

这文上个月写了大半,然后就忙成狗了,水逆又悲催地伤了腿,于是就一直拖到现在正好扣了DAY6“再一次看见你”的题……这样就不算枪棍周没产出了吧233  @枪棍周小组 

本文设定是跟着《英雄》原著来的,跟电影设定有以下几个区别,特此说明:

1. 长空用的是矛,不是银枪。

2. 长空左手用矛,而右手以臂为矛。长空神矛其实指的是长空的右臂,类似修罗和紫龙的圣剑吧。

3. 无名不是刺了长空的心脏,而是直接砍下了他的右臂。

 

--------------------其实这是一篇莫名其妙的嘴炮--------------


帐内烛火煌煌。

秦王与长空对坐,相距五步。

自十年前无名之后,无人再能十步之内与王对饮,而今秦王东巡,却于赵国故地设酒置席,以邀长空。

邀者,约请也。然秦王并未与长空相约,唯请矣,用一万秦军持戈披甲相请。

当日长空自愿败于无名剑下之后,便一直隐居山林。秦王派人寻其多年,终探得其结庐之地。秦王借东巡之机欲会长空,然御驾至山脚,又恐其不出,于是乃动用一万秦军搜山,颇有晋文公请介子推之势。熟料寻得长空之时,长空竟于草庐前长身而立,毫不推诿,随军阔步而行,甚是坦然。

“王欲邀长空对饮,本不必如此煞费苦心。”长空与秦王对坐,双目不视秦王。

秦王与长空对坐,双目却直锁长空:“寡人与你一别,十年有三。你与无名一战,亦有十年之久。”

“大王如今已统一六国,若还需长空项上人头,长空定双手奉上。”

“我要你人头何用?!”秦王微怒。

长空不答。

秦王怒意更甚。

“昔日你我千里之遥,你跋山涉水只为刺我于死,如今你我五步之内,你何不刺我?!”秦王说罢拔出佩剑,掷向长空。

秦王怒,因长空而怒,因长空眼中再无自己而怒。

秦王忘不了,十年之前,秦赵边界,壮士神矛,惊鸿一瞥。

那目光中满满全是杀气,那目光中满满全是自己!

而如今,长空的眼里再无杀气,也再无自己!

佩剑落地,金石相击之声入耳。

长空巍然不动,不接剑,不前趋。

依旧是一袭褐衫,十年未变。

十年来,每有雨落棋枰,便有褐衫入梦。

秦王怒,怒不可遏。他向长空大喝道:“你可还记得,长空神矛,纵横天下,一矛在手,天下无敌?!”

长空反问:“大王亦还记得,与无名一战,神矛已断?”

忽有风过,吹动了长空空荡荡的袖口。

“神矛可断,心却不可以摧!”秦王声如海涛扑岸,欲激怒长空,激起他胸中尘封之豪情,“寡人尝闻,有左手剑者,辛辣凌厉,勤加苦练,亦能十步一杀。你右臂虽断,左臂仍在,欲刺寡人,有何不可?你隐居山野,不过是逃避、是害怕!你害怕面对失败、你害怕面对世人、你害怕面对自己!”

“大王错了,”长空摇摇头,不为秦王所动:“长空不会再有刺秦之念。”

“为何?”秦王有些惊讶,“莫非你与残剑无名一样,终于想通了这‘天下’二字的道理?”

“原来大王还记得残剑、无名,还记得天下。”

“可笑!”秦王听出长空言下之意,竟不由胸中一阵刺痛,“寡人虽与残剑、无名仅一面之缘,但寡人心中,一直视他二人为知己。寡人如今已实现承诺,六国一统、百姓不再受连年战乱之苦,你却如何对寡人言此?”

长空终于缓缓抬起了头,眼中却不是当年锐利,而是透着一股悲怆:“大王既是为了天下百姓,为何不让百姓休养生息?筑长城、修直道……战乱之苦方休,劳役之苦又至!大王既视残剑、无名为知己,难道不觉得如今所为有负知己所托?!”

“一派胡言!”秦王怒而拍案,“筑长城、修直道,是为了防范北胡南侵、再起战事,此未雨绸缪,岂非为百姓邪?”

“那焚书坑儒、以愚黔首,又是为何?!”

“儒以文乱法!”

“大王——”

“够了!”

“大王……”长空一声长叹,却没有咄咄逼人。或许长空,真的已经不是当年的长空,“大王承认也好,否认也罢,你都负了残剑、负了无名、负了千千万万死去的生灵、负了天下……”

“可寡人并未负你!”

“大王何以唯独没有负我?!”长空不禁仰天长啸、悲从中来,“从头到尾,一心刺秦者,只我长空一人。长空孤身一人,力有不及;妄求他人相助,又所托非人……大王何以唯独不负长空?!”

“你真心希望寡人就是个暴君,人人得而诛之,以此证明你长空英明,是残剑、无名错了?!”

原来咄咄逼人的,是秦王。咄咄逼人,是因为念念不忘。

“罢了,罢了。”秦王挥挥手,一国之君,却忍不住说些气话,真是可笑。

不知何时,月已中天,有夜风入帐。

秦王道:“今日不谈国是,只谈风月。”

长空曰:“长空一介武夫,不懂风月。”

“简单!”秦王朝帐外一指,“西风过处,皆是秦境;皓月所在,便是长空!何为风月?你现在可懂?”

长空顺着秦王所指淡淡向帐外一望:“然百年之后,风月俱在,大王与我,皆为黄土。”

“错!”秦王厉声道,“百年之后,风月俱在,寡人与你,青史永存!青史之中,必有一页名曰长空,长空神矛、天下无敌,因刺秦王、永记后世。而寡人,更将千秋万代、名垂宇宙!人们不会记得赵王迁、齐王建、楚王负刍……但一定会记得我始皇帝秦王嬴政之名!”

长空面无表情:“虚名还是骂名?”

秦王大笑:“我一统六国,岂虚名哉?至于骂名,今人见我,或有污毁者,后人见我,方知我行之道乃万世之伟业。功也好过也罢,我始皇帝嬴政之名,必将与青史同在,永存于人心之中,万古不衰!”

仍旧是执迷不悟。

长空沉默良久,缓缓道:“大王之道,长空难从,然大王之言,长空无法反驳。”

秦王也沉默了良久,他实在不愿再与长空争执,故人重聚,应是摆酒言欢才对。

“长空,”秦王轻轻抚摸着酒觞上的暗纹,“你可知,你曾夜夜入我梦来?昔日寡人挥师东出,夜夜无梦,一统天下之后,却时常梦见你,梦见你当日行刺我时,那双目清明、那目中执着,你说,这是为何?”

长空不答。

秦王盯着长空的眼,看了良久,笑了。他也不再追问,谓长空曰:“寡人闻燕赵之士,多慷慨悲歌,你与残剑、无名皆为赵人,无名与你一战,倾盖如故,得你一曲悲歌相赠,不知寡人是否也有此耳福?”

“长空声如马嘶,怕大王见笑。”

“歌者,言情咏志也,寡人是要闻你心声,而非听你歌声,声如马嘶何妨?你歌与无名,是为赠友,你不歌与寡人,就是未视寡人为友了。”秦王顿了顿,“但寡人却一直把你当做朋友!左右尝言,寡人高歌若凤凰于飞。今日见你,心中大悦,有一曲相赠,你且听好。”说罢,秦王朗声而歌——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秦王的歌声粗犷,并不好听,却中气十足,直入云霄。

凤凰于飞,那是阿谀,但长空又想,世人真有亲闻鸣凤在树者?恐怕未有之。所以,又有何人敢言秦王之声不若凤凰?

秦王歌罢,举起酒觞,对长空道:“此一杯,敬故交。”

“大王,请。”长空举觞,一饮而尽。

秦王笑了,秦王很高兴,因为长空饮下这一口,便是承认了自己这个朋友。

既是朋友,就要以歌赠友。于是长空也高声唱了起来——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歌声起时,秦王面有异色:“这不该是你唱的歌。”

歌功颂德,不该是长空所为。

然歌声落时,秦王心里却已了然。他叹了口气道:“寡人说了,不谈国是。”

歌声不卑不亢,秦王听懂了。长空唱的不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而是“王事靡盬,忧我父母”。长空不是歌功颂德,而是想告诉自己,这天下除了王土,还有苍生。

秦王凝视着长空的眼眸,那眸中平静黝黑,却不是一潭死水,无波无澜,方能倒映出穹宇星河。

良久,秦王道:“昔日你眼中只有寡人,而无天下,今日你眼中却只有天下,而再无寡人。”

长空抬眼直视秦王:“大王错了,昔日长空眼中,天下是天下,秦王是秦王,而今日长空眼中,天下依然是天下,秦王却不仅是秦王。”

秦王亦目不转睛地回望着长空,长空的心意,他已完全明白。

“长空,陪寡人饮完这一杯,你便回去吧。”秦王徐徐举起酒觞。

“谢大王。”长空深深一拜。

“寡人会再来找你,寡人已无人可以对饮。”

“长空结庐在此,随时恭候大王。”

说罢,两人相对,一饮而尽。

长空踏出秦王大帐,抬头仰望星河。

这次故人重聚,长空对秦王说了很多话,可是有一句话,他却没有对秦王说。

“长空,你可知,你曾夜夜入我梦来?”

“大王,你又可知,自从长空立志习武以来,大王亦夜夜入我梦中,至今不去?”

曾经,恨一个人,仿佛生命就是一柄长矛,只为刺入他的心脏。

尔后,放下仇恨,却放不下执念,希望他真能信守诺言、善待苍生。

日有所思,如何能不夜有所梦?日日相思,如何能不夜夜相梦?

只是,或许这一生,终是一场大梦。

子时已过,有夜风西来,明月当空。

长空孤身而归。

西风所及,是秦境千里。

明月高悬,是浩浩长空。

 

——完——


评论
热度 ( 15 )
  1. 椰布丁丁丁丁丁♪芦花深处泊孤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aze-chirrut
    看着总让人感觉有点消沉啊😭😭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