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枪棍组】天才与凡人(三)

感觉自己给自己熬了碗心灵鸡汤,我到底写了个什么鬼orz


(三)


Baze欠Chirrut一个姜糖榛子蛋糕。虽然Chirrut之后再也没提过这事,但Baze心里却记得很清楚。

时光如白驹过隙,四个月一晃而过,后天便是Chirrut的生日了。

四个月来,Baze一直在帮忙店里生意和学习的间隙,利用自己那所剩无几的时间四处打着打零工,他攒的钱还差一点点就能买到一个完整的姜糖榛子生日蛋糕了。Baze真希望老天能再多给他一星期,但是老天显然一点也不怜悯他,这让Baze十分焦躁,他甚至开始犹豫要不要开口向妈妈借钱——这个念头对四个月前的他来说简直不可想象。

Jedha的夏季燥热异常,每天都不例外,幸好现在日已西斜,Baze舔了舔自己那有点干裂的嘴唇,今天又是忙前忙后送了一天的货,连喝口水都没顾得上。然而忙就代表着家里生意好,这是好事,Baze推着空空的小推车快步往家走去,晚饭时间已至,饭后Chirrut就该来了。

落日的余晖给地平线镶上了一条耀眼的金边,街上行人零星。Baze疾步穿梭过一条条熟悉的街道,忽然耳畔传来一声孱弱的呼救。

Baze顿住脚步,确定那声音来自左手边一条僻静的小巷。

“叫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Baze循声走去,发现四个逆光的背影正把一个娇小的女孩堵在巷子尽头。

“快把那珠子交出来,我知道那是你妈妈给你的生日礼物!”

Baze很快认出了那个女孩是乐器店老板的女儿Eve,而围着她的正是那个大混蛋Sharif和他的三个手下。

“我不会给你的!”Eve握紧了小拳头把手藏到身后,语气十分坚定,“妈妈说过,要做一个勇敢的人,决不能屈服于暴力!”——妈妈口中的暴力当然不是指Sharif这种,而是那些存在于宇宙更深处的邪恶,那些试图禁锢思想与自由的统治,但这句话却深深印入了Eve的脑海。

“自不量力的白痴!”Sharif一声嗤笑,打了个手势,“你们两个,把她按住,你,搜她身!”

“住手!”

两个喽啰应声上前,却被厉声喝止。

Sharif惊诧地转过头,发现来人竟是Baze。他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邪笑:“呵呵,Baze,真是好久不见,最近店里还好吗?”

“放了她!”Baze单刀直入,不与他废话。

“放了她?没问题!”Sharif狠狠地扭了牛自己右手胳膊肘,那是上次被Baze打脱臼的地方,“还记得我这根胳膊吗,Baze?这大半年来我可天天都想着你呢。你敢不敢再跟我比一场?要是你赢了,我马上就放了她。”

“说话算数。”Baze目光凛冽地瞪着Sharfi,接受了他的挑战。

Sharif扬起嘴角,眼中泛起两道幽光。他挥手示意三个手下把Eve看好,然后轻轻从怀中掏出了一副拳套。那是一副金属拳套,指节处还镶满了向外凸起的锥刺。

Sharif故意放慢了速度一步一顿地将拳套套在手上,向Baze示威道:“这可是前几天我刚收到的,你是第一个让我套上它的人,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Baze这下算是明白Sharif哪儿来的胆子今天又敢跟自己叫嚣了,原来是早有准备。那副拳套质地精良,打在身上可不是痛一下几块淤青就能了事的,挨一拳就能出血,多挨几下搞不好还会丧命。

但是Baze不怕,他以更高傲的姿态昂起头颅,对Sharif的威胁回之以蔑视。Baze不畏惧暴力,亦不畏惧死亡,即便多年后那个阴影中的不速之客步步逼近时,他依然回之以蔑视。

Baze的姿态彻底激怒了Sharif,他口中一声恶嚎,挥拳就向Baze冲了过去。

Baze没有后退,他一动不动地迎着Sharif,直到对方的拳套离自己的脸仅剩一寸之遥时,才猛然伸出双臂,将对方的胳膊紧紧夹住。

Sharif扭动着身体,使出了浑身力气依然扳不动Baze分毫,于是他又挥起另一支手试图偷袭Baze腹部。然而Baze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抢先一步一脚斜踢,同时手上一松,Sharif便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Baze冷冷地看着Sharif,看着后者气急败坏地咆哮着爬起来用力挥舞着金属拳套砸向自己。Sharif出手极狠,Baze知道只能智取不能硬碰,于是屏气凝神,瞄准了对方怒火攻心的空当一个侧身,顺势转到Sharif身后,朝着对方后背回肘一击。Sharif再次倒了下去。

Sharif半跪在地上恶狠狠地盯着Baze,他不明白这个以前只会闷声硬抗的臭小子怎么突然就开窍了手脚变得这么灵活。当然这个问题他没有问出来,如果他问了,Baze一定会回答他,这都是Chirrut的功劳。有了Chirrut和圣殿,Baze拥有的就不仅是经验和力量,还有招式和技巧。

接下来的场景并不难预料,Sharif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鬣狗,使尽了浑身解数张牙舞爪向着Baze扑咬,但每次都是自讨苦吃,直到最后一次,Baze一个伏地滚身,双手抓住他脚踝一带,又把他摔了个狗啃泥。

 一枚硬币从Baze的口袋里滚落了出来。

Baze甚至来不及起身,赶忙顺着硬币的方向也跟着两个翻滚,伸手把它扣紧在了掌心。

看到这一幕,Sharif的眼中再次露出了幽光,那种如同鬣狗嗅到腐肉似的蠢蠢欲动。

“Baze,今天算我输。”Sharif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愿赌服输,我这就叫他们放人,不过——”

Baze就知道他绝不会这么爽快地认输。

“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Sharif突然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这是我的零用钱,你让我打一拳,我就把他们全给你,如何?”他说完故意晃了晃钱袋,里面硬币碰撞的声音清脆响亮。

“混蛋!”Baze心中怒骂,但这一声,他竟然没有骂出口。

Sharif笑了,笑得十分得意,看来这一次自己赌对了,Baze这个穷光蛋,为了钱什么都能做。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Sharif的声音如同恶魔在蛊惑。

Baze怒视着Sharif,他知道这个交易意味着什么,他的双肩因愤怒而微微颤抖起来,这愤怒,不是源于Sharif的侮辱,而是源于对自己内心动摇的鄙夷。

Sharif像扔垃圾一样把钱袋扔到地上,然后又摩挲起了他的拳套:“我一向说话算数,说一拳,就只打你一拳,然后,那些钱都归你了。”

Baze依旧沉默着,他没有开口,他开不了口。

“你接好了!”Sharif冷笑了一声,集中全身力量,勾起他的拳头朝Baze砸了过来。

Baze感觉呼吸都快停滞了,他想闪避,他知道自己应该闪避,但他动不了。他觉得自己的腿就像被钉子钉到地上一样,疼痛而沉重。Baze看到Sharif的拳套离自己越来越近,看到拳套上的钢刺越来越清晰……在扑面而来的一瞬黑暗之中,他仿佛还看到了自己身上滴落的鲜血,看到了烛光摇曳中那一整个姜糖榛子蛋糕……

“Baze,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声怒喝入耳,紧接着便是Sharif抱着手臂倒地的哀嚎。

“Chi……Chirrut?”Baze回过神来。

“你们再敢欺负他,我可要你们好看!”Chirrut把木棍架到了Sharif脖子上,“还不快走?还想挨打吗?!”

Sharif望着Chirrut一身法袍,心知大势已去,只能恨恨地咬着牙带着手下离开了,起身时还不忘捡起地上的钱袋。

 

天空中月亮已经探出了尖尖的脑袋。Chirrut拉着浑浑噩噩的Baze和惊魂未定的Eve走出了小巷,找了一处台阶坐定。

“对,对不起……不,谢谢你……”Baze望着Chirrut有些语无伦次,他明白这次是Chirrut救了自己,不是指被人打一顿那种救,而是如果没有Chirrut及时出现,他可能真的要做出一件让自己一辈子引以为耻的傻事了。幸好,Chirrut只看到了Sharif向自己挥拳而没看到之前他们的对话。

“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吧。”Chirrut冲Baze做了个鬼脸。

“不!我保护你!”Baze倔强地反驳道。

“原力会保护我的,”Chirrut吐了吐舌头,右手握住Baze左手拉着Eve,“原力会保护我们大家!”

“嗯!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all!”Baze高喊道。

终于,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Eve,我们送你回家吧。”Baze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晚饭时间已经过了很久,Chirrut就是因为这个才会出来找自己吧,所以,也不能让Eve的父母担心。

“不,我……”Eve垂下头,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起来,“我和爸爸吵架了。”

“吵架,为什么?”Baze问,他见过Eve的父亲很多次,印象中那是个说话很客气的男人。

Eve沉默了好一阵,然后抬头问:“你相信天赋吗,Baze?”

“天赋?”Baze愣了愣,“那种东西应该是存在的吧。”比如在数学这件事上,Baze心想,Chirrut明显比自己有天赋。

“爸爸喜欢小提琴,他想让我成为一个小提琴演奏家,但是,我真的不行,我没有音乐天赋……”Eve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

“没关系的,”Baze温言安慰道,“你只要比别人更勤奋地练习就行了,比如我,我的数学很差,但是我每天都会做很多练习,所以我现在考试偶尔还能得A呢!我妈妈说过,‘天才等于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只要坚持不懈,你一定会成为最棒的小提琴家!”

Baze是真心实意想鼓励Eve,却适得其反。他的话就如同一柄尖刀直插入Eve的心脏。

“我就知道你不会理解的,没有人可以理解……”月光寥落,Eve眼底尽是悲伤,如果没有天赋让人痛苦,那没有天赋又不被理解则让人绝望,“这根本就不一样!”她的声音有些呜咽,“你数学不好,但并不是不认识数字对吧?可是我,你明白吗?我根本连音高音准都分不清!小提琴和钢琴不一样,不是按一个键就发一个音,那全靠耳朵去听!手指的位置决定了音高,上下半个指位,就是半个升降调的偏差,而我根本连1234567都分不清!更不要说升降调了!我要怎么去听?怎么去分辨?!怎么去演奏?!”

泪水夺眶而出,浸湿了Eve修长的睫毛。Baze并不清楚小提琴的演奏方法,但只要拼尽全力去做一件事会,多多少少都会有进步不是吗?所以他亦不明白就是拉个小提琴而已,为什么要如此悲哀如此绝望如此自暴自弃呢?

“我明白,”倒是Chirrut突然接了话,“我也分不清1234567。”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同情也没有责备,“首先你要确定你自己喜不喜欢小提琴,如果真不喜欢的话,也没有必要强迫自己。”

Eve的双肩猛地抽动了一下,她睁大了眼睛望着Chirrut,泪水还扑闪在眼眶。

起先Baze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鼓励与安慰还不如Chirrut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很多年后Baze才逐渐意识到,那是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所谓的理解,不过是同病相怜。

Eve终于停止了抽泣,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轻声对Baze说:“你妈妈说的那句话我也听过,但它后面还有半句——‘天才等于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重要’!”

“你骗人!”Baze大叫着差点跳了起来。

“我没有!”Eve直视着Baze的眼睛,良久才小声又嘀咕了一句,“你不信就算了……”

夜风拂过,吹起一地沙尘。三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就这么一起沉默着坐了很久,久到Eve的父亲终于找到了他们为止。

 

之后父亲领着Eve回家了,Chirrut和Baze也一前一后地往回走去。

Baze一路都垂着头,耳边回荡的全是Eve刚才那句话。那句话,就像是一道闪电凌空劈下,劈得Baze脑中嗡嗡作响。

“Chirrut,”Baze一路亦步亦趋踩着Chirrut的影子,“她说的是真的吗?”

Chirrut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她说‘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重要’,是真的吗?”Baze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渴望一个答案,一个否定的答案。他想听Chirrut笑着对他说,“别听她瞎说!”妈妈那句话,虽然不能算作一种信仰,但却是一根坚实地支柱,在遇到风雨险阻时,支持着Baze走下去。而现在,Baze就好像一个不慎一脚踩进了泥潭的旅人,他需要有人拉他一把,把他重新拉回正途。

然而Chirrut却没有如他所愿。

“我不知道。”Chirrut的声音很淡,甚至在Baze听来,恍若月光般冰冷。

Baze觉得脚下的泥潭仿佛也结了冰。

在下一个路口,他们一言不发地挥手道别,Chirrut回了圣殿,而Baze则往家走去。

 

母亲早已候在了门口,一眼便察觉到了儿子的异常:“怎么了,我亲爱的Baze?”

Baze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母亲,除了和Sharif打架那一段。

母亲伸出双臂把Baze拥入了怀中:“Baze,你后悔吗?”她并没有直接回答Baze的问题,而是这样反问。

“后悔?”Baze不解。

“是的,你后悔吗?”母亲柔声说道,“就拿数学来说,你比Chirrut更努力,做了比他多好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练习题,却还是没能像他一样考到A+,你后悔吗?后悔你之前所有的努力吗?”

Baze把脸埋进了母亲的胸膛,并没有经国太多的思索就给出了答案:“不后悔。”

“为什么?”

“我现在至少已经得到A了不是吗?”Baze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如果没有那些努力,我都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所以就算我永远赶不上Chirrut,至少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好!”

“这就对了,我的孩子,”母亲在Baze的额头轻轻一吻,“何况你得到的可不仅仅是一个A,不是吗?”

是啊,Baze豁然开朗地笑了,自己得到的不仅仅是一个A,还有Chirrut,还有圣殿,还有信仰,还有那些潜移默化中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切。

“关于这句话,妈妈也只听过前半句,至于有没有下半句,妈妈跟Chirrut一样也不知道。”母亲继续说道,“但是我想,那并不重要,不是吗?”

“嗯!”Baze再一次紧紧抱住了母亲,“妈妈,我爱你!”

“我也爱你,Baze。”

 

【注】:关于爱迪生这句话到底有没有下半句,是存在争议的。查了一下,普遍的观点是,“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重要”这句原话肯定是没有的,但原话可能有一句Accordingly,a "genius" is often merely a talented person who has done all his or her homework。综上,我个人认为关于这句话,后人伪造并以讹传讹的可能性更大。


----------TBC----------

评论
热度 ( 9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