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枪棍组】天才与凡人(二)

(二)


第二天早上Baze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地来到圣殿,他觉得Chirrut可能会再给他一颗糖豆,或者是一盒?不过他又隐隐觉得应该不止这样,应该是比这还要惊喜的“惊喜”。

Chirrut早已在窗口张望,看到Baze过来,便兴冲冲地跑上前去,拉起他的手就往教室里拽。

“不……这……”Baze有些愕然,想挣脱Chirrut的手。

“我已经告诉过Mathew师父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坐在我旁边跟我们一起上课吧!”Chirrut拽地很紧,Baze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拉到了Chirrut身旁坐好。

教室的桌椅都很宽敞,加上Chirrut的个头不大,两人一桌正好合适。

“怎么样,惊喜吗?”Chirrut扬起眉毛问Baze,言下之意这可都是我的功劳。

Baze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他当然惊喜,但又很局促,他知道自己是个外人,人与人之间的界限他向来划分得很清楚。

“嘿,你就是杂货铺的Baze吧?”坐在前排的男孩回过头来。

听到有人主动给自己打招呼,Baze更紧张了,他很害怕对方会排斥自己。

“我叫Abel,你家的沙拉酱可真好吃!”

男孩亲切的语气让Baze长长松了一口气。

“Baze你好,我是Doris。”邻桌的女孩也笑着开了口,顺带瞪了Chirrut一眼:“Baze你来了真好,有你在Chirrut就不会老来烦我们了。”

Baze愣了一下,惊觉他们以前到底是被Chirrut搞得多惨。

“对呀,之前Chirrut老骚扰我们,幸好有你在,这几天他都骚扰你去了。”Abel一边嬉笑着一边和表示抗议的Chirrut扭成了一团。

这时候Mathew师父也走了过来,他朝Baze和蔼地笑着,这让Baze的紧张感减轻了不少。

“Baze你好,”Mathew看了看Baze又看了看Chirrut,温言说,“Chirrut是这里的捣蛋鬼,以后可得麻烦你看紧他。”

“嗯!我会监督他好好上课的!”Baze死命点了点头,仿佛一个誓将完成任务的战士。

一下子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只剩Chirrut一脸的无辜。

 

圣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死板,Baze也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自闭。

在圣殿进出得久了,Baze越发深刻地体会到,这座外表笼罩在信仰光环之下的肃穆建筑,内里却是一个充满爱与关怀的地方。

圣殿里的师父们都很和蔼,Baze有一次甚至遇见了Master Jedi,那是圣殿的最高权威,不过总是因为公务缠身而在外奔波。

“你好,Baze。”Master灰袍白发,慈眉善目。

Baze那时候还不知道他就是Master Jedi。

“您好,”Baze礼貌又好奇,“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亲爱的Baze,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Master露出了一个无比神秘的笑容,皱纹在他眼角伸展。

在余后的四十六年里,Baze时不时会想起这个笑容,相比起那些残垣断壁、那些虚幻又缥缈的信仰,这样真切的笑容才是他想要守护的东西。

 

天天坐在一起上课,Baze和大家很快就打成了一片,尤其是Chirrut。

圣殿的作息很规律也很紧凑,清晨有早课静悟冥想,上午有数学文学各色各样,下午则是习武修身,只有晚上的时间可以自由安排。Chirrut会在晚上的时候去Baze家和他一起做数学作业,顺便给他讲讲那些他搞不懂的题目。最开始他们说好一周一次,谁知一个月不到就变成每天雷打不动的例行公事了。Baze说你其实是想来我家蹭饭吃吧,我妈妈做的饭可是全Jedha最好吃的,Chirrut则会伸个懒腰回他一句,明明是因为你太笨。

Baze很想反驳,但在数学这件事上,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比Chirrut笨很多。同样的作业,Chirrut总是半个小时不到就做完了,而Baze就算苦思冥想一倍时长依然不能全部解出。通常Chirrut会把自己做好的作业放在一旁,Baze想不出来的时候可以参照。有时Baze实在看不懂,Chirrut就会凑过来一步一步详详细细给他讲,重复很多次直到讲明白为止。Baze发现,Chirrut虽然看上去活蹦乱跳一刻也闲不住,实际上却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你为什么做得这么快啊?”有一次Baze实在憋不住了问Chirrut。

“因为原力会告诉我答案。”Chirrut反手一撑一屁股坐到了桌子上。

多年以后Baze每次回想起这事,都忍不住想骂一句去他妈的原力,明明就是因为简单吧。那些题对于当时的自己很难很难,但对于当时的Chirrut,却无比简单。

“哎……”懵懂的Baze暗暗叹了口气,仰起头看着月光洒下,把Chirrut那张脸照得清亮。

“妈妈说天才等于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Baze对着身高明明只到自己肩膀却偏要跳到桌子上居高临下的Chirrut大声说,然后继续埋头奋战。

“你妈妈说得没错,”Chirrut则眯起眼愉快地前后晃荡着双腿,“所以我们最后都能成为天才!”

我们最后都能成为天才,Baze一直这样坚信着。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Chirrut总是把原力挂在嘴边。不,不止Chirrut,圣殿的人都喜欢把原力挂在嘴边。

Baze知道原力是一种古老的信仰,一种已经被大多数人遗忘或者抛弃的信仰,但他并不清楚这信仰具体是什么。Baze的母亲不信仰原力,他住的街区也没有人信仰原力。

“所以,原力究竟是什么?”Baze问Chirrut。

“是宇宙间的一切。”

Chirrut的回答太过玄妙,Baze听不懂。

“原力就在你我身边,但必须集中精力才能体会。”Chirrut拉着Baze坐下,开始把师父们教给自己的东西一字不漏地传授给Baze。

“首先要感受原力,然后才能运用原力。”Chirrut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就像这样,调节你的呼吸,你感受到原力在你周围了吗?”

Baze猛吸了几大口气,什么也感受不到。

“什么也感觉不到……”Baze摇摇头,有点将信将疑,他突然想起了在圣殿里的孩子都是“原力敏感者”,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你真能感受到原力?普通人也能感受到原力?”

“这可不能急于求成,你得反复练习。”这次倒是换做Chirrut一本正经了,“我最开始的时候也感受不到,但现在可以了。所以我的结论就是,你必须得练习。”

Baze点点头,他也知道没什么事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数学也是,原力也是。哦对,数学,Baze突然抬起头,“Chirrut,原力真的能帮我学好数学吗?我能像你一样吗?”

正在屏气凝神的Chirrut听到这个问题差点没笑翻过去, “当然了!”他大声说,“原力无所不能!”

从那一刻起,Baze开始信仰原力,信得比谁都虔诚,虽然很多年后他放弃了信仰,也绝不承认自己是为了那些入门级数学题目而成为信徒的。

 

除了完成每天老师布置的作业,Baze还会叫Chirrut帮他找很多习题。圣殿里有一座古朴的经阁,里面藏书众多、包罗万象,当然也少不了数学练习册。Chirrut每次都会抱怨这种堆满了灰尘的练习册根本就没有人会看嘛,Baze却会小心翼翼、如获至宝地把书页都擦拭得干干净净。每天在Chirrut走后Baze都会翻开那些泛黄的书页挑灯夜读,有时甚至连做梦都会梦到奇形怪状的公式与符号。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刚开始的时候连跟上老师上课节奏都略显吃力的Baze,现在已经可以毫无压力地听懂老师讲的每一道例题了。第一次考试,Baze得了F,不及格,一个月后的第二次,是B-,然后是B,而最近的一次,Baze欣喜地向Chirrut展示着自己的卷子,他得了B+。

“你还差得远呐,都没有A。”Chirrut展开自己的卷子朝Baze脸上糊去,露出了那个依然巨大的A+。

“然而全班只有四个人上了A呀!”Baze不服气地挥出拳头做出一副要揍人的样子,手伸到一半Chirrut就像猴子一样窜开了,边窜还边咯咯大笑。

几个月下来,Chirrut和Baze已经成了形影不离的挚友。

Baze的母亲很喜欢Chirrut,她一直觉得与同龄的孩子相比,Baze有些过于懂事,又过于沉默了。只有在Chirrut和圣殿面前,Baze才会露出一个适龄小孩应有的笑容,这让她十分欣慰,所以她并不反对Baze去追随原力的脚步。

Baze的母亲喜欢Chirrut的另一点,是因为Chirrut有一项无人能及的特长——逗小孩。

Baze的弟弟已经一岁零三个月了,虎头虎脑十分可爱,完全就是个缩小版的Baze。然而和所有一岁大的婴孩一样,Baze的弟弟也有个坏毛病——爱哭,而且是随时随地完全随性的哇哇大哭——晚上哄睡觉也哭、早上醒了也哭、热了哭、冷了也哭、人多哭,没人陪还哭……

每当弟弟哭泣的时候,母亲就会把他抱在怀里柔声唱着地球上那些古老的歌曲,让他在歌声的安抚下慢慢平静。这一招有效但很耗时,有时候不得不唱上半小时或者更久。

Baze天生不会哄小孩,虽然他心里满是关爱,但那关爱转化成目光倾洒时总会把弟弟吓得不仅哭还尿。

Chirrut则不一样,每次有他在场,事情就简单多了。Chirrut会绷着一张脸凑到婴孩面前,装出很凶的样子,然后突然“哇”地一声拉起嘴角竖起两根手指眉飞色舞扮出个兔子耳朵,再学着小兔子一样手舞足蹈又蹦又跳地唱起歌来。Baze觉得Chirrut的歌声比挖掘机的油门好不到哪里去,但他弟弟明显不这么认为,每次Chirrut一唱歌,他就会破涕为笑,百试百灵。

 

Baze家有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子里有一棵半大的胡杨树。

那时候Jedha还有树。

在此后的许多年里,Baze时常会望着远方一望无际的冰冷岩石和琥珀色沙尘发呆,偶尔,他也会看见沙尘的尽头长出了一棵树,一棵屹立在地平线上、粗糙却遒劲、凝重又苍浑的胡杨树。

每天晚上,当Baze从数学习题里抬起头来,都能看到窗外的胡杨树下,Chirrut在上剃下滚地舞弄着他的长棍。

“你每天下午都在圣殿练这个还没有练够吗?”Baze问Chirrut。

“当然不够!”Chirrut向着树干飞身一记猛劈,震得头顶树叶簌簌下落,“Baze,我想成为绝地武士。”

“绝地武士?你们在圣殿修行不就是为了那个吗?”

“可是我们中只有一个人能成为真正的绝地武士。”Chirrut收起长棍喘了口粗气,“绝地议会有规定,每个Master一次只能带一个徒弟……”

“你一定没问题的!”Baze握紧了小拳头信心满满,“我上次送货时可都看见了,就是那次你们练习的时候,你一个人把对面四个全打趴下了!”

Chirrut咧着嘴笑了笑,又抚弄起他的木棍来:“如果成为了绝地,我就会有一把光剑。Baze你知道吗,光剑能发出各种颜色的光芒,红的绿的都行,闪耀得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不,比星星还要亮!”

Baze听他这么一说,也不由得满脸神往:“那等你成为绝地之后,要把光剑借给我玩儿!”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Chirrut一生都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Baze知道。Baze时常也会回想起那天晚上,想起那一地的胡杨树叶,他还清楚地记得那窄小的树叶背面还散落着许多褐色的斑点,但却怎么也想不起那时候Chirrut被树影摇曳得影影约约的脸。

“我来陪你练习吧!”Baze挽起袖子站到Chirrut对面,“就当你教我数学的回礼。”

“先说好,打输了你可不许哭!”Chirrut慷慨地把棍子一扔,“咱们空手来,我可不欺负你。”

“我怕到时候哭的人是你!”Baze鼓着眼球假装恶狠狠瞪了Chirrut一眼,“我告诉你,这条街上可没人不知道我Baze的大名!”

说罢两人都忍不住一阵捧腹大笑。

不过Baze可没撒谎,在这片街区,他的确早已英名远播。打架这种事情,经验可比纸上谈兵来得实在。Baze从小就在Jedha的沙尘碎石里摸爬滚打,早已身经百战。或许是因为父亲的遗传,他从小就比其它孩子长得高大,再加上常年帮母亲干活的缘故,他又练得一身皮糙肉厚、孔武有力。所以那些想找他茬、又或者是找别人茬正好被他撞见的小混蛋们,都没一个有好果子吃。就比如说那个最臭名昭著的王八蛋之首Sharif吧,明明比Baze大了五六岁,打架却从来没有赢过。他之前数次挑衅Baze声称要复仇,直到去年冬天被Baze打了个胳膊脱臼,才终于记住了教训,不敢再惹是生非。

两人摆开架势,Chirrut猛然一个前冲,抬腿就是一踢,脚尖正对着Baze胸口而去,抢了个先发制人。

Baze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这么迅猛,闪避不及,只得硬生生交叉双臂护住前胸。

Chirrut腿法精湛,力道却不如Baze,这一脚过去,犹如踢到了一块磐石,刚硬无比。

“怎么样?”Baze得意地盯着Chirrut,装得好像自己的手臂一点也不疼。

“刚才是试试你,现在我可要动真格了!”Chirrut悄悄扭了扭脚踝,当然也忍着没说自己脚痛。话音刚落,他又是先声夺人,一拳直向Baze面门。

Baze这次早有防备,张开双臂迎着Chirrut那一拳,一夹一带,就是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Baze力大,这一摔下去直痛得Chirrut牙痒痒。但Chirrut也不示弱,身子一挺一跃而起,转头又是一轮连环踢,踢得Baze猝不及防,好几个大脚印全印在了衣服上。

两人一来二去,不觉已缠斗了十余回合,仍是势均力敌、胜负未分。

Chirrut身形灵巧、动若脱兔,加上科班出身,一招一式有模有样,手起脚落连绵而至,引得Baze门户洞开。反观Baze,肘夹膝顶,走的虽全是野路子,但却招招实用,总能救己于危难、克敌于不备。他速度不敌Chirrut,身上挨了不少拳脚,但都不痛不痒,就仿佛一座大山,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又是十余个回合下来,两人都是汗流浃背,趴在地上直喘粗气。

“Chirrut,你能把那些拳法、腿法、棍法的招式也教我吗?”Baze抽出锁在Chirrut腿间的双手,气喘吁吁地撑起身子靠在树干上。树皮粗糙而干裂,就像老人脸上的皱纹,透过衣衫摩擦着Baze的后背。

“没问题。”Chirrut也顺着Baze瘫到了树边,“你这么能打,Dunn师父一定很喜欢你,你下午要是能抽出空来,干脆和我们一起练习好了。”

“嗯!”Baze眯起眼笑了起来,他想起了Dunn师父那张黝黑又严肃的脸。那张脸骂起人来一定很凶吧,Baze心想,但他却一点也不害怕。

在那一刻,Baze并没有意识到,心中那根自己和圣殿的界限,早已消失不见了。

 

除了数学,Baze还特别喜欢文学。每当店里不太忙的时候,Baze也会尽量抽出时间去蹭几节语文课。圣殿的经阁里藏着不少经典名著,Baze隔三差五就会叫Chirrut去借几本出来。

Baze虽然没正儿八经上过语文课,但他认识的字却一点儿也不比Chirrut少。每天晚上,当Baze终于战胜了那可恶的魔鬼数学之后,他们就会并排坐在胡杨树下,一人捧着一半书,借着灯火和月光,轮流读着那些故事。

Chirrut和Baze都很喜欢传奇小说,不同的是Baze仰慕号令千军、指点江山的君主帝王, 而Chirrut更向往千里走单骑的孤胆英雄。故事读到酣处,Chirrut总会忍不住跳起来几招拳打脚踢,仿佛自己就是书中那个除暴安良的大英雄,而Baze则会好巧不巧地告诉他,你这个词,读错了。

Chirrut和Baze总是为了某个字的读音争执不休。一本故事书,他们俩认得的字加起来只有一半,还有一半都是瞎猜。终于有一天,Chirrut去经阁借了一本字典,后来那本字典就一直躺在Baze的床头,每隔一个月才能回去圣殿打一次卡。


——TBC——

感觉我写童年的故事就变成儿童文笔了……orz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