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棍组/陆花】和瞎子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上)

看完肉鸽万惊觉自己又爱上了一个瞎子CP,我一定是对瞎子有特殊的迷恋技巧……其实我以前一直觉得丹哥是攻的,谁知一山更有一山攻……


-----------题目和正文其实没啥关系-----------------------


陆小凤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陷重重迷雾之中。

是的迷雾,不是虚指就是字面上那个意思,一种时常出现在早晚以及水边的自然现象,让人看不清路。

陆小凤现在只能看见方圆十步以内的东西,然而十步以内根本什么东西也没有。

陆小凤摸了摸自己唇上两撇小胡子,又用右手掐了掐左手,然后腾空一个鹞子翻身落在原地,地面很坚实、胡子还在、手也有痛感,那么,这真的不是梦?

陆小凤倒宁愿是自己做了个梦,这状况太莫名其妙了,自己前一刻明明还在百花楼门口,怎么一抬脚的的功夫就到了这鬼地方?而且这事情从昨天开始就不对了,自己专门给花满楼飞鸽传书说昨天会去百花楼找他,结果一进门花满楼居然不在,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最初他想着花满楼可能有什么急事正好出门了吧,结果等到第二天早上也不见人回来,于是他开始向周围的街坊邻居打听,可谁也不知道花满楼去了哪儿。就这样打听了整整一天,从日出东方到日落西山,陆小凤拖着两条腿回到百花楼,又想着说不定他已经办完了事,一进门就能看见他给自己沏的茶,结果一进门,就莫名其妙到了现在这个地方……

其实事情很明白,陆小凤穿越了,只是陆小凤自己尚不知道这种瞬间发生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时间与空间上的变幻,叫做穿越。

“奇怪,真奇怪!”陆小凤嘴里一边唠叨着一边走,走了大约一炷香时间,还是没有摸清四周的状况,他只知道自己似乎是在一个乱石岗上,雾散了少许,却没有碰到一个人,甚至一只鸟都没有。

陆小凤又走了几步,发觉前方有一块巨石,于是他就这样背靠着巨石坐了下来,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捋清思路:我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花满楼又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了?

短暂的思考很快就被一阵脚步声打断。“终于有人来了!”陆小凤带着满腔喜悦跳了起来,结果一转身就和巨石后一个熊一般强壮的大汉撞了个满怀。

陆小凤正想开口叫痛顺便抱怨一把这人怎么走路头朝后都不看前面的,结果话还卡在喉咙里就被那大汉一手按住脑袋往地下压去。

“快趴下!”那人向他吼道,随后陆小凤便感受到了一阵的凌冽的杀气从头皮上掠过。

“发现可疑人物二号!发现可疑人物二号!”

一个冰冷而僵硬的声音传进耳朵,直起身来的陆小凤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好吧,这不用敏锐也能察觉,不过眼前这一圈在迷雾中若隐若现围成个半月形的圆头圆脑圆胳膊圆腿手上还拿着奇怪武器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人?

“举起手来,放下武器!”

对方再一次冰冷的命令道,话语中丝毫不含一丁点儿人类应有的感情,陆小凤觉得他们可能真的不是人,是铁皮人。

“放你大爷!”

对方话音刚落,身边那个大汉便一声怒喝,然后一道光就从他手上那个东西里射了出去,“轰”地一声,对方阵地开了花,三个似人非人的东西倒了下去,没有流血。

果然是铁皮人,陆小凤心想。

随即作为回应,铁皮人也齐刷刷地举起手中的武器一阵扫射,子弹扑面而来。

“还不快躲到石头背后!”大汉一边回击一边朝着陆小凤大吼,却发现陆小凤已经一个箭步蹿了出去。

“你不要命啦!”大汉又急又怒正想骂人,却见陆小凤足尖轻点、身形变幻,就仿佛一只敏捷地猎豹一样眨眼间就完美地避过了所有的子弹、突入了敌人的阵地。

迷雾之中,他看不清陆小凤到底是怎么出的招,只知道恍惚间几个脚起手落,敌人的枪支已被打掉了大半。

这场景他太熟悉了。

于是他想也没想,举起手上的枪一阵噼里啪啦把剩下的敌人全部解决了。

他太习惯这种作战模式了,奇鲁也总是这样,一个人冲在前面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地样子,太莽撞了,真不叫人省心。

陆小凤晃荡着袖子大摇大摆地从迷雾中走了回来。

“身手不错嘛!”大汉拍了拍枪口上的灰尘,朝着陆小凤赞道。

“过奖过奖。”陆小凤嘴上谦虚,心里却很美,“那些家伙也就仗着火器厉害,只会暗箭伤人而已。”

大汉并没有去就纠结为什么正大光明的枪战会被称为“暗箭伤人”。

迷雾又褪去了一些,两个人就这样靠着巨石面对面站着,这时候他们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对方,然后发现对方的打扮是如此的怪异。

大汉目不转睛地盯着陆小凤,他从来没有见过穿成这样的人,这到底是哪个星球的奇装异服?而且这衣服奇怪就算了,这胡子更奇怪,简直就是四条眉毛啊!不过贝兹并不否认自己对眼前这个人产生了一种莫名亲切感,可能因为他的身手真的很好吧,就跟奇鲁一样。

陆小凤也盯着对方移不开眼,不过吸引他并不是那两根小辫子和那一身奇装异服,而是对方手上那个大家伙,那个家伙威力很大,他刚才已经见识过了,陆小凤觉得那有点像火铳,但明显比火铳厉害多了。还有他背后背的那个水桶一样的东西,陆小凤很好奇那到底是什么。

就这样相互对视了三分钟之后,那大汉终于一声咳嗽打破了沉默:“我叫贝兹,你叫什么?”

“我叫陆小凤。”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不知道,我还想问你呢。”陆小凤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贝兹叹了口气。

“那些家伙为什么要追杀你?”陆小凤指了指地上的“尸首”。

“我还奇怪呢,”贝兹有点火大,“我刚一到就碰见他们,硬说我是什么可疑人物,就打起来了。”贝兹觉得那些东西感觉很像暴风兵,让人心生厌恶。

陆小凤想到刚才自己也被称作“可疑人物二号”,万分理解地点了点头:“可能这里并不欢迎外人吧。”

“那你不也是个外人,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呢?”贝兹问。

“我在找我一个朋友。”陆小凤答道。

“朋友?什么朋友?这里好像没有其他人了。”

“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他不见了我来找他,我也不确定他到底在不在这里。”

贝兹觉得这状况和自己很像。

“那你这朋友长什么样,我帮你留意着。”贝兹说,“希望他运气比咱们好,别碰上刚才那些东西。”

“谢谢。”陆小凤自信地笑了笑,“我也希望他们不要遇上,因为遇上了也是对手倒霉,刚才那样的东西,他一个人能打十个。”对于花满楼的武功,陆小凤向来是很有信心的,甚至比他对自己还有信心。

“打十个?”贝兹眉毛一挑,有某根神经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

“不错,打十个!”陆小凤眼中隐隐泛起一丝自豪,“我这个朋友其实很好认,因为他是个瞎子。他双目虽不视物,却比好多明眼人都看得清楚。我跟他在一起,也常常忘了他是个瞎子。这样的瞎子,这世上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所以你如果看到他,一定就能认得他。”

“打十个?……瞎子?……”贝兹警惕地眯起眼。这样的瞎子全世界恐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问题是,陆小凤怎么会认识奇鲁,还自称好朋友?!等等,以这个地方对外人的排斥程度,难不成他们真正的目标是奇鲁?这个什么陆小凤,这个什么陆小凤,自己是不是太轻信他了?说不定他也是本地人中的一员,装着亲近自己然后套自己的话好追捕奇鲁?!

人心叵测,这个危险的念头电光火石般划过贝兹的脑海,他不由自主地将手抚上了枪杆,再看向陆小凤时,只觉得他那两撇小胡子长得越发诡异,留着这么诡异的胡子,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你再说说你那朋友呢,”贝兹装作若无其事地试探道,“比如他长什么样啊,我多知道一点就更好认一点。”

“他长得……”陆小凤用一只手支起下巴,努力在脑内搜索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很好看。”

贝兹没说话,本来就黝黑的脸上更黑了。

“可不是女人的那种好看,”陆小凤见贝兹没吭声,赶忙解释说,“他的脸温润而坚毅,内心宽厚而强大,他功夫很好,却不喜欢打打杀杀,可越是危难关头,越显英雄气概……哎,总之就是让人很舒服。”陆小凤觉得自己平时还是很能说会道的,怎么现在突然就词汇贫乏了。

“还有呢?”贝兹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了几分。

“他是个性格很好的人,对每个人都很友善,周围的人都很喜欢他。”

“你也喜欢他?!”贝兹几乎是吼了出来。

“我想,没有人会不喜欢他吧。”陆小凤笑了。

贝兹重重地喘出一口气,陆小凤说得没错,奇鲁确实从小就很招大家喜欢。

陆小凤又接着说道:“和他在一起,总让人如沐春风。不过我好像老把他牵扯进一些麻烦事里,我这个人总是和麻烦二字有着不解之缘,希望这一次,他不要在这里,不要跟我一起,也被卷了进来。”

陆小凤说得一脸诚恳,让贝兹在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然而下一瞬他又再度握紧了枪杆,这可事关奇鲁的安危,他不能就这么掉以轻心。

“你们认识多久了?”贝兹问。

“很久了,久得我都记不得有多久了。”

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贝兹满意,他继续追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怎么认识的似乎和你并没有关系吧?”陆小凤终于忍不住了,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紧握着手上的火器,我一说到我那位朋友,你的反应就这么激动,莫非你和他有什么过节?我看你并不是想帮我找人,而是想杀了我吧?”

贝兹没想到陆小凤的嗅觉这么敏锐,不过心事被戳破,他倒也坦然了。

“既然如此,那大家都别装了。”贝兹稳稳地举起枪,手指紧扣住扳机,厉声喝问道:“说吧,你为什么要找他?!”

“我为什么不找他?!”枪口近在咫尺,陆小凤却是毫无惧色,朗声反问:“花满楼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失踪了我为什么不找他?!”

“诶?花满楼?”贝兹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花满楼是谁?你朋友……叫花满楼?”

“是的,他叫花满楼。”

贝兹觉得脸上开始有点冒火,就像被人甩了两个耳光。“哈哈,哈哈……”他尴尬地大笑了两声,放下枪搔着自己那一头乱发,强行保持着嘴角的幅度说,“不好意思,搞错人了,真是对不住……”

陆小凤倒不介意,挥挥手道:“无妨,我想多半也是个误会。”

“其实,我也和我的朋友走散了,我也正在找他。”贝兹悠悠地叹了口气,眸底透出一股担忧之色。

“看你这么担心他,他应该也是你很重要的朋友吧?”

“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贝兹的语气明显比刚才温柔了许多。

“等等,”陆小凤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难不成你的朋友也是个瞎子?所以我一说瞎子你才会这么激动,你是把我说的花满楼误认为他了?”

“我哪有很激动?我这不是担心他嘛!”贝兹大声地纠正着陆小凤的用词,“不对,也不是担心,我就是嫌麻烦。他一个瞎子,什么也看不见还总喜欢到处乱跑,这一下子就不见了不是给我添麻烦吗?是,他平时一个打十个没问题,但那是因为有我在后面保护他啊,现在我不在他身边,万一他还那么自以为是,出了事怎么办?他要是死了,我还得给他收尸,给他立个墓碑,年年去给他献花,多麻烦啊!要是没死,弄个半身不遂,要我天天寸步不离伺候着,不是更麻烦了?!”贝兹开始一个人滔滔不绝起来。

“我明白我明白,我也最讨厌麻烦了。”陆小凤高声附和着,眼中噙满了戏谑,口是心非这种事,他可见得多了。

贝兹望见陆小凤眼中的笑意,板起脸转移话题道:“你和那个叫花满楼的朋友不是也走散了吗,你就不怕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啊?”

“怕,当然怕。”陆小凤说道,“他失踪了一天一夜,我很担心他,可是我又很放心他。这全天下,我最放心的人就是花满楼了。他能照顾好自己,他从来不会给别人添麻烦,他的微笑就像阳光一样可以消融所有冰霜,所有的问题到他面前都能迎刃而解……所以现在,我很担心他,却也很放心他。”

“你心还真宽……”贝兹一咧嘴,眼神飘远,忽然一拍大腿跳了起来,“妈的我刚才怎么没想到?!”

“想到什么?”

“导航啊!”贝兹兴奋地跑到一具铁皮人的遗骸旁边,从他炸开的胸腔里掏着什么东西。

“不行,这个坏掉了。”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挪了挪屁股,又伸手往另一个铁皮人心口掏去。

“导……导航?那是什么?”陆小凤一脸不解地问道。

“就是内置的导航系统啊!”贝兹用力扯出了一个闪着微光的东西,“就是它了,这个还能用。”

“内置?导航?系统?”陆小凤一头雾水,以他的聪明才智,完全听不懂贝兹在说什么……

“行了,现在我们至少能找到个地方吃饭了,打得我肚子都饿了。”贝兹一甩手把枪扛到肩上,大步朝前走去,“喂,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不想找你朋友啦?”

 “要找,当然要找啦。” 陆小凤三步两步跟了上去,“不过你先告诉我,‘导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有你肩上这很厉害的火器,还有你背上这个圆圆的桶……还有……”

……

贝兹觉得,陆小凤真吵。


——待续——

想向各位看官请教个问题,奇鲁是僧侣那他需要戒酒吃素吗?

我是看肉鸽万入坑的新人,之前还待补完,如有问题欢迎大家指正。

谢谢


评论 ( 14 )
热度 ( 44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