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暗幽兰(十五)

【十五】诀别

 

不能逃避,可又要如何面对?

陆小凤生平第一次觉得张嘴说话是一件如此艰难的事。

于是他选择了不说话。

沉默。

对于陆小凤和花满楼来说,沉默曾经是一种常态。

有许多个初春的清晨,花满楼都会汲取花叶上消融的雪霜,用暮雪沏作一壶新茶,再摆上几盘点心,等着陆小凤懒洋洋地打着哈欠起床,然后两个人并坐在百花楼上,静静地喝着茶、吃着点心、望着远远的山巅上晨曦漫过雪顶,在无暇的纯白中化开一片天光。

也有许多个盛夏的傍晚,陆小凤会拎着老酒、提着小菜、哼着不着调的曲子蹦跶着跳进百花楼,然后把东西一股脑儿摊在桌上,毫不客气地拈起筷子,与花满楼小酌共食,看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潮逐渐褪去、听耳边叽叽喳喳的鸟雀四散回巢、眺望着如火的夕阳染红整片天际又没入远山之后……最后,夜幕降下,山河归于寂静。

很多时候他们只是这样静静地并肩坐着,任日出日落、四时变换。

不说话,他们习惯了不说话。

沉默并不是疏离,而是超越了语言的默契,用不着说什么,一切都在那里。

可是现在并没有银白的山巅,也没有洒满夕阳的长街,这样的沉默,算什么呢?

所以沉默的含义,终于要回归阴霾了吗?陆小凤觉得自己仿佛溺入了无底的深海,海水呛入口腹,一切感官都快要被苦闷剥夺。

    “陆兄,”打破沉默的人依然是花满楼。

“我们来打个赌吧。”花满楼沉吟了一下,忽然说道。

“打赌?”醉仙楼一别,重逢的第一句话竟是约赌,陆小凤有些错愕。

陆小凤喜欢打赌,他可以一掷千金,可以一捉一千条蚯蚓,甚至可以赌上自己的性命,越刺激的赌,他就越喜欢,然而他却没想到这时候花满楼会提出跟自己打赌,因为他知道花满楼并不喜欢打赌,也不会随便跟人打赌。

花满楼徐徐摇了摇扇子说道:“我若是赌输了,花家就立刻放弃邵州的盐运之权,我这条性命,也任由你们处置。不过我要是赢了,”他话音一扬,“就麻烦陆兄你立刻离开这邵州城!”

花满楼的话,温润中带着几分锐利。

宋青在沉默。或许宋青的骨子里天生就少了一种江湖中人的冒险情怀,他不像陆小凤,对于未知的事物,他的谨慎远远大过好奇。花满楼的条件只是要陆小凤离开,这比起要自己的人头,或者是要盐帮从此解散要温和得多。然而陆小凤一走,眼下就绝没有人能从武力上制住花满楼,到时候花满楼肆无忌惮,不是一样能取自己项上人头,然后逼跨盐帮?他越想越觉得花满楼阴险,说话说得冠冕堂皇好像给了人家很大便宜,实则后计深远、居心毒辣。

陆小凤也在沉默,他本来很喜欢打赌,但他现在却一点也不想打这个赌。这样的赌对自己而言有什么意义呢?若是输了,他就必须马上离开,可他现在怎么离得开?钟甫的死因他不想管,柳竹吟的失踪他也不想管,但是花满楼,他真的不想管吗?他真的能不管吗?!陆小凤当然清楚,自己仍然发自内心地抗拒着花满楼就是凶手这种说法,他坚信这件事的背后一定另有隐情,不查明事情的真相,他绝对不会离开!可要是赢了,就更没有意义了,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宋青杀掉花满楼?

陆小凤摇了摇头,想要拒绝,话未出口,杨浑却抢先叫了起来:“花满楼,你想赌什么?!”

花满楼开出的赌注,着实让他心动。

杨浑比宋青血气要盛,更何况现在漕帮的情况已经糟糕透顶,这一赌,赢了可以咸鱼翻身,输了反正也不过就是现在这样,所以杨浑心中已经按捺不住了,他迫不及待想赌上一把。

“既然大家都是习武之人,要赌,当然是比武。”花满楼微微笑道,“我和陆兄似乎也从未真正地较量过,这一次,正好一分高下,看看谁的武功更厉害。”

陆小凤和花满楼比武?

陆小凤和花满楼比武!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这绝对是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武林中上一次的巅峰对决,还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战紫禁之巅,那一次,只有为数甚少的几个人能一饱眼福,实是习武之人的遗憾。陆小凤决战花满楼虽然不如西门吹雪决战叶孤城,但能一睹此战,也是多少人一生之大幸,所以码头上的众人,包括李老三甚至宋青,都不由得因期待而心跳不已。

花满楼当然也察觉到了众人心中的蠢蠢欲动,他扇子轻摇,笑得一脸神秘莫测:“既然要赌,就干脆再刺激一点。在下虽然不爱赌,但也知道赌博之乐就在于刺激,越刺激就越有趣,对不对?”

这话当然没有错。可是在场的却没有人答话,因为没有人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花满楼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次比武,只比一招,我花满楼若不能在一招之内战胜陆小凤,就算我输,如何?”

这次话音刚落,杨浑就迫不及待地大吼起来:“花满楼,你说话可要算数!”

当今武林,任何人说要在一招之内打败陆小凤,都是天方夜谭。大战三天三夜,花满楼或许还有赢的可能,但一招之间,就算两个花满楼,也不可能得胜。虽然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花满楼为何会自信满满地给自己设一场必输无疑的赌局,但他们都相信陆小凤绝不会输。当然他们也知道,这或许又是花满楼设下的圈套,但这个圈套实在太诱人,比罂粟的果实还要甜美,让人不得不心甘情愿往下跳。

“我花满楼说话,是从不会食言的。”

分明是恶魔的蛊惑,却比晨风中的桃花飘落于清流还要美好。

“好,花满楼,我们就跟你赌一把!”连最谨慎的宋青终于也把持不住了,他实在想不出花满楼能有什么法子在一招之内战胜陆小凤,除非陆小凤自己求输。所以他又转向陆小凤道:“陆大侠一向嫉恶如仇,之前为了武林大义,面对自己的老朋友霍休、金九龄、木道人也没有徇私,江湖中人个个都对陆大侠佩服得紧。宋某今天就将邵州盐漕的命运交予陆大侠之手,相信陆大侠一定会全力一战,为我们做主!”

宋青又是江湖大义,又是盐漕命运,还专门把友霍休、金九龄和木道人的旧事重提,言下之意陆小凤怎会不明白。陆小凤好生无奈,明明决斗的对象是自己,可根本就没有人问过他是否同意。他现在真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邵州,为什么要多管这一门闲事,搞得现在骑虎难下,还要和最好的朋友对决,这都是些什么破事!

“宋帮主放心,陆小凤一定全力以赴。”

陆小凤还是同意了,不是因为宋青给他戴了顶高帽,而是因为他知道这是花满楼所希望的。花满楼的实力陆小凤太了解不过,一招制胜绝不可能,虽然他也不明白花满楼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赌局,但他一定会尽全力应战,因为这是对于对手最基本的尊重。花满楼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强的对手。

“那就请吧,陆兄。”花满楼踏前两步,将手上的扇子收入怀中,他显然并不想用扇子作为武器。

陆小凤也踏前了两步。

码头上的人群随即后退,挪出一片空地,形成了一个圆圈,把陆小凤与花满楼围在了中间。

江风吹过,吹乱了几缕青丝,又吹起了几袂衣襟,可全然吹不动静立的陆小凤与花满楼。

陆小凤与花满楼无言地对立着,就如同两座高耸入云的万仞孤峰。没有杀气也没有寒意,但这一瞬间星河静默,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就在大家都以为时间已经亘古静止的时候,花满楼突然侧身一窜,如飞鹫夺食般拔出右边一个兵差的佩剑就朝自己的小腹刺下。

“花满楼!”

白光一现,剑尖已然顿住。

花满楼的中衣已经划破,但剑尖却牢牢卡在了与肌肤接触了那一瞬。

花满楼的皮肤没有破,因为有两根手指紧紧地夹住了剑尖。

陆小凤的身法,比他的呼唤还要快。

花满楼拔剑自刺,陆小凤冲前夹剑,不仅在一招之间,更是在眨眼之间。码头上的很多人,甚至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陆兄,你输了。”

花满楼语气平缓地说出五个字来,脸上没有任何胜利的喜悦。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这一战他早就胜券在握。

“是的,我输了。”

陆小凤的脸上,也失去了表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

在他使出灵犀一指夹住剑锋的同时,花满楼也伸出了左手、扣住了他的脉门。

花满楼赢了,他确实只用了一招就战胜了陆小凤。

陆小凤输了,输得心服口服,他知道花满楼无论何时使出这一招,自己都会输给他。

陆小凤并不是一个战无不胜的男人,陆小凤也有失败的时候。

何况对手是花满楼!

“哈哈哈,”陆小凤突然笑了起来,“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他口中叨念着,茫然地转过身背对花满楼往前走了几步,想要从面前几个兵差的身缝中挤过去,奈何兵差不肯让路,只阻得他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

“陆大侠!”李老三叫了一声,想要追上去扶他,却被宋青制止了。

“他要这样自暴自弃,你就随他吧。”宋青伸手拦住了李老三,“已经没有人可以帮他了,如果他自己不站起来,我们谁也不可能让他再站起来。”

“哎……”李老三望着陆小凤的背影叹了口气。

宋青见状,露出了一个惨淡的微笑:“李大哥用不着叹气,现在你我与他,又有什么区别呢?已经没有人可以帮我们了,你我又何尝不是只能依靠自己?”

李老三闻言拉耸着脑袋有些悔恨:“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指望着别人的,都是我,引祸上门!”

“李大哥也是一片好意,不用自责,”宋青赶忙安慰道,“一开始谁会料到是这结局?天意如此,怪不得谁,何况现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哎……”李老三不语,又是重重一声叹息。

好在陆小凤还是自己爬起来了。他这次学乖了,知道官府惹不得,于是拍了拍腿上的尘土,从兵差身边绕了过去。

花满楼静静地向着他的背影,一言未发。

陆小凤走了,陆小凤真的走了。

他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地出了北门,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次也不曾回头。

没有人看见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人知道他最终去向何方。人们纷纷不约而同地猜测,猜测笑傲九天的陆小凤,现在心里会是什么滋味?是怒?是恨?是心如死灰?陆小凤是人,不是神。既然是人,就有心,既然有心,就会痛。或许陆小凤现在早已心如刀绞,痛得连苦笑都没了力气,又或许他的心根本不痛,因为有人说,哀莫大于心死。曾经最亲密的人,从这一刻起,已经变成了对面不相识的路人,所以连恨这种感情都不会再有。陆小凤心不心痛,没有人知道,人们只知道,陆小凤这次是真的走了,因为陆小凤说过的话,也绝对不会食言。


——待续——

感觉我是不是把小凤凰虐得太过分了QAQ,凤凰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评论 ( 12 )
热度 ( 31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