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暗幽兰(九)

【九】阴谋

 

“花满楼,我师父和柳竹吟都是你害的,对不对?!”宋青提高了嗓门,厉声喝问。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花满楼更是一脸莫名其妙。

一瞬间,气氛微妙又尴尬,所有人都沉默着,但眼光却不约而同地全锁在花满楼身上。

“呵呵,宋帮主这个玩笑,开得还真有新意。”陆小凤见状况不对,连忙干笑解围。

“玩笑?”宋青眉毛一挑,“陆大侠觉得我会拿师父的死开玩笑?!”

一句话,堵得陆小凤哑口无言。

宋青至孝,当然不会拿钟甫的死开玩笑。但他这脾气,一旦咬定了花满楼,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宋帮主,不知你为何认定我就是凶手?”一贯淡定自若的花满楼,此时也不免一脸惊讶。

“好,”宋青咬牙切齿地打量着他,“既然你不知道,我就慢慢告诉你!”

屋内再一次安静得仿佛快要窒息,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花满楼不同于柳竹吟,以他在江湖上的声誉,宋青若是没有十足把握,绝对不敢轻易指认他为凶手。可是花满楼,又怎么可能是凶手?不了解他的人或许会叹一句“人心叵测、表里不一”,而稍稍和他有些接触的人,都不会相信这样一个温柔睿智得仿佛早春暖阳般的男子会做出那种不义之事。

呼吸声在空气中徘徊,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宋青开口。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花满楼真是凶手,那他们现在见证的,便是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

“柳翠姑娘,你刚才说柳帮主失踪的时候,屋内的桌椅甚至茶壶茶杯都原封不动,是不是?”宋青梳理好心情,终于开口。

“对!”柳翠十分肯定。

“也就是说,柳帮主失踪时,跟我师父遇害时一样,屋内都没有打斗的痕迹。柳帮主被俘也和我师父遇害一样,仅在一招之间。”说道这里,宋青转头望向陆小凤,“所以宋某认为,这两桩案子,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不知陆大侠是否同意?”

“的确极有可能。”陆小凤点点头。

“柳帮主的武功,今天各位也见识过了。能在一招之间将她虏走的,定然是个高手。而柳翠姑娘刚才也说了,这个凶手作案的时间,仅仅是她在中庭跟花满楼说那三五句话的功夫。大家想想,一个怎样的高手,才能在几句话的功夫里潜入漕帮、制服柳帮主、然后带着她一起失踪?更重要的是,他还要避过花满楼的耳朵!”宋青加重了语气,意味深长地盯着花满楼,“前庭到正厅不过几步之遥,花公子那时一直呆在前庭,这个人进进出出,以你的耳力,竟然完全没有察觉?”

花满楼沉默了,他确实没有察觉到任何异状。但宋青说得没错,自己的耳朵虽不是万能,可如果真有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了这么多事,自己不可能丝毫没有察觉。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那他的武功得高得多么可怕!

“那……那凶手为什么是花公子?”柳翠睁大了眼睛,还是想不明白这个“高手”怎么会变成花满楼。

“你还是不明白吗?”宋青玩味地笑了,“你为何认定柳帮主就是在你跟花满楼说话的时候失踪的?”

“因为花公子他说——”一句话脱口而出,说到一半,柳翠却自己停住了。

“因为是花满楼告诉你他离开的时候柳帮主还在厅内,对不对?”宋青幽幽地帮她说完了下半句。

柳翠怔怔地望着花满楼,现在她已完全明白了宋青的意思。

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高手”,掳走柳竹吟的,就是花满楼自己。而作案的时间当然也不是三两句话的功夫,而是他跟柳竹吟独处的那大半个时辰!以花满楼的武功,这半个时辰足够他把柳竹吟制服并藏匿。何况柳竹吟对他痴心一片,根本不会有丝毫防备,他要一招制胜,简直轻而易举。

陆小凤当然也明白宋青想说什么,连忙抢声道:“宋帮主这是误会了!那来无影去无踪、虏走柳帮主的‘高手’,并非子虚乌有!今天早上在钟老帮主墓前,花兄不是发现了一个神秘人吗?那个神秘人轻功极高,形如鬼魅,我随花兄追去,竟是什么也没有追到。宋帮主你当时急着回城,想必是将此事忘了吧。”

宋青略一沉吟,随即两眼又闪起了幽光道:“陆大侠刚才说‘什么也没有追到’,意思就是你并没有亲眼看到那个神秘人的身影了?”

——的确没有。

然而真的可以如实回答吗?

陆小凤何其聪明,怎么会听不出宋青言外之意。只要他一承认,宋青就必然会说这个神秘人是花满楼信口胡编的,那么花满楼的嫌疑就又洗不清了。

“没有,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陆小凤还是如实回答了。不是因为他不想帮花满楼,而是因为他坚信花满楼绝对不会说谎!对于花满楼这样的人,用谎言来袒护,反而是对他的侮辱!

果不其然,宋青一声冷笑,对着陆小凤说道:“陆大侠,当局者迷,你是被花满楼骗了吧!根本就没有神秘人,一切都是花满楼编造的!他只是不想让你阻止我去找漕帮麻烦而已!你跟着他去追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当然什么也不可能追到!”

“不,我相信花兄,他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我知道被好友欺骗的感觉一定不好受,但还请陆大侠面对现实吧。”宋青说完傲然地翘起嘴角,转向花满楼道,“花满楼,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吗?”

“在下若是不承认,宋帮主会相信吗?”花满楼长长地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就算柳帮主是我掳走的,那钟老帮主的死,又为何是我所为?”

“好,我就让你心服口服!”宋青一脸成竹在胸,倒也没有步步紧逼。他故意放缓了语气,别有深意地说道:“花公子听声变位的功夫实在厉害,宋青学艺不精,今日比武又全副心思都放在柳帮主的剑上,结果被你一招击破。想来那夜师父他老人家一定也是因为毫无防备,才会遭你暗算。”

为了顾及钟甫的面子,他这话说得委婉,但话里的意思大家都听得明白:钟甫的绝招是东瀛幻术,而花满楼是个瞎子,钟甫的幻术在他面前根本没用,今天的比武就是最好的证明。何况花满楼一偷袭就灭了烛火,黑暗之中,钟甫哪里是他对手。

“可是贵帮内院不是还有一处精心布置的桃花迷阵吗?花兄就算能破得了幻术,又如何穿得过那桃林?”陆小凤见众人似乎都被宋青说动,心中不免着急。他知道花满楼一向不喜欢与人争论,但现在无故成了众矢之的,风口浪尖上被百来双眼睛盯着他竟然还是不为自己辩解一句,陆小凤实在是忍不住了。

“陆大侠,看来你昨天晚上真的喝醉了。”宋青摇了摇头,“昨天晚上花满楼带着你夜入桃花阵,举杯邀月、把酒临风,好一番闲情逸致!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又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何曾把我一院桃花放在眼里!”

“哪里是大摇大摆走出来,明明是狼狈不堪差点就出不来……”

陆小凤还想解释,却被宋青打断,“陆大侠,我知你与花满楼多年故交,但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何苦如此执迷不悟!”

陆小凤越是解释,宋青就越是咬定花满楼不放,语气也变得更加凌厉:“花满楼,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

“宋帮主的分析的确句句在理,花满楼一时也无法反驳。只是有个地方花某实在搞不明白,你说,我到底为什么要闹出这么多事来?”

动机,一个人做事必然有他的原因,如果解释不清动机,一切推论都是枉然。

花满楼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他没有生气,也没有着急,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坦然地迎着宋青的目光。

“为什么?因为你要盐漕两帮自相残杀!”与花满楼的镇定相比,宋青却是越发激动,“你杀了我师父,就是要我怀疑柳帮主。我的确中了你的计,可你没想到李大哥仗义,会去找陆大侠帮忙,盐漕并没有动起手来。当然也可能你早就算准了这一层,因为人人都知道陆大侠不好请,找他就得先找你,所以你正好能有个借口,接近我们又完全不被怀疑。”说到此处他声音突然变得寒气逼人,如同刀锋割面,“师父的尸骨也是你烧的吧?!你扮作柳帮主,故意让人看见,然后嫁祸于她!你以为这样一来,盐漕两帮必定会大动干戈,可你又失算了,你没想到柳帮主天性善良,不忍兄弟们无端端送了性命,于是提出与我单打独斗。可依她口训,就算我今天杀了她,漕帮也不得寻仇,所以你才出手救她,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对不对?!你在师父墓前谎称看到什么神秘人,就是为了把陆大侠引开,免得他阻止我去找漕帮麻烦。你知柳帮主对你一见钟情,于是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趁着跟她独处时将她掳走,因为你知道她要是这时候失踪,漕帮一定会怀疑我,这样盐漕两帮,就一定又会大打出手了!反正之前正好编了个神秘人,干脆就顺水推舟编下去,还能把嫌疑都推到这莫须有的神秘人身上,一举两得多好!”

宋青这一串连珠炮似地逼问,听得在场众人个个面上铁青,不少人都暗自握紧了拳头,心中唾骂:“真是衣冠禽兽,心地如此歹毒!”

花满楼的脸上此刻已没有任何表情,但他心里也能和脸上一样毫无波澜吗?

“宋帮主,我与贵帮无冤无仇,纵然盐漕两帮自相残杀,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花满楼,事已至此,你还想装吗?!”宋青强忍着怒气,“好,那我今天就把话摊开来说,免得他日别人说我宋青冤枉好人!”他边说边扫视了一圈众人,开口道,“盐漕两帮做的是什么生意,各位心里应该都很清楚。”

自古盐漕官营,盐帮贩卖私盐,说白了就是走私,而漕帮收运漕粮,把持一方水路,其存当然也于法不合。然而,就是这样两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帮派,却能立于半黑半白之间,经营百年不倒,甚至还解决了本地几百户人的衣食。朝廷多次整治无果,地方官府对他们就更是管不了、也不想管,所以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乐得清闲。

然而当今圣上英明,三个月前竟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妙招。他一纸令下,改盐运“官营”为“官民合营”,在各地甄选官商,意图把盐运势力从暗中转到明处,这样既能有利共图,又便于朝廷监管。

话到此处,宋青不禁狠狠瞟了一眼花满楼:“本来大家都以为这次钦定的邵州官商非我们盐帮莫属,谁知半路却杀出个程咬金,夺了邵州的盐运之权,你们可知,这程咬金是谁?!”

大家依旧沉默着,没有人回答,但所有人心中都已了然。

“不错,就是江南花家!”

意料之中的答案。

花家商行天下、富甲一方,诸多行业都有涉及,如今插足盐业,也不足为奇。然而,强龙不压地头蛇,虽然得了“官商”的名号,但只要盐漕这两匹瘦死的骆驼还在,花家想在邵州立足壮大,就始终不易。

“花满楼,我本以为你真如外界所言,宽宏正直、无意家业,所以纵然一开始便知道此事,也从未怀疑过你。直到刚才盐运使的官轿路过,我才顿悟所有蛛丝马迹竟能串成一线……花满楼,我真是错看了你!”宋青说罢,猛然一拍桌角,一张结实的八仙桌瞬间裂成了两半,“花满楼,杀我师父、焚尸嫁祸、掳走柳帮主,这些都是你干的对不对!你嫌盐漕两帮挡了你花家的财路,所以想方设法要除掉我们,对不对?!”


——待续——

评论 ( 11 )
热度 ( 24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