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暗幽兰(八)

【八】凶手

 

外面的天空忽阴忽晴,红日过了头顶又斜到了西边,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总之当陆小凤终于喝完第一百二十七杯酒的时候,一个彪悍的中年突然冲了进来。

“宋青,你居然在这里!”他一见宋青,就大吼着扑了过去,抡起手中大刀迎头就是一劈。

这柄刀乍看也有二十斤重,这一劈又是力道沉猛,可宋青却依旧一动不动。

风声划过耳畔,这一刀下去,定然脑浆迸裂。

可这刀毕竟没有劈下去,因为有人伸出了两根手指,把刀锋紧紧夹住。

挥刀的中年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短打,浓眉大眼孔武有力,不是漕帮的二当家杨浑是谁?

陆小凤当然还认得他,于是一松手,问道:“杨二当家这是什么意思?有话咱们不妨坐下来慢慢说。”

“说?有什么好说?!”杨浑把刀往桌上一插,指着宋青咆哮道,“你不把柳帮主交出来,我今天就在这里给你拼命!”

“柳帮主?她怎么了?”陆小凤疑惑地望着杨浑。

“柳帮主她失踪了!”杨浑一拍桌子,震得酒杯都快碎了,“姓宋的,你快把柳帮主交出来!”

“呵呵,有趣。你们自家帮主失踪了,关我什么事?”宋青听到这话,倒是来了精神,皮笑肉不笑地把嘴角一翘。

杨浑火冒三丈,伸手又想拔刀,陆小凤赶忙把他拦下。

说话间,花满楼、李老三以及柳翠也相继赶到。不多时,盐、漕两帮的帮众也全都闻讯聚了过来。

本来宽宽敞敞的醉仙楼,一下子变得拥挤不堪。黑压压的人头就像是空中的乌云,中午好不容才易缓和下来的气氛,现在又开始紧张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小凤环视着一店的人影,脸上也不免笼起了阴云。

“还是柳翠姑娘你来说吧。”花满楼侧身,把柳翠让到中间。

柳翠眼圈儿一红,急得快要哭了出来。

原来陆小凤等人走后,花满楼便和柳竹吟二人独自在厅中喝茶。孤男寡女共居一室毕竟不妥,喝了大半个时辰,花满楼终于找到个借口告辞,只剩柳竹吟一人留在厅中。花满楼走到前庭,正好碰到柳翠,柳翠小姑娘八卦,拉着花满楼问长问短,总想知道他对柳竹吟有意无意,于是花满楼只好跟她又打了一轮太极,才算脱身。可谁也没料到,柳翠别了花满楼回到厅堂之时,里面桌子椅子都还好好的放着,连茶壶茶杯都静静摆着,可柳竹吟却不见了。之后柳翠和漕帮众人找遍了帮里上上下下,也不见柳竹吟踪影。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无端端的消失了。

“你的意思是,有人趁着你跟花满楼说话的那一时半刻,把柳帮主掳走了?”陆小凤盯着柳翠。

“一定是!”柳翠紧咬着下唇拼命点头,“刚才我们连帮主最爱去的布庄和胭脂铺都找过了,可到处都不见人!”

“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定就是这姓宋的干的!”柳翠话音刚落,一旁的杨浑又吼了起来,“姓宋的,你一心怀疑我们帮主,处心积虑要杀她报仇。今天中午碍着花公子面子未能得逞,所以你就使出这卑鄙的手段把她掳走,对不对?!你快把我们帮主交出来!不交出来,你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门口!”

“哼,可笑!你们漕帮自己无能,弄丢了帮主,还好意思血口喷人?!”宋青又是一声冷笑,他余怒未消,话中句句带刺,“我今天在这醉仙楼喝了一下午的酒,掌柜的、陆大侠都能作证,哪有那闲工夫去掳你们帮主?!”

“你自己没去,那就是你派人去的!”杨浑指着宋青鼻子大喝,“何况,你不是会那个什么幻术吗?!能凭空变出三条人影,就不能变个分身坐在这里?!”

听到这话,陆小凤和花满楼都不禁皱起了眉头,这解释也未免太过强词夺理,又不是在台上唱大戏,世上哪有这种分身术。

可杨浑和正在气头上的漕帮众人显然不这么认为。杨浑一挥手,身后的漕帮汉子就个个握紧了武器、蓄势待发。

宋青见状,也怒火攻心,他霍然起身,大声喝道:“杨浑,今天可是你们漕帮欺人太甚!”说罢一个眼神,散在四处的盐帮众人也个个挽起袖子聚拢了过来。

陆小凤心知此事疑点甚多,但看两帮这架势,一边仿佛要咬碎了牙,另一边也好像要瞪裂了眼,这一战,恐怕是劝不住了。

该打的总要打,躲也躲不了。

他正自着急,想不出要怎么办才好,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响亮的敲锣声——“都转盐运使司盐运使到——肃静——回避——”

大街上,一队官差高举着回避牌拥着一顶官轿正经过醉仙楼门口,看来是新上任的盐运使大人路过。

街上的行人商贩看到官老爷来了,赶忙一窝蜂向两边退让,生怕不小心挡了官老爷的路。

一个卖醋的小老头儿收拾不及,一坛醋正堵在了一个官差脚边。

“老爷,我的醋……”小老头上前,躬身哈腰想把醋坛抱回来,谁知那官差飞起一脚就把醋坛子踢翻,边踢还边骂:“没看见盐运使大人来了吗?还不快滚?!”

“大人恕罪……大人恕罪……”小老头哪敢再多言,只好望着洒了一地的醋默默缩了回去。

一股刺鼻的酸味飘来,陆小凤揉揉鼻子,突然哈哈大笑道:“好醋,真是好醋!够酸,够浓!”他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想趁机缓和下气氛,谁知在场的,却根本没一个人理他。就连花满楼都无奈地摇了摇头,陆小凤只好又干笑两声作罢。

杨浑的手紧紧握住刀柄,他很紧张,紧张得额上已经挂起了豆大的汗珠。他还没有动,但他知道,现在就是暴风雨前那最后的一刻平静,下一秒,血雨腥风。

宋青也没有动,然而他放在桌上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抽搐着。五根手指牢牢扣住桌面,用力、再用力、然后缩紧……桌面上,赫然留下五条细细的抓痕。

“陆大侠,”他突然转向陆小凤,声音竟紧张得有些颤抖,“陆大侠一言九鼎,江湖上人尽皆知。我师父钟老帮主之死,陆大侠已经答应过要帮忙,所以一定不会反悔,是不是?”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陆小凤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说过的话,绝对不会食言,宋帮主尽可放心。”

“那如果这个凶手武功高强,宋某敌他不过,陆大侠可会出手相助?”

“无论谁做错了事,都必定要付出代价。”陆小凤摸了摸胡子,他的好奇心,已完全被勾起,“宋帮主,你这么问,想来已经知道凶手是谁?”

“是的!”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宋青。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如此铿锵有力,一场本来一触即发的混战,瞬间就无声无息地偏离到了始料未及的方向。

“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不过这凶手——”宋青凝视着陆小凤,欲言又止。

陆小凤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开口道:“我不是说了,无论谁做错了事,都必定要付出代价。所以不管这个人是谁,武功再高、地位再重,只要他做错了事,我陆小凤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的确,陆小凤想做的事,没人可以拦得住他,陆小凤想帮的人,他也一定会帮到底。陆小凤从来不会惧怕任何人,不管他武功盖世如宫九,德高望重如木道人,还是皇亲国戚如南平王世子,他都不在乎,更何况现在的情形,怎么看也不会是个颠覆武林、谋朝篡位的大阴谋。

“所以宋帮主勿需多虑,凶手到底是谁?”

醉仙楼里鸦雀无声,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被听见。想知道答案的当然不止陆小凤一人,杨浑、柳翠、李老三……所有人都竖直了耳朵,屏气凝神。

有了陆小凤的担保,宋青的底气也足了三分,本来颓废而愤怒的脸上又重新恢复了神采:“凶手就在我们之中!”他目光如炬,直直地落在了陆小凤身旁,一字一顿地大声说道,“凶手就是——花!满!楼!”


——待续——

今天情人节,我决定集齐七个喜欢就告诉大家为什么花花是凶手,汪!

谢谢昨天回复的各位,写到凶手真的很想卖个关子嘛XD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