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暗幽兰(七)

【七】疑团

 

宋青走了,众人也随之散去。杨浑怕盐帮又来滋事,马不停蹄地张罗着加强各处戒备,于是只剩下陆小凤、花满楼和李老三三人跟着柳竹吟回到了漕帮正厅。

柳竹吟虽然从小跟着父亲打理帮务,大场面也见过不少,但这样独自面对生死抉择,毕竟还是第一次,纵然她胆色非凡,在众人散去之后,也禁不住眼前一抹黑、软软地倒在了梨木椅上。刚才一战,无论精神还是体力,她都已耗得一丝不剩了。

心腹丫鬟柳翠一直守在厅中,这时已然点上了一炉浓浓的龙涎香给众人提神醒脑。她一边熏香一边给柳竹吟按肩捶背,捶了好久,柳竹吟才缓缓睁开双眼。

见柳竹吟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红润,大家心里也都舒了口气。

柳竹吟刚回过神,就看见花满楼正关切地向着自己,不由胸中一热,弓腰便欲盈盈拜倒:“刚才多谢花公子出手相救,大恩大德,竹吟无以为报,只好——”

“只好以身相许?”陆小凤突然笑吟吟地抢过了话茬,额上的两片胡子早已弯成了两轮新月:“查清真相乃是我们分内之事,柳帮主你行此大礼,我怕花兄他消受不起啊。”

被陆小凤这么一说,柳竹吟的脸刷地红成了熟透的苹果,弯到一半的身子僵在原地,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

花满楼忙扶起柳竹吟,提高了嗓音故作责备地对陆小凤道:“陆兄,女儿家名节要紧,这种玩笑可是开不得的。”

“那花兄你的名节又要不要紧呢?”陆小凤笑得更来劲了。

花满楼知他心性,懒得与他纠缠,于是转向柳竹吟一拱手道:“柳帮主,失礼了,我替陆兄给你赔礼道歉,望柳帮主莫要在意。钟老帮主之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和陆兄这便告辞再去找找线索。柳帮主想必也需要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他说完便示意陆小凤一起离开,谁知刚一转身,一只手却被柳竹吟死死地拽住了。

“陆大侠做事,竹吟怎敢妨碍,只是花公子……”柳竹吟这回学聪明了,拽住花满楼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眼中秋波荡漾、氤氲柔情万千,“陆大侠并没有说错什么,花公子也不用道歉,反倒是我……大恩不言谢,我这里也没什么东西,刚才吩咐下人泡了上好的龙井一壶,趁茶还未凉,想请花公子对饮,聊表谢意,还望花公子莫要推辞。”

花满楼被她抓得紧,甚至能感到她手心里渗出的细细汗珠,他知道一个女儿家要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于是微微犹豫了一下,展颜道:“也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柳竹吟听他答应,这才放心地松开了手,又自觉刚才失礼,脸不禁变得更红了。

陆小凤不识趣,还石头一样杵在厅里,身边李老三见状,一把拉住他就往外拽,边拽边告辞道:“柳妹、花公子,你们慢慢聊着,我和陆大侠先走一步。”

“喂你——”陆小凤嘟囔着不肯就范,旁边的丫鬟柳翠也三步并作两步凑了过来,伸手就把他往外推。

两个人就这么连拉带扯把陆小凤拽出了门外。

“你们这些人,有麻烦就来找我,麻烦一过就翻脸不认人,啧啧,喝杯茶都舍不得请我,真是没意思哟!”陆小凤一吹胡子一叉腰,努力瞪圆了眼,指着李老三不停摇头。

“陆大侠,你明知帮主对花公子情深,为何就是不肯成人之美?”柳翠眼珠一转,“难不成,你对我们帮主有意?”

“诶!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说到有意,陆小凤心中不由一颤。他当然也并非真心与柳竹吟计较,于是装模作样一甩袖子,大摇大摆就往外走,乐得柳翠咯咯直笑。

李老三本想跟着陆小凤,一路在后面喊着“喝茶嘛在哪儿喝不是喝,我李老三这就请你喝,想喝多少喝多少”……结果脚程太慢被陆小凤三下两下转没了影儿,也只好幸怏怏一个人往家里走。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陆小凤漫无目的地晃荡着。没有李老三在耳边不停唠叨,他本该通体舒畅,但一想到钟甫的死和盐漕现在的局面,他就没办法神清气爽:钟甫的案子早已不止死了一个人这么简单,如果盐漕的关系处理不好,以后说不准还会闹出什么大乱子。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陆小凤一歪脑袋,“还是喝酒最好!”

——反正花满楼现在也正与美人品茶谈心,那我陆小凤去酒楼喝喝酒,当然也不能算作懈怠偷懒。

于是陆小凤找了个路人,问到了城里最好的酒楼,一蹦一跳地寻了过去。

醉仙楼。

这就是城里最好的酒楼,坐落在城中最繁华的街上,新漆的朱门又鲜又亮,一看就知生意兴旺。

陆小凤嗅着酒香大步踏了进去,正环顾四周想找个好位子,却猛然发现墙角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一袭青衫,选了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孤零零地坐着,面前一壶酒,也不见他喝,就只这么心神恍惚地盯着酒杯,一脸愁眉不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屡试不第的落魄书生。

此人正是宋青。

“宋帮主,方才多有得罪,这一顿酒,我请!”陆小凤径直走到他面前,举起酒壶倒了两杯酒,“这杯算是赔罪。”说罢一饮而尽。

“赔罪?你何罪之有?”宋青抬起头凝视着陆小凤,那眼神,是悲痛,是自责,还透着抹不去的酸楚和没落,看得陆小凤心里好不是滋味。

“哈哈哈!”宋青突然一阵狂笑,声音可怖,震得房梁都是一抖,“有罪的人是我!我宋青无能,打理不好盐帮、不能为师父报仇、甚至连他老人家的尸骨都保不全!”说罢举起酒壶,仰头就往自己口中灌去。一壶酒哗啦啦往下流,淋得他满脸都是,头发衣服湿了一大片,他也毫不在乎。

“宋帮主你何苦如此……”

“我宋青三岁就父母双亡、流落街头,是师父见我可怜,把我捡了回去。他教我习武、教我读书、教我行商……他老人家膝下无子,待我就如同亲生儿子一般,可我……可我却……”他声音哽咽,说到这里,竟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陆小凤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酒灌完了,疯也发完了。宋青无力地垂下手臂,一屁股又栽倒回凳子上,像个死人般僵在那里一言不发。

陆小凤又要了两坛酒,随后斟满了两杯,一杯给自己,一杯推到宋青面前。

宋青看见有酒,也不拒绝,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又继续僵坐着。

陆小凤见他这样,也不知该如何劝他,只得叹口气,又给他添上一杯,两人就这样一人一杯面对面地默默喝着酒。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宋青喝了很多酒,但他什么也无法忘却,反而在痛苦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喝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喝酒只会让人在无底的黑暗中继续沉沦。

那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喝酒呢?

因为堕落的快感?还是因为他们喜欢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吗?

所以酒会醉人也是自欺欺人吧?

明明,酒只会让人越喝越清醒。

一杯、两杯、三杯……

陆小凤现在很清醒。

难得有这么好的酒让人能这么清醒,他当然要趁此机会仔细地梳理案情——

首先是钟甫的死,这是整件事的源头。

有谁能一招毙命杀死钟甫?——不是高手,便是熟人。

有谁能穿过盐帮后院那五行奇术和东瀛幻术巧妙结合的桃花阵?——宋青?刘管家?又或许是哪个精通五行奇术或者东瀛幻术的高人?

有谁会去掘墓焚尸?——仇人。

那么,这凶手不是武艺高强又精通奇术幻术,就是内鬼,或者至少是个窜通了宋青或者刘管家同时又与钟甫熟识之人。而且无论前者还是后者,共通的特点都是与钟甫有深仇大恨。

仇人……这或许会是一个突破口吧。

那是谁,又为什么会与钟甫结仇呢?

结仇的原因,无外乎为钱、为情和报仇雪恨。

报仇雪恨?钟甫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坏,虽然没有多大的侠名但也绝对没有恶名,如宋青所言,明面上他肯定是没有与人结仇,不过暗地里有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又或是无意之中跟谁结下了梁子,这陆小凤可就不得而知了。

为钱?那柳竹吟当然首当其冲,虽然她一直说着希望两帮合作,但毕竟僧多粥少,谁肯松口?也不怪宋青一直认定她是凶手。况且,在钟甫死的那晚和焚尸那晚,都有目击者说看见了一个身形相似的女子背影,真会有这么巧的巧合?只是柳竹吟今天的举动,以一己性命换一帮平安,如此豪气干云,实在不像会做暗事之人。而且钟甫一死,就数她嫌疑最大,她杀钟甫,不就等于引火烧身?

为情?钟甫一生未娶,死后下葬手中都紧握着那块雕兰玉佩,这玉佩是否与他的死有关?他至死独身,又与刘管家关系亲密,两人之间会不会并非主仆关系那么简单?或许刘管家因爱生恨,窜通了外人谋害钟甫?

一连串的问号就像一群马蜂一样在陆小凤脑中嗡嗡作响,越理越乱。陆小凤只得又给自己灌下了好几杯酒,琼浆玉液穿肠,方才又清醒了几分。

还有李老三、杨浑……这些人虽然看着都很清白,但却都不能草率地排除嫌疑,尤其是宋青。如果这一切都是宋青贼喊捉贼……

陆小凤抬起眼,目光炯炯地盯着宋青。

宋青的表情,是苦涩的。

陆小凤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酒在嘴里,居然也是苦的——如果一个人的痛苦可以让旁观者为之动容,这样的痛苦,真的可以伪装吗?

陆小凤回味着舌尖的苦涩。

——或许以上的推理,都是错的。

因为还有一个人。

一个神秘人,一个高手,一个跟了花满楼整整一天才被发现的人,一个花满楼和陆小凤合力都没有追到的人。

这个人的轻功之高,已经冠绝武林。

不,武林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放眼中原武林,这样一个人,陆小凤根本就闻所未闻。

难道,他不是中原人士?

钟甫师出东瀛,善忍术,轻功又是极佳,如此推想,那个神秘人,会不会也是个东瀛忍者?

东瀛忍者?!

一副完整的图画渐渐在陆小凤脑中勾勒了出来:钟甫早年在东瀛学艺时,与某个东瀛忍者结了仇。钟甫学成回乡,却不想几十年后,当初的仇人也找上了门来。此人轻功盖世、武艺高强,又依仗着对幻术的精通破了桃花阵,仅仅一招便至钟甫于死地。死后他还不解恨,继而又纵火焚尸。

若是如此,一切仿佛都说得通了。

陆小凤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看来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这神秘人!


——待续——

案情主线基本陈述完毕,大家来猜下凶手嘛~这可是篇正儿八经的破案文呢!

没人反馈作者很孤独啊,都木有动力继续贴了呢%>_<%

评论 ( 11 )
热度 ( 28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