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暗幽兰(六)

【六】决战

 

回到城中已是正午,骄阳似火。

百来个盐帮壮汉早已把漕帮总舵团团围住,个个挽起袖子提起家伙,只待宋青一声令下,就欲冲杀进去。漕帮当然也不示弱,柳竹吟身后,以杨浑为首的几十个弟兄双目圆睁、列队站好,人人手持武器、严阵以待。双方眼中都是杀气腾腾。

一场恶斗,如箭在弦。

“陆大侠来了!陆大侠来了!宋兄柳妹,你们千万别动手啊!”李老三不到漕帮门口,就迫不及待地扯开嗓门大喊起来,生怕喊得慢了小声了,就会酿成一场惨祸。

众人见陆小凤来了,都自觉让出一条道路。

黑压压的人头围成一圈半圆,里三层外三层把漕帮大门堵得水泄不通,人群的中心,宋青正冲着柳竹吟怒目而视,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柳竹吟亦昂首挺胸与他对视,而杨浑则紧紧握住手中的刀柄,护在她身前。

与宋青不同,柳竹吟一双清澈水灵的眼眸中不但毫无惧色,而且毫无怒色,她眼中闪烁的,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坚毅,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绝。

谁说女子都是柔弱的?柳竹吟这样的女子,纵然躯壳如水,心却坚若磐石,她如钢、如铁,她骨子里的倔强,或许比宋青更甚。

柳竹吟见到陆小凤,忽然咬了咬下唇,仿佛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轻轻脱开杨浑的保护,大步踏前,朗声说道:“陆大侠来得正好,竹吟敢请陆大侠在此做个证明。”

“作证?”陆小凤有些疑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嗯!”柳竹吟点点头,转向宋青,目光灼热,“宋帮主,我再怎么解释想来你也不会相信。但请你好好看看这里的各位弟兄,他们哪一个不是跟着咱们出生入死肝胆相照,但哪一个又是没有父母、没有妻儿、没有关心、担心的人?何苦因为一场误会搞得血雨腥风,让好好的兄弟们变得缺胳膊少腿甚至一命呜呼?你若执意动手,就冲着我一个人来。我今天就在这里跟你一决高下,我若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罢转头环顾漕帮众人,“兄弟们听着,我今天就算人头落地,你们也不准为我报仇、不准找盐帮挑事,听到没有?!”

四下一阵沉默,漕帮众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帮主的话你们也敢不听了吗?!”柳竹吟又提高了嗓门厉声喝问。

还是一阵沉默。

杨浑站在柳竹吟身后,努了努嘴角似乎想说什么,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杨浑,你听清楚了没有?!”柳竹吟见他如此,有些生气。

“听清楚了,帮主!属下遵命!”杨浑像是要努力说服自己一般竭力吼着,柳竹吟这样单打独斗,他当然放心不下,然而自己的帮主自己最了解,柳竹吟决定的事,他又怎么改变得了?

见二当家的回了话,漕帮的兄弟也纷纷跟着大声表了态,毕竟担心归担心,在自家门口可是不能灭了帮主威风的。

柳竹吟满眼感激地望着大家,转而向着宋青继续说道:“宋帮主,今天我要是输了,你大可就在此地一刀劈了我。可我要是赢了,希望你能冷静一下,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此事查清再向你交代,如何?”她顿了顿,又望向陆小凤,“陆大侠一向侠义为怀、古道热肠,我想此事他也定然不会袖手旁观,这场比武,胜负还请陆大侠为证吧。”说完朝着陆小凤便是一揖。

“好,既然如此,我便给你个痛快!今天陆大侠在此,想你也不会食言!”宋青也被她说得血气上涌,踏前一步傲然摆开架势。

两人一口一个陆大侠,却丝毫没有要征求陆小凤意见的意思。事已如此,陆小凤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是白费唇舌,于是和花满楼相对一点头,心下拿定主意:静观其变、见机行事。

 

杀气弥漫。

“柳帮主,请!”宋青亮出武器,双手抱拳。纵然怒发冲冠,他也不忘做足了礼数。

陆小凤饶有兴致地盯着宋青手里的家伙,那是一根轻巧的竹棒,长约二尺八寸,两头似乎包着铜,但细看又找不到什么特别。

宋青的武功是钟甫亲传,师承东瀛一脉,与中原大不相同。习武之人遇见新奇的武功总忍不住想一探究竟,陆小凤当然也不例外。东瀛幻术,他早有耳闻,今天终于能一睹真容,他心中亦不免兴奋。

“承让!”

柳竹吟也不多说,一抬手,剑锋出鞘、寒光四射。只见她身子向前一晃,瞬间唰唰唰连击三剑,速度之快,去势之疾,有如凌凌冰山飞白雪,又似飕飕急雨打残花。

宋青也非等闲之辈,但看他面色沉稳,一提气脚步轻移、身子一侧、不退反进,整个人如游蛇般顺着剑锋便向前滑去。

“好俊的身法!”陆小凤不由赞道。

宋青滑过半尺剑身,突然手中一紧,一根竹棒有如蛟龙出海,猛戳柳竹吟肩头曲垣穴。

柳竹吟也不惧他,轻轻往后一跃,手腕用力,剑尖顿时划出一道弧线,柔中带刚,仿佛狻猊摆尾,直指宋青后背。

宋青见剑势凌厉,不宜硬接,于是脚尖一点腾空而起,一个筋斗向后翻去。他身形快如飞虹,双足还未落地,抬手又是一棍,对准了柳竹吟手腕阳池穴打去。

柳竹吟手腕一沉,顺势一个转身,恍若疾风拂柳,又刺宋青左肩。

两人你来我往,均是性命相搏,一个出手似银龙探爪,一个回剑如瑞雪当空,剑棒相交,不知不觉已经缠斗了三四十招。

 

“哎哟陆大侠,你快上去帮帮忙啊!”见两人恶战,李老三在一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脑门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

“不用着急,”陆小凤倒是一脸轻松,“他们二位武功不相伯仲,你回去睡一觉吃个夜宵,这一战也未必能分出胜负。”

“陆大侠你……”李老三急得直跺脚,见陆小凤不理他,又转向花满楼求救。可花满楼也是轻轻点着头不说话,李老三无奈,只好作罢。

现在的情形,双方确实难分高下。但陆小凤心中疑惑,宋青的招数虽然怪异,却并无惊人之处。一根竹棒舞得寥若辰星,但也不外乎穿、点、挑、刺、戳,招招取穴打位,个中道理,与中原的判官笔异曲同工。一定要说,也不过就是步伐灵活一点、身形空盈一点。若是单论轻功,他的确可以算作一流高手,但论武功,他却还需要再磨练些时日了。总之这东瀛幻术,“幻”在何处,是完全看不出来。

战况胶着,柳竹吟一个蹲身,挥剑横扫宋青下盘。宋青顺势一跃,高高腾在空中,看似一招大鹏展翅,却没料到他猛然一俯身,饿虎扑食般朝着柳竹吟头顶就是一棍。

柳竹吟持剑正欲格挡,忽听宋青一声大喝,青光乍现,他一条人影陡然变成四个,东南西北,从天而降,牢牢把柳竹吟罩在正中。

这一招出人意料,在心理上占足了优势。加上宋青身法之快,根本没人看清这几个一模一样的人影,到底是怎么变出来的,又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柳竹吟大骇,手一抖,剑也不知该护向何处。

陆小凤见状心头亦是“咯噔”一下,暗叫不妙。

宋青这一招,实乃穷极毕生所学,一瞬之间,化出三条幻影,亦真亦假,虚实难辨。何况竹棒之上,更凝聚了他十成内力,正是一招夺命、志在必得。

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哎哟”一声。

叫唤的人却是宋青。

原来生死关头,一颗石子破空而出,准准地打在了他手腕。宋青吃痛,竹棒脱手,整个人跌落在地,周遭的幻影也随之消失。

“是谁?!”宋青大怒,站起身来扫视四周。

“在下冒昧,还请宋帮主手下留情。”

人群之中,一位白衣公子纵身一跃,翩然落到他面前,身形优雅,如初冬新梅。

“花满楼,你干什么?!”

弹出石子的人,正是花满楼。

宋青这一招东瀛幻术,艳惊四座,一瞬之间连陆小凤都没能看出他真身,要取柳竹吟性命本来易如反掌,只可惜,他忘了在场的还有一个花满楼。

所谓幻术,究其本质也不过就是障眼法,所以再高深的幻术,对于一个本来就什么都看不见的瞎子来说,又有什么用呢?意识到这一点,宋青不由胀得面堂发紫。

“在下只是觉得兹事体大,水落石出之前,若是错杀了好人,岂不后悔莫及?”花满楼缓缓开口。

“你凭什么说她是好人?!”宋青不服。

“宋帮主,可否给在下一个面子,在下定会把事情查清,给你一个交代。”说着陆小凤也跃了过来。

“你们——”宋青气极,正欲发作,却被柳竹吟打断。

“陆大侠、花公子,你们无需多言,我柳竹吟一诺千金、决不食言!”她眼神刚毅,“宋帮主,你要杀便杀,只是我就算死了也还是那句话:钟老帮主一事,与我无关!”说罢脖子一昂,就闭目待死。

一个女儿家竟有如此气概,不愧能为一帮之主。

“好,我就成全你!”宋青怒火中烧,挥棒便向她劈去。

“宋帮主,三思啊……”花满楼身子一晃,挡在了柳竹吟身前。他口中说话依旧彬彬有礼,可这一挡,谁都明白他心意已决。

花满楼决定了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的。

“你——”宋青见他如此,气得全身发抖,牙咬得咯咯作响。

见花满楼有心袒护,他自知今天无论如何是杀不了柳竹吟了,于是只得一声长叹,把挥在空中的手,狠狠一甩。

“我就再信你们最后一次!”他一拂袖,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声音甚是恼怒,也不知道是在恼花满楼,还是在恼自己。

 

——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