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波】千里传音(六)

(六)

次日清晨,阳光和煦。拜群山连绵树木葱茏所赐,世外炎炎烈日的七月时节,小村里却依然一片清凉之意。树梢上鸟鸣清脆,荷塘中鲤鱼摆尾,有人锄豆溪东,有人正织鸡笼,还有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田间寻常小景,却是处处浸人心脾。

龙凌二人都起了个大早,换回衣衫,梳理完毕,随意食了些茶点,便准备上云平峰一探。


小荷村所在之处,群山横断,一一数来共有三岭四十二峰。群峰连绵,层峦交错,如海浪一拍而化作三叠,三岭远远望去正好排成个扭曲的“三”字形。小荷村在最南面的山峰脚下,而云平峰则在最北一岭,与其遥遥相望。

山南一侧的道路还算通畅,但越往北去就越是艰险崎岖。如果只靠双脚,估计从小荷村走到云平峰,怎么也要走上三天,所以凌波决定御剑。


御剑乃蜀山绝学,御剑者需以自身道法意念催动剑气,使之驰骋于浩浩长空。   

虽然名为御剑,可御之物却不止于剑。

凌波御的当然是凌云拨月。

只见她定气凝神,口中一个御剑诀,凌云拨月便应声而动,浮在脚边飞速回旋,一时间剑气四溢,震得草色飞溅。随着凌波唇齿轻合,凌云拨月也越转越快,剑气一圈圈荡开如惊涛拍岸,最终铺展出一个太极浑圆,承载两人绰绰有余。


龙溟只觉耳边风声呼啸,人已至半空。再低头看,树木房屋都化作了星子斑驳,继而完全消失不见。一转瞬,两人已置身群峰之间,御剑乘风,往来穿梭,前一刻还仰观天小、叹飞鸟难渡,这一刻却是峰峦如聚,皆擦肩而过,只手可触。

凌云拨月越腾越高,龙溟只觉青山渐小,流云拂袖,当真表独立兮天之上,云容容而在下,心中不禁豪情顿生,他很喜欢这种居高临下、视万物皆如枰上棋子的感觉,正忍不住想高吟一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却不料风向一偏,脖颈间突然窜上一阵酥痒。


凌波昂首而立,凝神御剑,发梢如流苏,飘逸随风,然后,那缕缕秀发就无可避免地拂上了龙溟眉间、鼻梁、耳垂、脖颈……于是龙溟再也没有一览众山小的兴致了,他歪了歪脖子试图变换脑袋摆放的位置以躲避那丝丝顺滑,但事实证明一切努力都是徒劳,于是他只能在心中暗暗计算这一程还要耗费多少时间,顺便安慰自己一句雾鬓风鬟木叶衣,好歹现在山川美人皆在侧……


心情无比微妙的熬过大半个时辰之后,龙溟终于嗅到了云平峰的草木香。云平峰相对周围几座山峰较矮,峰顶平坦如云,就好像天工造物时有意削去一样,想来“云平”二字,就是因此得名。放眼四望,老树纵横,藤蔓蜿蜒,还有一道清溪弯弯曲曲,水声潺潺,真是面山如对画,风景大好。不过二人都无心欣赏,因为他们刚一落地,就立即察觉有异。

“好强的妖气!”龙溟警惕地祭出十字妖槊。

凌波目光一扫,指着东北角一块爬满了青苔的巨石说道,“恐怕就藏在巨石之后。”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声巨吼,巨石后猛然跃出一匹妖狼。这妖狼全身纯白如雪,一呼一吸都透着慑骨寒意,牙锋爪利似用坚冰雕琢一般,而且身形魁伟,四肢固若铜柱,昂首挺立,竟比龙溟还高出了两个头。

“小心!”龙溟将十字妖槊一横,挺身上前,把凌波护在身后。

“嗯!”凌波亦踏前一步,与龙溟并肩而立,腰间凌云拨月光若冷月、蓄势待发。


妖狼见二人上前,狼首翘得更加高傲,两只狼耳也尖尖竖起,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贸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它双瞳血红,目光如炬,毛发似银针,立于青空之下,巍然不动,只余得一股骇人的妖气源源渗出。

若是普通人,遇见此等架势,定然早已吓得魂飞天外。然而龙溟和凌波毕竟不是普通人。


龙溟迎着它的目光,脊梁挺得笔直,不但毫无惧色,眼中盛气凌人反而更甚三分。

敌不动,我不动。一股无形的威慑回荡在双方之间,没有人出手,无底的平静却悄然扼上咽喉。

雪狼身上的妖气越凝越重,如黑云压城,欲将万物吞没。

龙溟则一袭紫衣,颀然岳峙,十字妖槊犹如一柱擎天,穹宇天光只在覆手之间。


凌波稳了稳腰间的凌云拨月,心道这妖狼的修为恐怕已近千年,实力不容小觑。和龙溟一样,她也从一开始就毫无畏惧地直视着妖狼,但不似龙溟的针锋相对,凌波的目光如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凌波眼中并没有龙溟那种让人窒息的强势,但却一点一滴潜透心扉,纵然金汤磐岩,亦可水滴石穿。


天地之间,一紫一蓝,齐足比肩。

恍若旷古之中从来就只有两人。

一个八荒六合,佛挡杀佛。

一个至柔至韧,可摧至坚至刚。


凌波翩然玉立,静静品味着妖狼的目光。她觉得那目光中最初的嚣张与戾气都已褪去不见,只剩下一种浑厚的魄力与孑然的孤高,而这两者,又最终转化为了相敬相惜。

没有杀气,那不是杀人的眼神。

明明是大敌当前,凌波却出乎意料地放松了下来,凌云拨月一圈一圈浅浅地蕴着日光。


对峙无声,仿佛只有一瞬,又仿佛亘古绵长。

浮云尽散,日光倾洒。

雪色妖狼忽然悠悠一声低啸,雍容地转身,缓缓离开。

有微风吹过,草鸣窸窣。


“不追?”龙溟望着身边一动不动的凌波,问道。

凌波摇摇头。

白色的身影渐去渐远,那银针般灼人的毛发耷拉下来蓬松如落羽,头颅却依然高昂。

“一向听闻蜀山以斩妖除恶为己任,我还以为蜀山弟子见到妖物,都会全力清除。”龙溟收起十字妖槊,语气有些玩味。

“斩妖除恶当然是蜀山弟子之本分,可这只妖狼绝非俗物……”凌波斟酌着用词,“它与其他妖怪不同,它眼中并无杀气……我们且四处看看再说吧……”


“道长可是想说,妖也有善恶之分?”龙溟故意又用回了“道长”二字,眼中别有深意。

“纵然妖怪大多都需吸人精血而生,但也不是每一个都会害人性命……”凌波垂下头,龙溟的弦外之音她怎会听不出来。的确,她认为妖怪和人一样,也有善恶之分,但人妖之间积怨太深,自己一个蜀山弟子,答应了村人上山除妖,若只抛下一句“妖狼眼中并无杀气”就这样走掉,只会让人觉得惺惺作态,凭白抹黑了师门。

龙溟见她面有难色,也不再纠缠,指着远处一片山岩说道:“那里似乎有个山洞,我们可过去一探。”


-待续-

评论
热度 ( 2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