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波】千里传音(三)

这章发展剧情,希望大家不要觉得无聊【话说这文真的有人在看吗……


(三)


老伯本来跛着脚,刚才又追得狠了些,一急一停,气息大乱。凌波见他大口大口喘起粗气,忙上前将他扶住,三人就这么一步一步慢悠悠地,又转回了屋里。


“敢问老伯,刚才那位小桐,家里可有姐姐?”扶着老伯回屋坐定,凌波若有所思地问道。

“姐姐?”老人摇摇头,“小桐是个独苗,并无兄妹。”


凌波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那片蒲公英长在山腰,而这小桐失踪也不过大半天光景,就算有人寻到山间,这呼声也不免传得太快了些。果然只是同名,虽然凌波心中早已料到,但真得到确认,还是忍不住遗憾。


“老朽冒昧,道长为何会有此一问?”姐姐话题似乎挑起了老伯的兴趣。

“之前在山中听闻有一位姐姐在寻找一个叫小桐的孩子,所以……”

“道长可知那姐姐姓谁名谁、家住何处、相貌如何?”老人突然有些激动。


凌波摇摇头:“我们也只是路过时偶然听说而已,除了孩子唤作小桐,其他都不清楚。”

“小桐……姐姐……”老伯忽然闭目长念,握住拐杖的手也开始微微发颤。

“老伯,您没事吧?”凌波关切地问。

“没事,没事……”老人睁开眼,定了定神,俄而又低低叹了口气,道:“其实老生名中也带桐字,也有个失散多年的姐姐,小时候,姐姐便叫我小桐。”


竟有此事?凌波心中一凛,难道这蒲公英层层接力千里传音,竟已传了数十载之久,当年的小桐,如今已经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伯?!


她侧头望向龙溟,四目相交,确定了心中猜测,于是朗声道:“老伯若不介意,可否将失散一事与晚辈细说?晚辈若能帮忙,定当全力以赴。”


老伯闻言,感激之情难以自持,又思及旧事,不免伤怀,五味翻涌,平复了良久,才缓缓开口说道:“那已经是六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和姐姐还住在山阴的云平峰,离这儿可要翻好多个山头。我姐姐叫做林槿,而老生则单名一个桐字,所以姐姐从小便叫我小桐。我父母去得早,自记事以来,就是姐姐一手把我拉扯大。我们当时住的地方,是个孤村,村里一共也就十几户人,下山道路崎岖,我们与山外联系也少,家家户户都靠打猎为生。姐姐身子单薄,没法打猎,就只能帮着各家做些女红,虽然穷是穷点,好歹也能裹腹。村里其他的男孩都会从小勤练拉弓射箭,然后跟着父亲叔伯去山里打猎,只有我姐姐说呆在山里不是长久之计,硬是要我读书习字,望我日后能到山外寻一个更舒适的地方成家立业。那时我才八岁,人小顽劣,哪懂得姐姐一番苦心,只知道每天和她顶嘴,也不好好念书,满心只羡慕着别家孩子,都可以满山疯跑……”


老人说道此处,声音竟不觉有些哽咽:“那天正好七夕,呵呵,明天也是七夕,就这么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整整六十年了……那也是这么个夏天,也是这样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邻家阿叔难得赶集回来,带了不少山里见不着的新奇玩意儿,其中就有一串糖葫芦,红彤彤的又大又圆。我们那时在山里,一年也吃不到几回糖葫芦,就看见邻居家那几个孩子,一人一口,一口一个,滋溜滋溜往嘴里塞,塞完还一个劲儿舔手指,那指尖都是带着蜜,不知道有多甜。当时我在旁边看着,馋得口水直流,于是就跑回家哭闹,硬要姐姐给我也买一串。姐姐说糖葫芦山下才有,以后等我读好了书,她就下山给我买。我当时哪听得进这些话,哭得更厉害了,把笔墨全打翻在地上,说今天要是不给我买,我就不读书了。姐姐看我如此胡闹,就训了我几句,其实也没说什么重话,可我竟然……竟然一气之下就跑了出去,吼着要离家出走,要自己下山买糖葫芦……”


老人越说声音越抖得厉害,胸口起伏不定,眼角也微微发红。

凌波见他如此,默默将手边的清茶递了过去,安慰道:“老伯您别着急,慢慢说。”


老伯摆摆手,示意不用,继续说道:“夏天山里本就多雨,我刚跑出门不久,就下起了暴雨,电闪雷鸣,天又黑路又湿,我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就从山坡上滚了下去,人也摔晕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不认识的床上,左腿已经完全没了知觉。后来才知道,我已经整整昏迷了七天,那夜幸好一位郎中上山采药路过,我才能捡回一条命来……”


“那您之后可曾回山去过?”

“当然去过,”老伯顿了顿,眼中闪烁着无尽的悔恨,“可我回去之时,村子早已烧为灰烬……”

“什么?!”凌波一惊。


“我也不知是何原因,反正回去的时候,除了残垣焦土,就什么也没有了……”说到此处,老人终于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翻涌的波澜,一滴浑浊的老泪顺着面颊缓缓流下。


凌波觉得那一滴眼泪似乎也落进了自己的心中,涟漪一圈一圈荡开,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凌音,如果有一天不得不和凌音分别,那会是何种滋味?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忽然让凌波觉得无比恐惧,她赶忙掐了掐虎口把自己拉回现实,手上微弱的痛感似乎在提醒自己:莫要自作迷障!


“可是我相信姐姐没有死,她一定还活着!”老人突然提高了语调,眼中闪烁出无比坚毅的光辉,“我回村时没有发现姐姐的尸体,刚开始那几年每年都会回去,山上也零零星星有些墓碑,但是没有姐姐的!她一定还活着!”


老人缓了缓,继续说道:“后来的几十年里,我也四处去找过她,但一直都没有找到。我年纪一天比一天老,这腿也是一天比一天不好用,后来彻底不能远行了,就只能回到这山脚下住着,盼着有哪一天,或许能遇到我姐姐……”


老人缓缓地仰起了头,似乎想让溢出眼角的泪珠再倒流回去,可泪珠始终还是无声无息地滑落了下来,“哎,真是讽刺啊,小时候姐姐叫我练字我不好好练,这几十年来腿不能动,就只能天天坐在案前写字,写了一副又一副,以为写得好了,姐姐便会来找我……我……我好想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凌波听老伯说着,胸中也是五味陈杂,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帮老伯姐弟重聚,她一脸郑重地说道:“林伯,晚辈明天就上云平峰去帮您寻访,看能否找到一些线索。”


“不行不行,那峰上有狼妖啊!”老伯一听她要上峰,赶忙阻止道,“那峰上几十年没人住,早就被狼妖占了,可千万上去不得!”

“晚辈乃蜀山弟子,降妖除魔本就是分内之事。”凌波答得干脆,“如果峰上有狼妖作祟,晚辈更是非去不可了。”


“道长竟是蜀山弟子!那老头子我先替全村人谢过道长了!”看来蜀山真是威名远播,老伯一听蜀山二字,又惊又喜,对龙凌二人又多出了三分敬意。


老伯生性朴实,知他二人明日上山一去,于公于私都对自己有恩,心中千般感激,嘴上又不善表达,于是拐杖一撑,猛地站起身来,向着二人就是深深一拜。

凌波赶紧把他扶住,这般大礼如何使得。


老人还想说些甚么,不觉晚膳已好,一股荷叶鸡的香味儿从灶房里飘了出来。原来他老伴儿为了感谢龙凌二人,专门宰了自家那头养了半年的大公鸡。这顿饭看来是无论如何也推脱不掉了,两位老人执意挽留,龙凌二人也顺了他们一番心意,大大方方入席落座。席间二人又问了一些有关云平峰的详情,知道那里又偏又险,早已无人会去,只是狼妖盘踞,惹得人心惶惶。凌波捧着碗,心想无论是姐弟之事还狼妖之事,既然答应了老伯,明日无论如何也要上去查个清楚。


--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4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