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波】千里传音(一)

所谓圈红我未萌,我萌圈已冷,给自己点个蜡……作者空虚寂寞冷求抱团取暖啊 啊啊啊!

故事设定在相识以后楼兰以前,这部分原作太略,哥嫂相遇相知,中间一定经历了不少,这篇算我自己脑补的一个小故事吧。


(一)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魔界也有如此壮观的瀑布吗?

 水花冲溅似万马千军刀光乍起,耳畔轰鸣如雷霆震怒摇山撼海。

要是夜叉也有这样的瀑布就好了。

夜叉……

 

魔界的山多是绝壁险峰,怪石嶙峋,自有一番巍峨耸峻,却不如人界这般郁郁青青生气蓬勃。祭都东南也有一处孤山,山巅入云,却是阴云。峰顶有瀑布一挂,从云中泻出,高虽千仞,与眼前这瀑布相比,却只能称作“细流”。魔界环境本就比人界恶劣严苛许多,只是当时不觉,现在想来,竟连瀑布都透着一股与天地争一线生机的艰辛……

阿幽小时候总吵着要去寻那瀑布的源头,可那山中煞气太重,我又忙于政务不得脱身,每次都是将他训斥一顿,说待到他修炼有成不会再被煞气所伤之时就带他去……呵呵,后来他修为精进,那瀑布却早已干涸……

阿幽……

 

思绪未断,陡然一声惊雷破空,乌云遮天蔽日,豆大的雨点猛地打落了下来。

转瞬之间,雨势席卷,铺天盖地,气吞万里。

瀑布的轰鸣纠和着咆哮的雷声似乎要将万物撕裂,而龙溟却仍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雨打在脸上有些冷,甚至,有些疼。

雨……

 

夜叉现在数旬间只得一旬有雨,还是小雨。

冰冷的触感,扎得心底隐隐作痛,炙地热烤、哀鸿遍野,又都浮于眼前。

顺着面颊流下的雨水在一瞬间仿佛化作祭都四野喷涌的岩浆,滚烫得吞噬心肺,在那张英毅冷峻的面庞上烙下一道深不见底的伤痕。

夜叉要是也能下这样一场雨该多好!

他不由握紧了拳头,指节咯咯作响,连指甲刺进肉里也不自知。

 

回过神来的时候,雨声淅淅沥沥,已然式微。

惊涛骇浪终于平息。

不对,身上竟无雨水滴落?

龙溟觉得奇怪,一抬头,才蓦然发现一把伞。


“凌波道长?!”龙溟一怔,“道长怎会在此?”

“上山采药,路经此地,看见龙公子站在雨中,就自作主张地过来了。”

凌波浅浅一笑,一颗雨珠顺着发梢滴落,晶莹剔透,龙溟这才恍悟,眼前的人为了给自己撑伞,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雨中,早已湿透。

 

他连忙侧身,将伞底让出。

“我这身何须用伞,倒是你,别受了风寒。”

“无妨,雨势已小,相信很快便会转晴,何况我也……”凌波低头瞄了一眼自己那早已渗出水来的衣摆,不再作声。

龙溟见此不由自嘲一笑,分明两只落汤鸡却还要推推攘攘,也着实滑稽。

 

“一起吧,我来撑伞。”

“也好。”

龙溟踏前一步,伸手去握伞柄,或许柄湿滑,交接间竟握住了凌波的手。

模糊不清的温度覆上指节,凌波本能地缩手。

 

“失礼了。”

一贯彬彬有礼的语气,一贯泰然自若的表情。

“无碍,是我不小心……”

凌波轻轻将手捂回胸口。

 

鹅黄色的伞撑在二人之间,遮了风雨,多了一丝暖意。

伞下自有一片天地,可这天地太小,只遮得一人半个肩头,两人并肩而行,却仍有半身落在雨中。

龙溟悄悄将伞向旁边挪了几分。

 

雨如牛毛,洒在脸上,比先前柔和了许多。

“上次一别,也有月余不见,方才道长说上山采药,可是身体不适?”

“是山脚小荷村里一位老伯的孙子病了,老伯腿脚不便,儿子儿媳又不在身边,我正巧路过,举手之劳而已。”

龙溟点点头,无碍便好。

 

“还要多谢老伯,这伞也是他给的,说山中阴晴不定,结果刚采完药,就真遇上了暴雨,然后便看见你……”凌波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龙公子刚才,可是又想起了家乡?”

“见笑了。”

龙溟微微一笑,默然不语,礼貌地打住了话题。

凌波亦不再多问。

 

不知道他的家乡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凌波心想,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提起那里,却又小心翼翼很害怕别人去触碰……他,一定很爱他的家乡。

凌波自小离家,长在蜀山,对家乡早已印象模糊,思乡一类的感情,她无法感同身受,但她知道,对龙溟而言,家乡二字,一定拥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他要找的东西,莫非与他家乡干旱有关?若真是如此,那样东西,我定当全力助他找到。

想到此处,心中不由多了几分坦然,顺其自然吧,以后也不必再问,一切待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大山深处,人迹罕至,目之所及竟真没个凉亭山洞之类的可以暂避。两人就这样缓缓走着,踏着青草碎泥,一路无言,如细雨无声。

其实一个会越行之术,一个通御剑之法,想速速离去找地方躲雨还不容易?只是两人,似乎都把这给忘了。

幸好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才行至山腰,雨已完全停歇。乌云散去,阳光重新探出头来,四处都弥漫着一股草木的清新气。

 

龙溟收起伞,环顾四周,不禁叹道:“好大一片草甸。”

凌波也顺着他的眼神打量起周围,满眶的青翠欲滴,间或着星星点点的白色野花摇曳,还有仍挂着雨露未干的蒲公英轻摆,好一副山水空灵。

上山时竟完全没注意到这般风景,凌波心中暗想。

 

龙溟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说道:“反正雨也停了,不如就在此处小憩片刻?”话音刚落,却发现凌波的发丝仍粘作一股贴在脸上,于是赶忙改口又道,“还是先去山下找个客栈换身衣服吧。”

“嗯。”凌波点头。

 

微风徐来,带起数点蒲公英轻盈。

凌波驻足。

“怎么了?”龙溟问道。

“你可听到有什么声音?”

龙溟竖起耳朵:“似乎,在呼喊某人的名字?”

 

又一阵风吹过,腾起漫天蒲公英飞舞。

“小桐,你在哪里?”

“小桐,姐姐给你买了糖葫芦,你快回家吧……”

风势比刚才大了许多,那呼喊声也清晰了许多。

 

“似乎是有人在寻找自己走失的弟弟?”龙溟用手托起下巴,又四下扫视了一圈,“可这里除了我们,应该并无他人。”

“你再仔细听听……”凌波说道,“这并不是是一个人在呼喊,而更像是……有千百个人齐声呼唤……”

龙溟凝神,的确,这并不是一个人的高喊,而是许许多多微弱的声音汇聚到一起,重叠成了同样一句话。

“不是一个人,那是……?”龙溟疑惑着。


风又起了,比刚才轻柔,那声音也随即变得模糊。

“蒲公英!”凌波脱口而出,“此地钟灵毓秀、灵力充沛,这漫山的蒲公英长在此处,日夜沐天地之精华,长久不免也有灵性,这声音一定是它们借风起之时,齐齐而呼吧。”

“有理。”龙溟点点头。自己当初也是因为此山水气丰盈灵力远胜它处才想着过来找找会不会有水灵珠的下落,可惜还是毫无头绪。

 

又是一阵微风拂面,凌波蹲下身,将耳朵凑近一株略微高挑的蒲公英。

“小桐,你在哪里?……小桐,姐姐给你买了糖葫芦,你快回家吧……”

呢喃耳语,又轻又细,不过确定是这两句无疑。

“请问小桐是何人?家住何处?”凌波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蒲公英,柔声问道。

竟然如此一本正经地对着一株植物说话,还真是……龙溟看着她的背影,不禁摇摇头,随即嘴角又泛起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还真是她的作风……

 

片刻静默。

俄而一个微弱得如同呼吸般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我也……不知道……”

本来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结果竟真的得到了回答,凌波有些欣喜:“那这呼唤是?”她又把耳朵贴近了几分。

“是……山那边的同伴……”蒲公英的声音断断续续,似乎有些吃力,“风起时,他们会一边飞一边喊,我们听见了也会帮忙,然后这样一程一程传下去……”

 

山的那边?凌波抬眼,这山脉横贯,数峰连绵,也不知山那边到底是哪边,是下一个山峰还是大山之外更遥远的天地?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千里传音吧。

 

“可以……帮帮我们吗?”小东西努力伸长了脑袋颤抖着腰肢。

“定当尽力。”

“谢谢……”

 

风再起时,呼唤还在继续,微弱却顽强,生生不息。

凌波站起身,拂了拂水蓝色的裙摆,迎头便碰上了龙溟直射的目光。

“人海茫茫,只知道小桐二字。”

“只要有心,便一定能够找到。”

四目相对,尽在不言。


---待续---

评论 ( 7 )
热度 ( 10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