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五前】评凌波

嫂子是RPG游戏里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没有之一


流光倾作一室冰,碧海青天夜夜心

嫦娥不悔偷灵药,半缘苍生半缘君

 

把嫂子比作嫦娥,其实并不恰当,因为嫦娥偷药是为一己私欲,而嫂子帮龙哥盗鼎,却是为了魔界众生。虽人魔有别,但如她所言,魔界苍生又何尝不是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但我还是固执的要把嫂子喻作嫦娥,因为那一招寒娥颂实在太美,没有刻意制作的3D动画,但嫂子凌空而起的羽衣翩然中自有一股端庄之气,在两旁白描勾绘的仙女像衬托下更是风姿斐然,凌波仙子,当是天仙下凡。我词穷,搜肠刮肚也想不出该如何形容嫂子才恰当,不过我确信,她如果可以和尼桑回夜叉,定能担得起“母仪天下”四字。


有人说嫂子盗鼎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我却说,恰恰相反。盗鼎绝对是一个冷静思考的结果,除了游戏里也反复强调的魔界苍生以外,从嫂子不断重复的“对不起……”里也可以清楚洞察到她心中的挣扎,她很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的是悲悯之心,错的背叛师门,或者说她想求一个对的结果,却不得不用错误的方式。所以说,嫂子从头到尾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这不是有谁误导,也不是一时脑热,就像她说的,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而做出这样的选择,她不但不不奢求回报,反而更像是在寻求惩罚,以此平息内心对于师门的歉疚。如果她是爱情至上,那她要的应该是和龙哥双宿双飞,就像结萝不管怎样都要跟着厉岩,可哥嫂两人不但一句甜言蜜语没有,流光洞里嫂子反而多次开口让龙哥走,在洞口如是,在洞中石室内亦如是。放在其它地方都该你侬我侬缠绵悱恻依依不舍一大段的,到嫂子嘴里却只有淡淡一句:“你不是有事要做吗?去吧。”没有挽留,哪怕内心再多不舍,哪怕已经虐得我这个看客泪眼朦胧,她却仍旧如此淡然,因为她要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好梦成双,而是龙哥的心愿得偿、夜叉的百姓脱困。流光洞寒天冻地中孤独守候的三十年,最终得到龙哥去世的消息时,她没有怨过一句“你为什么不来接我?”而是欣慰地说“我终于守住了和你的约定”,没有缠绵与不舍,哪怕身死化魂,她都始终没有为自己的爱情多奢望过一丝一毫。


所以激进地说,我认为嫂子其实从来就没想过和龙哥回夜叉,与此相反,她更像是在希望用一死以谢蜀山。我一直觉得,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对错不是正负数,不能相互抵消。换言之就是,当你因为某种更重要的原因不得不做出一个带有负面因素的选择时,你必须昂首挺胸的去面对和承担这个选择所带来的一切后果,而不是找借口推卸责任。在嫂子这里,盗鼎的行为显然是不正当的,因为背叛了蜀山,所以就算动机是好的,也必须接受应有的惩罚。嫂子从来都没有试图用“苍生”或者“爱”的旗号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那句“我也不后悔”,指的不仅仅的盗鼎的行为本身,更是自己盗鼎后重伤致死这个“咎由自取”的结局。嫂子是一个相当有担待的人。


同理,龙哥也是。他说“天理不容之事,我已做了不少”,他说“若需以他们三人性命相挟,我也不惧令双手再添几笔污秽”,他说“尸山血海,阴谲鬼道,只要能引领夜叉前往乐途,孤都会踏上”……自己说自己,却一个个用的全是贬义词里,很明显,龙哥是清楚自己行为阴暗面的。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弄脏自己的手,但有太多事情必须要有人去做,龙哥的行为就像是把所有的黑暗都拉向自己以换得其他人的光明。然而污秽就是污秽,无法洗白也没有必要假惺惺地去洗白。所以我认为,龙哥之所以能面不改色地说出那些话,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完全正确无可挑剔,而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承担一切恶果的准备。他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和原谅,更不需要为自己解释和开脱,他只是毅然决然地在一条孤独的王道上披荆斩棘,然后临死前望着满身的血污与伤痕叹一句:“孤这一生,无怨无悔。”只是,有少许遗憾……


龙哥和嫂子,都是把责任看得比命重的人。


不是不爱,不是爱得不深,只是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排在个人幸福之前,爱情就显得过于隐忍和自律。举个最简单例子,亲情。我不是说亲情比爱情重要,但我也同样不认为亲戚不如爱情重要,事实上,我很喜欢仙五前的亲情线,满满的全是感动,暖彻心窝。龙哥死前念念不忘的除了夜叉还有龙幽,嫂子死前耳边响起的话语是凌音还有将她从小养大的师父师伯,就连皇甫一鸣这种自私小人死前都在念着儿子皇甫卓,还有魔翳这种冷血无情的大反派,最后也抵不过那一声“舅舅”把龙哥魔元送到了嫂子身边……更不说夏侯彰对儿子、暮菖兰对她哥……放眼望去,无一处不是亲情。


然而我标题仍然写了“半缘君”,半字何解?因为严格来说,虽然嫂子重复确认了无数次“你寻找的东西可会害人性命、为祸天下?”、“你盗鼎可是为了你的族人?”而龙哥也回答了很多次“许多人的性命都指望着他”,看客们都知道龙哥说的是真话,但客观来讲,作为局中人的嫂子并没有亲自求证过。所以嫂子才会在璇光殿前默问自己:“我可以相信他吗?”答案已经众所周知。私以为,选择相信,其一是因为嫂子本身的善良,当有人向她寻求帮助时,她本能的反应是相信对方并且愿意帮助对方,而不是怀疑对方的动机,这就如同断案时假定被告无罪原告举证还是假定被告有罪要自己举证一样,换做暮菖兰,她第一反应肯定就会是怀疑而非相信。这里没有对错,只是性格不同而已,嫂子是愿意相信人性本善的人。而原因之二,不用我说,当然是因为龙哥这个人。心善归心善,嫂子并不糊涂,她是非分明、很有主见,而且心思细腻。龙哥在楼兰夜会魔翳,已经引起了她的怀疑,如果龙哥之前做过什么言行不一的事情,嫂子一定不会信他。然而龙哥毕竟不是奸邪之人,虽行事不能算光明磊落,但有隐瞒没欺骗,举手投更是掩不住是真情流露,尤其对楼兰王那冲冠一怒,直斥“君不事民,民何必事君?!”王者之风昭然。细枝末节,背负之重,嫂子如何看不出来,正是这些不经意间的小事反而处处印证了龙哥所言非虚,并最终构筑起了嫂子对他的信任。


我个人认为,在到达三皇神坛之前,嫂子都是没有明确确认自己对龙哥的感情的,或者说虽然知道自己对他有所动心,但并不能确定这份爱与信任到多深。所以最后她才会说:“直至此刻,我才真正明白你,我才……”后半句,应该是“我才明白我自己”吧……


一切都是为了五那个大坑……不得不死的两个人,以及明明知道要死还连死在哪儿都知道的玩家……这种看到流光洞就一步也不想往里走的心情简直!!!所以当龙哥爆到98级打小怪都平砍如切瓜的时候,我默默选择了防御加血等嫂子回气然后放合击技……借用基友的一句话,用如此方式拖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是醉了……何止醉了,我都要被自己的真爱感动了……不过从游戏的角度来说,龙哥和嫂子也确实好用,一出来就再带三项仙术不说,一个速度快物攻仙攻都高,一个平砍直接是群攻输出还不低。合击技更是苏得一脸血啊!嫂子踩着凌云拨月滑出去简直帅爆了!相比龙哥骑着小幽驹咯噔咯噔往前跑气势反而差了一大截,堂堂一个夜叉王出个击霸气值被老婆甩了十条街你真的不觉得脸红吗XD


好吧……最后终于欢脱了,我不该听着龙影随风写长评的,胸中一口老血,还卡了三天才吐完……终了也不知该如何结尾,于是只想说,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在某个我们知道或不知道的时空里,你们一定会美满幸福的……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