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组/铁绿】同袍

锤3内裤梗,强行解释博士卖蠢。
不知道写了个啥,我写不出来他们千分之一的好…
————————————————

Bruce没有告诉Tony自己现在正穿着他的内裤。
这种事情叫他怎么说得出口,虽然也不是从来没穿过对方的衣服。
Bruce还记得那是在他跟着Tony回到Stark大厦的时候……Stark大厦,这个名词现在提起来简直恍若隔世,而在Bruce的脑海里隔的更像是一条河,一条水波不惊却茫茫无际的大河。这两年的Bruce就如同一叶孤舟,在河里漂漂荡荡,四面八方都笼罩着一团团的水气雾气,浑浊又迷蒙,他极目远眺,河岸似乎近在咫尺,但他越是奋力地摇桨,岸就就距他越远……
那一晚纽约下了雨,淅淅沥沥、朦朦胧胧,不是印度那种雨,印度的雨噼噼啪啪就像是什么在重击脸颊,雨滴堕进土里还要溅起一层污泥,仿佛要死也要拖一个垫背的,似诅咒又似拷问,让人莫名惶恐。
但Stark大厦外的雨却有一种氤氲的美。Bruce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半躺在浴缸里,脸紧紧贴着冰冷的玻璃,雨水在玻璃外表面缓缓滑落,留下千丝万缕的痕迹,最后都模糊在那片因为人体温度传递而逐渐变暖的视觉死角里。
偶一瞬间Bruce觉得那些雨水就如同自己干涸空洞的眼窝里永远流不出来的泪,随即他唾弃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去了趟印度就以为自己变成泰戈尔了吗?自嘲之后他抬起眼望向窗外,霓虹闪烁流光溢彩,这个城市的夜晚比白天还要璀璨耀眼。他久久地凝视着那些艳丽得有些刺目的光斑,最后喃喃地低语道:“Tony为什么要在浴室安装落地玻璃?想把浴室当作舞台中心让全纽约人民围观自己洗澡吗?”
反正Tony的脑回路Bruce是搞不懂的。虽然同为科研人员但是Bruce觉得自己跟Tony应该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就像狂野坚果冰激凌和甜蜜蜜冰激凌,他们真的不止是颜色不同而已。
Bruce已经记不得这个澡他到底洗了多长时间,总之当他提着腰间的浴巾小心翼翼走出浴室的时候还是被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影吓了一大跳。
“Stark?!你怎么在这里?!”
那个时候他还叫他Stark。
“我为什么不在这里?”Tony Stark理直气壮理所当然,“这里是我的房间我本来就应该在这里,一个小时以前你房间的热水循环系统故障所以我慷慨地把我的私人浴室借给你享用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热水循环系统我自己就可以修好不需要麻烦工作人员……”Bruce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驳完完全全没有到点子上。那个时候他的话还不多,他谨小慎微,不被人指名点姓绝不主动发表评论。
下一秒,Tony已经自作主张地把一件风骚的橙色衬衣抛到了他面前:“你是只有一件衬衣还是你所有的衬衣都是紫色同款?”
“我还有一件黄色……”Bruce觉得自己已经开始跟不上Tony的节奏了。
“穿上试试,来不及去买新的了但我觉得这件应该适合你。”
Bruce的心灵很想拒绝这个不靠谱的提议但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却机械地接受了。其实他只是不太会拒绝人,从来都是。他勉强把两只胳膊塞进了袖子,然而事实证明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前襟的扣子怎么也无法扣上。
“哎,看来你还是不能穿我衬衣。”Tony颤动着他修长的睫毛一脸遗憾。
“你的……衬衣?”Bruce能感受到自己的面部表情逐渐僵硬,“不是,你为什么要让我穿你的衬衣?!”
“我觉得这件很好看,希望你穿上它,仅此而已。”
那个时候Brcue真的严肃考虑过下半辈子还是不要再和Tony Stark有任何交集。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所谓良缘天赐,哦不,是命运弄人。

庆幸的是Bruce终于渡到了他的岸,虽然他曾以为自己会永远迷失在那一片茫茫无际中。
拥抱住自己的臂弯不再是虚无缥缈的想象,鼻尖厮磨的发根也不再是稍纵即逝的梦境,残留在橙色衬衣上的气息终于充斥着真实的触感,一切都终于不再是念念不忘中为了铭记而铭记的掩耳盗铃。
“Hey Tony……”这一次他叫得真切,从很早以前起他就不再叫他Stark了。
可惜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享受重逢,胸中沉淀的千言万语百感交集在“He is coming”这个噩耗面前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事实上Thanos也没有给他们时间去抒情怀旧,重逢之所以美好就在于它的稍纵即逝,如樱花飘零,如昙花一现,反正那些奇形怪状的外星生物就是喜欢沉浸在把美揉碎的快感中。
Tony再一次为万民飞升之后Bruce 躬身拾起了地上那个老旧的翻盖手机,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一回来就对Tony做了多么过分的事。他只能从铺天盖地的旧新闻和当事人躲躲闪闪的只言片语里逐渐了解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而真相就像是一把尖刀猝不及防。Bruce无法想象Tony承受了多大的伤害与痛苦,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悔恨自责,为什么要逼他打那个电话?这对他是何其残忍?!他甚至一度以为这不过又是一次无伤大雅的任性别扭,他明知道Tony从来不曾拒绝过自己,而自己呢?仗着他的温柔耀武扬威如同刽子手一样一步一步把对方的心脏切割成等离子神经元节点状还茫然不知吗?
更残忍的是,在Tony最无助的时候,自己根本不在他身旁。
Bruce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安慰他,更没有资格去提及Howard和Maria的名字。
而在另一件事上,Bruce认为自己也是应该惭愧的,虽然最先意识到到“伤及无辜”的,正是自己。
看似最纪律严明的人选择以自己的意志行事,看似最离经叛道的人选择被规章制度约束。
Bruce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合情理,因为他太了解Tony。
没有人的决定可以永远正确,自信与自大、当机立断与自以为是、力排众议与刚愎自用,它们本就是硬币的两面。而与其说Tony选择了被约束,不如说他是选择了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敢于正视敌人鲜血的人很多,但敢于正视自己“过失”的人并不多,何况是那些就算上了法庭也会被立马驳回的连带责任。
那个超级英雄叫做Hulk,Bruce从来没有想过要染指他的一分功劳,那个破坏王也叫做Hulk,Bruce却理所当然地把他的全部过失都揽到了自己头上。打仗哪有不牺牲呢?乱军哪有不误伤呢?救人哪能救得完呢?……这些理由个个冠冕堂皇但Bruce一个也无法接受,逝去的人就是逝去了,这不是胜败的权衡或数字的叠加,回不来的永远也回不来了。
功和过绝对不是同一条直线上的加加减减,而是两条永远延伸的平行线,一条无限延伸,另一条也不会缩短。就算再拯救一百次地球,那些被误伤的人也不可能活过来。
两年前Bruce选择了逃避,他自我放逐,既然没有办法控制住身体里的另一位住客,至少可以让自己与世隔绝再也不要造成无辜的伤亡。可逃避终不是办法,Bruce知道自己只是怯懦,因为怯懦,所以无法面对,而越怯懦,就越自我厌恶。
但Tony却是大无畏的。他出了钱出了力还差点付出了自己的性命,换来的却是被人指着鼻尖大骂杀人凶手。他安静地听着,没有反驳,因为他选择的不仅仅是面对,还是担当。他一个人扛起了所有人的过失,一切都那么地理所当然,如同他理所当然地举着核弹飞向太空,如同他理所当然地腾身而起挡住卫星……他明明无法保护每一个人,但他却固执地认为所有人受到伤害,一定都是自己的责任。
他坚强又勇敢,他善良又悲悯,Tony Stark,他拥有钢铁的躯壳,和全世界最温柔的心。

“We have a Hulk.”
这话Tony对Loki说过,Loki又原封不动的送给了Thanos,区别在于前者是自信充盈的蔑视,后者则是满怀希冀的反抗。
Bruce一度认为自己和Hulk就是选择题上二选其一的关系。可大家更需要的其实是Hulk吧?Hulk是刚需,是临兵布阵时的中流砥柱,是千钧一发时的神奇救兵,而Banner呢?他有学识和头脑还有七个PHD,但那些都是锦上添花的,如同一顿饕餮盛宴里的甜点,酒足饭饱后食客们都会夸它精致可口,饥肠辘辘时却谁也不会先伸手去拿它果腹。
Bruce本来以为Hulk是个巨型怪物,后来才发现他更像个小孩子。地球人不喜欢Hulk但萨卡星人喜欢Hulk,所以整整两年,Hulk霸占了那个躯体,寸步不让。
终于夺回控制权的时候Bruce很害怕,他怕如果还有下一次那自己可能永远也变不回来了。所以不能再有下一次了,他拖着Thor絮絮叨叨试图让对方了解,但毕竟不是一个星球的生物意识形态鸿沟太大无法跨越。
然而讽刺的是在阿斯加德的彩虹桥上,Bruce还是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跃,哪怕这一跳之后Bruce Banner这个人就彻底消失了。
可大家需要Hulk不是吗?
这么说虽然冰冷,但生存的意义就在于被需要,没有使用价值的东西只能被替代,何况Bruce的心那么柔软,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他和Tony一样善良而悲悯。
“你不怕我吗?”后来Bruce也曾问过Tony。
“为什么要怕?”Tony耸着肩,表情就像是听到有人问他为什么每天都要吃饭一样莫名其妙。
Bruce顿了一下,然后低头玩弄起自己的手指:“你知道吗Tony,Natasha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我故意装得生气大吼着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她立刻掏出了枪对着我的脑门,屋外还有几十个同样拿着枪的特工……”说完他抬起眼,“Tony,我不是想说她不好,而恰恰相反,我觉得她那样的反应才正常,不是吗?”
“Bruce,”Tony摇着头,“那你又知不知道,我们刚见面的那一次,在实验室里我戳你的那一次,你‘嗷’了一声之后,是在笑啊!”
Bruce愣住了,他确实不知道。
但这个自然流露的笑容Tony却铭记于心。
“早知道我就在实验室里装个摄像头了。”Tony摊了摊手,“人在应激时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你并不讨厌我靠近你不是吗,那又何必装得拒人千里?”
“你真的不怕Hulk出来?”Bruce试探性地又往前了一丁点儿。
“你以为钢铁侠身上穿的是儿童玩具吗?”Tony加重了语气。
“你说过你更喜欢Hulk吧?”Bruce反问。
“我说过吗?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Hulk也喜欢你……等等Bruce,你这是吃醋了?”
“我不信舰桥上没有摄像头……”
跟Tony说话就是这样,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带跑掉进圈套,但现在Bruce在笑,Tony知道,因为他看见了。
回到地球后的第一次遇敌,Tony说“有你在就安心了“,Bruce心想这句话的对象一定是Hulk。然而Hulk不出来了, Bruce也不知道这究竟因为绿色小朋友被Thanos打了一顿心里害怕还躲在墙角抱膝长蘑菇,还是因为绿色小淘气还在和地球闹别扭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也不要出来见你……总之Bruce做好了准备把身体拱手相让,而Hulk却怎么叫都不出来。
Bruce现在真的很想和Hulk谈一谈,他曾觉得自己的想法没人在意,可Hulk的想法又何尝不是? Banner和Hulk,或许并不是只能二选其一的关系。

瓦坎达现在是旱季。非洲大草原上的风炽热而干烈,扑在脸上如同狮子的鬃毛在摩擦,雄健又粗粝。
瓦坎达的科技至少领先了地球其它地方一个世纪,Bruce深切地感受到自己那七个PHD亟待更新。从科研人员的数量上看这里的教育资源似乎只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不过自己这个外人哪有资格说三道四。
这种时候Bruce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Tony,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想起铱和Tony的一语中的,尔后他们又就热核天体物理进行了短暂的交流,那是仅属于他们的语言,Tony说终于找到个能说话的人了,对Bruce而言亦是。对于知识的渴望和对于科技进步的探索追寻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专属于他们二人的盈盈私语,每一个已知或未知的元素都是带着温热心跳积极跃动的暗号,每一种灵光乍现脱颖而出的公式与算法都是寓意深远又浓情蜜意的悠扬诗篇,携手创造每一项发明甚至智能生命体的过程也就是灵魂升华合二为一的过程,那些在他人看来完全无法理解的机械符号和专业术语,在他们眼中却是最通俗易懂的质朴表白……
表白何曾必需言语。
Bruce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能坦然直面Tony的。
“你很喜欢雨吗?”那时候Tony曾若无其事地问他。
“嗯……也不是。”Bruce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窗外,他只是想逃避,他自欺欺人地以为眼神就是一道门,如果没有眼神交流,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每一个访客止步门外。
“我还以为你喜欢下雨呢,”Tony却是越挫越勇的,“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人工降雨让它天天下,要是你喜欢下雪也行,不过突然地气候反常也许会造成无谓的恐慌……嗯当然要是你高兴让老天下一点钱也可以,我想人们应该不会反对华盛顿的脸在头上乱飘吧,如果反对就换成格兰特或者富兰克林的……”
Bruce盯着Tony膛目结舌,钢铁侠的幽默感和有钱人的世界都他都完全无法理解。
“但你现在睁大眼睛看着我了不是吗?”Tony满脸得意。
有钱人的世界没有钱确实不能体会,但后来Bruce终于理解了Tony的幽默,那是一种远比幽默本身复杂得多的心境,就仿佛你一直以为巧克力是甜的终于咬到一口才发现这是一块纯度高达90%的Supreme Dark。
Bruce也不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人,只是他的幽默更多地体现在自嘲上,而且比Tony的正常很多。Tony是个自以为很幽默的话痨,所以Bruce也开始转变风格,而且成了话痨。
有人说亲近一个人就会慢慢继承他身上的各种习惯癖好,有人说生人面前不说话的往往熟人面前是话痨,然而对于Bruce来说,他只是单纯从Tony身上学会了怎么去伪装。
他以前只会逃避,直白地逃避,手动把自己与世界隔离,而现在,他学会了掩饰。他说着傻傻的台词哗众取宠给疲惫中的队友带来欢笑,他卖萌卖蠢装无知让大家绷紧的弦能暂获一刻轻松,他知道少有人会在意自己内心的煎熬,但每个人都能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
你虚伪地笑着告诉全世界自己好开心,全世界都会点头赞同跟着你哈哈大笑,而你真诚地痛不欲生在绝望中挣扎,世界却只会指责你无病呻吟……所以,为什么不笑呢?
一开始Bruce的技术还很生涩很做作,转变也太突兀,不像Tony那么自然流畅,掩饰得久了他才慢慢明白,原来掩饰只是Tony式幽默的第一层含义。
笑容真的会让大家开心和安心——这是一个显而易见又极度悲哀的领悟,因为它说明你内心那些压得你快要窒息稻草在集体面前也确实就轻得像一根稻草,所以那些纠结扭曲要死要活的表情是做给谁看的呢?Who care?还不如嘻嘻哈哈若无其事让大家都欢欣鼓舞。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感同身受这一说,只有那些跟你经历过同样痛苦的人才会知道,你脸上在笑,心里却在滴血,你笑得越灿烂,心就越孤独。
所以Tony的内心到底有多矛盾,又有多孤独?Bruce不愿再去揣测,因为唯独他可以体会,有些事情无法言喻又不言而喻,比如那个名为Tony Stark的男人,拥有多么坚毅的灵魂。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连瓦坎达的卫星也搜索不到Tony的消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外星的怪物们视死如归,哦不,是穷凶恶极。
Hulk还是不肯出来,小孩子永远不会跟大人讲道理。
反浩克装甲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操作,Tony当初能把自己的翘臀完美地塞进去并且各个部位操控自如,真是太不容易。
在面对人类甚至是宇宙一半生命体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Bruce已经没功夫考虑挺身而出的那个人叫作Hulk还是Banner,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他亦坚信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Tony也在和自己并肩战斗,如同他们并肩在站实验室里滑动屏幕传递窃窃私语,如同他们并肩陷进沙发里抱着头自我嫌弃……
纵使分隔了千万个星系,他们的心依然紧贴在一起,灵魂伤痕累累,却不离不弃。
Thanos一挥手把Bruce摁进了石壁,一阵痛楚的窒息感砸向胸口。
“为了不换内裤我甚至在极短时间内改装了超微型快速烘干机呢,”Bruce强压下那股涌上口腔的血腥呢喃着,“下次见面一定要告诉Tony,you wear your pants super tight!”

——END——
小声问一句,科学组有组织吗?老年人求收留…

评论 ( 20 )
热度 ( 129 )
  1. 大野芦花深处泊孤舟 转载了此文字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