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帕】一句鱼油引发的惨案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取名字了,因为是帕翠那句鱼油引发的脑洞所以就叫这个吧~

我实在是太喜欢温导说话的样子了,热情洋溢激情澎拜,然后我好像把他写得太有活力了23333

------------------------------------------------------


导演James Wan勤俭持家,众所周知。当然勤俭这一美德,有时也是出于迫不得已,比如《潜伏》时那少得可怜的预算,不省着把金子涂在刀刃上,这戏就没法拍了。到了《海王》的时候,虽然预算已经大大提高到了1.6亿,但相对隔壁甚至自家的超英电影来说,也显得十分寒碜,而寒碜的具体体现之一,就是他没钱给Orm做长发特效。对于这一点演员Patrick Wilson表示非常理解并且支持,事实上几乎James的每一项决定他都很支持,何况果决干练盘在脑后的发髻比松散水中的长发漂浮更显英姿勃发不是吗?虽然Patrick是真的不在乎,但James仍然对此心怀歉意,于是作为补偿他给了Orm全片最多的服装,比Arthur和Mera加起来还多。

“咚咚咚……”一阵轻快的敲门声传来。

“请稍等一下……”刚走出浴室的Patrick用毛巾猛力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然后胡乱抓起一件T恤套在身上。结束了一天的辛苦拍摄,给自己冲个热水澡真是再惬意不过了。

“是我。”门外那人倒是不问自答。当关系亲密到一定程度时,人们更喜欢用声音而非名字来识别对方。

“久等了James,我刚洗完澡……” Patrick边说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打开了门。晶莹的水珠顺着柔软的发梢滴落,把胸前濡湿了薄薄一片,他每吐出一个字,那因湿润而贴紧肌肤的布料都会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James用品评艺术品的眼光品评着刚出浴的Patrick,“最后潜水艇上那一场戏,不知道特效能不能做出你现在这副性感的模样?”

“别拿我玩笑了,只有头发才需要特效吧。”Patrick一边把James迎进来一边非常贴心地冲着这位大导演眨了眨眼:“湿身效果你到时候往我身上泼桶水就好了,别浪费经费。”

“一桶可不够,我得拿把水枪!”James大笑了起来,他真的很感激Patrick每次都这么无条件地为自己着想,“昨天我听见有人问你了,”James说,“问你Orm是怎样给头发定型的。”

“鱼油。”Patrick耸耸肩,对自己当时的随机应变和幽默感非常满意,“我回答了她鱼油。”

“我听见了,”James说着把头埋进自己带来的一个大购物袋里翻找起来,“我知道这是个玩笑,但你总能给我新的灵感。”再抬起头时,James手上捏着一个小瓶,眼中还闪着光。

“灵感?”Patrick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James眼中那光芒明显来者不善,“你又有什么奇思怪想了?你手上那是什么?”

“Patrick你别往后退,我有那么可怕吗?”敌退我进,James身子前倾,宛若一个雏鹰扑食的准备动作,“我只是想给Orm加一个设定而已——Orm喜欢打扮。”

“不不不,这只是生物自我保护的本能而已……”Patrick夸张地环抱起双臂摆出一个瑟瑟发抖的姿势踩着小碎步继续向后退去,“Orm可没时间打扮,何况他的衣服已经够多了。”

然而James直接无视了Patrick的意见:“身为一个热爱打扮的君王,光拥有几套服装显然是不够的,就像你说的,Orm不仅会用鱼油抹头发,还擅于利用其它海洋资源护肤,比如用深海泥控油排毒、用珍珠粉美白、用海茴香增加肌肤弹性、用蓝藻抚纹去皱抗衰老……”

“Oh No!我就知道!” Patrick抱着头嚎叫了起来,以他对James的了解,他已经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了。

“这可是演员的自我修养,一个四十五岁人已中年没多久就会步入老年行列的演员不注意护肤怎么演得了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作为导演也为了影片的质量为了对公司和观众负责我必须监督你。”James口若悬河笑得春风得意花枝招展地晃动着手上的小黑瓶,“昨天听Amber说这牌子的深海泥洁面不错,于是我也买了一瓶,最近天气热加上工作操劳要是你鼻子上冒黑头Orm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于一旦了。”

“哈!哈!哈!”Patrick仰天长啸,欲哭无泪:“就算鼻尖上有黑头后期也能磨掉吧!不,不对,这不是重点,什么叫‘一个四十五岁人已中年没多久就会步入老年行列的演员’?原来你这么嫌弃我吗?!”

“所以你才需要深海泥呀!”James又逼前一步,一边拧开瓶盖一边压低了声线念广告语一般含情脉脉深情款款地柔声道,“全海洋生物萃取,不含任何化学添加,深层洁面,让您的肌肤焕发青春活力~”

“不,我现在非常青春!”已经退至床沿退无可退的Patrick双手捂脸极度夸张以至于仿佛在撒娇似的180°一扭腰把自己整个人栽进了软绵绵的被子里。

“还不弃械投降?抵抗是没有意义的……”James一只手抓住Patrick的胳膊,已经笑得不能自已了。事实上论体型James那文质彬彬的小胳膊根本就摇不动Patrick那幅度恰好的肱二头肌,只是后者非常配合地在几次蚍蜉撼树之后跟着James晃动的节奏移开了自己的手,然后露出了半张脸和一个流浪小喵似的可怜眼神。

然而James铁石心肠才不会被这一脸楚楚动人所蛊惑,他飞快地从瓶中抹了一把黑乎乎的海泥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Patrick鼻子上糊去。这一招出手只在瞬息之间,Patrick想要格挡已来不及,只能一侧头将半张脸埋进枕头,跟着只听“啪唧”一声,James一手的深海泥都糊在了Patrick另外半边脸上。

“叮铃——”Patrick刚想一声惨叫,门铃却忽然响了。

Patrick赶紧正色起来,走下床顺便回头瞪了James一眼,那眼光凶巴巴恶狠狠就犹如一头怒发冲冠的小绵羊。James则一骨碌滚进被窝里然后一脸无辜地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Patrick见状憋不住又想笑,笑到一半又开始腹诽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地陪着James玩儿这么幼稚的游戏……而被子里的James此时也很努力地用拳头塞住嘴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有人日复一日死心塌地无怨无悔地陪自己演戏,简直人生至幸夫复何求不是吗?

“Hi Patrick,我是Amber,我是来——”门打开了,立在门口的Amber嘴角一僵硬是没能把下半句说出来,过了好半天才调整好自己那个犹如看见了外星生物的震惊眼神,若不是现在已经收工他真的要怀疑Patrick 是不是被什么未知生物打了一掌毒气攻心,“你的脸……没事吧?” 

“没事,我……”Patrick 这才想起自己脸上还糊着半个黑黢黢的手掌印,太羞耻了他简直想直接一头撞在门上,但又不得不支支吾吾地解释说,“我刚洗完澡,因为你推荐说这牌子的洁面很好用所以我也买了一瓶……”

“那个抹均匀比较好。”Amber伸出手指比划着,隐隐觉得自己对着小姐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只有James在场吧……算了,她把一本《海王》漫画塞到Patrick手中,“我是来还书的,谢谢你的漫画,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的明天见。”

Patrick关上门如释重负,一回头就看见被窝里James笑得花枝乱颤。Patrick没好气地把整本漫画直接扔了过去,漫画打在床头柜上“哐当”一下落在了地板,当然没有打中有恃无恐的James Wan。

“你那么想打人的话不如我们来讨论一下片中的几场动作戏?”James扭动到床边把漫画捡了起来,“对着书撒气可不好。”

“关于动作设计我们还是听从专业人士的建议比较好,这次我们可有钱请动作指导了。”Patrick大步走进浴室,拧开水龙头开始哗啦啦地清洁起了自己的脸,试图结束这个话题。

说“这次”当然是相对于“上次”,而上次,也就是潜伏1那一次,简直就是个悲剧。

那时候剧组因为实在太穷了,连道具制作都捉襟见肘更不要说花钱请动作指导了,所以剧中一场,也是唯一一场男主打鬼的戏,只能由James亲自来设计动作。James那时候也没什么拍摄动作戏的经验,于是只能艺术源于生活,观看了大量拳击、综合格斗以及跆拳道、空手道等等竞技项目的比赛,然后发现,依瓢画葫芦真难……

那时候Patrick也天天守在电视机前和James一起看,有一次他看得累了,便瘫在沙发上盯着James打趣道:“你不是华裔吗?你们华裔不该都会Chinese Kongfu吗?”谁知嘴贱一时爽,拍戏火葬场,James一拍大腿:“对啊我是华裔啊!我们Chinese有个好东西叫Taichi呀!我当年在墨尔本上学早上从公园路过还看见过中国老大爷打太极呢,那动作慢,好学!”

于是James欣然决定让Patrick以一招太极起手式对付门前的恶灵,片中Josh气沉丹田双手推瓜,体内洪荒之力排山倒海而来,只一招就把恶灵直接推到了院外……“都这般力拔山兮气盖世了还怕什么女装大佬啊!”虽然Patrick很想吐槽,但想想还是算了,就当是蓄力有时间限制吧,反正是个恐怖片,何况逻辑如此严密,动作上的小瑕疵就不要计较了……

“所以这次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灵感来源可不能只是竞技体育。”James提高了音调拨弄起自己的手机,“快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Patrick揉了两下仿佛被铁砂掌扇了一耳光的面颊,确定自己的肌肤又重回紧致白嫩之后,才极度不情愿慢悠悠地走了出来,他总觉得James每次用这种口吻讲话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手机屏幕上,一只猴子正在用棒子抡圈儿。

“???”Patrick眨了眨眼,定睛一看这猴子好像还是在水下抡圈儿。

“你知道Monkey King吗?”James眼中闪着光,然后手舞足蹈地开始跟Patrick科普起了这只来自东方家喻户晓的猴子。这只猴子已经给了James无数美妙的灵感,比如地心藏海那个水帘洞,又比如海洋大战中的无数虾兵蟹将……

“我觉得这一招可以用在最后一幕Orm和Arthur的对决上。”James说。

“也就是要我在水下抡圈儿?”Patrick抽了抽喉头,脑海中抡圈儿这个动作和Ocean Master似乎有点微妙的违和,而且三叉戟这种以鱼类捕捞工具为原型的武器,传统用法难道不是叉或者刺吗?“我认为这个动作倾向于防守,而Orm应该是进攻型的,招式应该更具有侵略性。”

“完全同意。”James笑道,“所以我并没打算让你用啊,我打算把这个当作Arthur的绝招。”James边说边把双臂绞成螺旋形比划了起来,要不是宾馆房间里没有拖把或者晾衣杆Patrick相信James一定直接就要现场表演抡圈儿了。

“我觉得最后的决战可以这样,”James说,“Arthur用三叉戟抡起一圈水雾,然后你拎着三叉戟直直冲过去,然后被弹开——”

“等等,我为什么要冲过去?”Patrick打断了James的想象,“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防御动作,Orm为什么要冲过去?难道不该百米助跑一个前空翻直接翻到Arthur身后然后回马一叉神龙摆尾?”

“这是剧情需要,你必须输给Arthur,”James从床上一跃而起,抡着两只手臂一把把Patrick扑倒在了枕头上,就仿佛脑内那个还在战斗中的海王,“你可是配角,除了我的柔光加持,你可没有主角光环!”

“嗷不要!”Patrick双手捂着脸垂死挣扎般地扭着胯,“这输法太蠢了,Orm虽然在海底呆了很久但他的脑子是永久防水的噢……”

“这可由不得你~”James一个翻身蹬鼻子上脸干脆直接跨坐在了Patrick身上,“快把手拿下来。”

“No~”

“不听话后果自负哟!”James把嘴凑到Patrick耳根子阴测测地吐出一句,然后伸手就去挠他咯吱窝。

“嗷!这是犯规!”Patrick大叫着一胳膊夹住了James的手,那凸起的肌肉仿佛铜墙铁壁夹得James动弹不得。

“我还有一只!”James倒是不甘示弱,伸手又往Patrick腰上戳去。

“嗷!”Patrick又是一声惨叫,一个鲤鱼打挺直接把James整个人圈在怀中打算开始全面反攻。

然而非常不合时宜地,门铃又响了。

“Patrick?你没事吧?”门外传来了Jason关切的嗓音,“我路过门口听见你房间有声音,你没事吧?”

James赶紧一把捂住自己的嘴。

“没、没事!”Patrick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然后站起来手忙脚乱地理了理衣角。

“没事,我……我在房间健身而已……”Patrick把房门拉开一条小缝。

“健身?这么晚一个人在没有器械的房间里健身?”Jason满脸狐疑地试图朝屋里张望,但好奇的目光被Patrick迅速用身体挡住了。

“好吧好吧我说实话吧,”Patrick骚了骚额角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亦真亦假的故事,“其实我刚才在思考和你最后那一场决战的动作戏,想着想着入戏太深就不由自主叫出来了。”

这说辞机智如Jason当然不会相信,他睁着浓眉大眼盯着Patrick看了半晌突然深表理解地拍了拍Patrick的肩膀:“不就半夜偷偷练个肌肉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Patrick无语凝噎,好吧只要Jason能马上离开他现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所以Jason心满意足地走了。

“James——!”关上门的Patrick又变回了气势汹汹的小绵羊嗷嗷嗷地咆哮着向着James扑了过来。

“好啦好啦我错啦!”James毫无诚意地扭动着自己娇小的身躯滚了两滚,滚到床沿然后伸手轻车熟路地拉开了床头柜第二格抽屉——那里整整齐齐塞了满满一抽屉《海王》漫画,“漫画使人平和,漫画使人愉悦,我们仍然需要从漫画中汲取灵感,让故事和人物塑造更丰满。”

好吧,我很平和我很愉悦,Patrick心想,内心平和得犹如非洲大草原上一万头水牛在狂奔。

阅读时间本来应该是很安静的,但是有James在,就仿佛有一只打了兴奋剂的小松鼠在身边上串下跳,或者是刚才视频里那只有多动症的猴子在身边不停抡圈儿……至少是在Patrick面前,James的不良阅读习惯亟需改进。比如现在,James已经从刚开始的侧卧姿势慢慢团起四肢缩成了一个球,然后又左三圈右三圈最后一个大字型摊在大床正中间差点把Patrick挤了下去。Patrick皱皱眉头用翘臀一尥试图捍卫自己的空间,James却不但不让反而树袋熊似的勾起一只脚就攀上了Patrick的腿……

Patrick有时真的想不通身上这个人明明也一把年纪了怎么永远那么青春洋溢活力四射,言谈也好行动也好,永远都热忱满满激情无限,仿佛永远向着夕阳奔跑的不老少年,而自己,或许也正是被这一点深深地吸引了吧。如果说才华与创造力是上帝对于一个导演的馈赠,那么James这种积极向上的性格,大抵就是上帝的偏心了。James就像是海平面上初升的旭日,闪闪发光,照耀得四面八方都生气盎然。

“James,十二点准时回房睡觉去听见了吗?” Patrick心里柔情似水嘴上却用命令的口吻设置着手机的闹钟,“要是你害我睡眠不足明天有黑眼圈的话,你就自己掏钱给后期加工资除眼袋去。”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James点头点得小鸡啄米一般,啄着啄着又把脑袋蹭到了Patrick胸膛。

Patrick伸手揽住James,轻柔又紧密地把他搂在怀里,感觉自己就像一头絮絮叨叨又护犊子的老母鸡。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啊……

 

第二天中午,午休时间,餐厅。

剧组成员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吃午饭,Patrick和James当然又毫无悬念地坐在了一起,对面是劳累了一上午肚子咕咕叫正在饥渴地用微型三叉戟和鸡腿搏斗的Jason。

不远处Amber正端着一盘子沙拉走了过来,她看见Patrick,原地愣了三秒,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深海泥好用吗,Patrick?” 

“还不错……”Patrick生无可恋地叉了一大片生菜叶堵住自己的嘴。

“深海泥,那是什么?”终于征服了鸡腿的Jason抬头问道。

“我可以说吗?”Amber笑嘻嘻地征询着Patrick的意见然后欢乐地讲起了昨天晚上Patrick那个把深海泥涂得宛若家暴耳光印的故事,引得众人一阵大笑,而其中笑得最欢脱的非James莫属。

“Patrick昨晚可不止干了这一件好事。”Jason抚着笑痛的肚子说,“你们知道吗,我昨天从他房间路过,听见里面有奇怪的呻吟,我去敲门,Patrick居然大半夜一个人在里面健身!”

Patrick默不作声地又猛嚼了一大口生菜,摆出了一副听天由命随你们便吧我要快点吃吃完我先走了的表情。

“他还想骗我说他在思考动作戏!”Jason抖动着自己的胸肌朝Patrick挤眉弄眼,“你其实是在嫉妒我吧?要想拥有跟我一样的完美身材晚上偷偷在房间练可是不行的哟,收工一起去健身房吧!”

“谢谢。”Patrick一个伪笑皱起眉头露出一口白牙,余光瞥见旁边的James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要不是在大晚上我真以为你是要去跟谁约会呢,”Amber继续打趣道,“又洁面又健身的,你真的不是准备半夜去跟谁幽会吗?”

“你们聊什么聊得很开心呀?”就在此时Dolph也端着盘子走了过来,然后跟James很热情地打了个招呼,“Hi James,你昨晚又去给Patrick讲戏啦,都两点过了才从他房间出来,每次都讲到那么晚真是辛苦……”

众人:“……”

James:“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99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