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丹霞谱(三.1)

第三章 事有蹊跷 (上)


“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

 -------------------------------------


“师父遇害,事有蹊跷,速来!”

陆小凤琢磨着这短短十个字,心想怪不得玄云观上下又打又跪,摆出如此架势,原来是观主遇害,果然自己的直觉并没有错,昙霜确实遇到了麻烦,只是不知这“蹊跷”二字何解?

地牢毕竟不是说话之所,陆花二人又已经被关了一天一夜,昙霜当即吩咐小道去准备了一桌茶饭,把二人迎到了正厅,一边招呼二人吃饭一边把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事情要从十日之前讲起。十日之前,玄云观接到讣告,说观主火坛道人的挚友,文武山庄的庄主武兆文在自家书房里遇刺身亡,死时脸上还被凶手用鲜血划上了一个大大的红叉。火坛道人本是去给挚友奔丧的,可谁料自己也遭了毒手。

“在死者脸上留下红叉,那多半便是寻仇了?”陆小凤仰头喝了一口汤,然后放下筷子,“不知你师兄这句‘事有蹊跷’,是否是指你师父脸上,也被人划上了红叉?”

“我猜定是此意。”昙霜点了点头,“师父去的时候,就怀疑是有人寻仇,而今看来,是错了不了。”

“如此说来,观主当是有个仇家,还是和武庄主共同的仇家?”

昙霜又点了点头,脸上浮起一层厚厚的阴霾,俄而如山雨欲来般沉沉吐出八个字道:“丹霞妖女,邪剑嗜血。”

“丹霞妖女,邪剑嗜血?!”陆小凤一怔,那段往事现在虽然少有人提及,但当年的腥风血雨,却口口相传,至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江湖中最不缺的就是往事,每一段往事,荡气回肠也好,婉转绮丽也罢,甚至暴戾恐怖让人谈之色变者,都一样会为后世津津乐道。

陆小凤回忆着他所知闻:“五十年前,有妖星现世,自称丹霞仙子。此人恃剑而骄,四处挑衅。江湖上无人知道她从何而来、师承何处,只知道她一柄丹霞剑,剑招阴毒诡谲,如黑风蔽日,一路从关外打到东南,所到之处、血流成河,连当时叱咤武林的七帮十二派当家掌门,都全败在了她的剑下。一时间各门各派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这妖女却不知为何在气焰最盛时一夜之间嫁作了人妇,从此退隐江湖,再无消息。”

“我听闻她所嫁之人乃黔中一个颜姓商贾,二人从此定居赤水河畔。当时大家都以为一场风波已经平息,不曾想邪剑嗜血,遗害无穷。”这段往事花满楼当然也知道,“妖女生前大家只知丹霞邪剑剑招阴毒,却不知练剑之法更为丧心病狂。传说欲成此至阴至毒之剑,须有至阴至毒之体,若以人血为引,更可事半功倍。男子天生阳刚气盛,并不适合练此剑法,但这妖女之子,为了练此邪剑,竟然连续杀害了多名婴孩,妄图以婴孩之血为引,中和体内阳气。幸好此事被一位江湖义士发现,将其惊天恶行公诸于天下,引武林同道共同讨伐,才又平息了一场风波。”

二十年前一桩惨绝人寰的血案,二十年后却只是一场茶余饭后的谈资,说来轻描淡写事不关己,如同巨石入海激起水花千叠,最后还是只能沉沉而下,无声无息。但武林中哪件事又不是如此?思及此处,花满楼不禁有些怅然。

然若有一丝风动,死海亦能翻波。

“那二位可想起来了‘武兆文’这个名字?” 昙霜望着二人。

陆小凤与花满楼异口同声:“现在的武庄主便是昔日那位武林义士。”

“不错。”昙霜咬了咬牙,“二位有所不知,这丹霞妖女之子,名叫颜华。当年他自知罪行暴露,又畏惧武林同道群情激奋,于是心中惶惶,事发不久便畏罪跳崖而亡。他死时妻子已有身孕,武庄主与各位侠士心存善念并未斩草除根,母子二人后来亦不知所踪。而今想来,算算时日,那时的遗腹子,该有二十六岁了。”

陆小凤叹了口气:“二十六岁,血气方刚,确实是个容易复仇生事的年纪。”

昙霜闻言脸上的阴霾更深了:“我师父与武庄主乃是莫逆之交,当年讨伐邪剑,我师父亦是鼎力相助,不想如今他二人都遭此毒手。陆大侠,其实我担心的,并不仅仅是师父的死。二位想想,丹霞邪剑重现江湖,必然又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陆小凤沉默了半晌,问昙霜道:“你师父与武庄主,除了当年丹霞邪剑一事之外,可还一同卷入过其它什么武林纷争?”

“陆大侠此话何意?”昙霜眉头一紧,“武庄主十余年前已弃武从商,改做了金石珠宝生意。我师父近年来也少在江湖上走动,并没有什么仇家,就算有,也肯定与武庄主没有关系。”

“真没有其它可能?”

“没有了!”昙霜说得斩钉截铁,眉间似乎有些微愠。

“那你应该宽心些才对,”陆小凤忽然笑了起来,“我觉得事情绝没有你担心的那么严重,这个妖女之后,也一定掀不起什么腥风血雨。”

“此话怎讲?”昙霜一脸惊讶。

陆小凤气定神闲地又夹了一筷子青菜:“在死者脸上留下红叉,是一个很明显复仇记号,这点道长也同意对不对?留下记号,就表示凶手希望大家知道这是复仇,但你想想,这凶手若真的武艺高强如昔年丹霞妖女,他需要留记号来提醒大家吗?”

“这……”

“根本不需要!”陆小凤将筷子一横,“他只需要提着剑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文武山庄大门口,仰天长啸吼一声‘我丹霞后人来报仇了!’然后杀个鸡犬不留便可。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在暗中刺杀武庄主于书房,为什么呢?”

昙霜如梦初醒:“因为他武功不够高,没有十足把握正面交锋赢过武庄主!”

“正是如此。”陆小凤悠悠坐直了身子,“依我之见,这妖女后人并没有得到邪剑真传,腥风血雨不必担心,但暗箭伤人不可不防,我与花兄这便随你去一趟文武山庄,希望能尽快将他揪出来。”

听了陆小凤这一翻分析,昙霜如释重负,脸色缓和了不少。她心下感激,又自责刚刚无知失礼,忙伸手给二人斟满了茶水,又吩咐小童速去准备些干粮,以供路上果腹之需。

不多时小童来报,说干粮马匹皆已备好。昙霜当即点了几个年纪稍长的师弟同行,又把观里日常琐事逐一交代给剩下的人,一切安排井然有序,颇为干练。

昙芽不知何时也溜到了跟前,撒着娇想要跟大家同去。昙霜自小看着这丫头长大,一直当作自己亲妹妹疼爱,只见她眼神由刚变柔溢满宠溺,好一番温言软语,才哄得昙芽不再纠缠。

陆小凤看着这场面,不由嘟起嘴道,“都说任性是因为仗着有人心疼有人宠,花满楼,亏你有六个哥哥,毛病却只有一样,也真是难为你了。”

花满楼叹了口气,笑道:“那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那六个哥哥,每一个都不像你?”


——待续——

这个故事我会努力往本格推理的方向靠拢,所以它其实又叫《名侦探陆小凤之文武山庄连续杀人事件》。

手速慢,只有大纲没有囤文,如果有人追的话先说一声对不起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5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