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旧文/科学组】行迈(完)

Chapter10  -终章-

 

再次清醒的时候,Bruce发现自己正平躺在柔软的天鹅绒被窝里,身上除了那条撑不破的爱心小内裤以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穿。没有衣服,不过却缠满了绷带。手心、肩头、胸膛……所有受伤的地方全部都被仔细地包扎处理过了。

他微微侧了侧头,发现Tony正在自己床边来回踱步。这位平时总是随性而为的矮富帅现在却出人意料的正在进行激烈地心理斗争。他低着头,用双手不停刨着自己的一头乱发,还一边自言自语:“反正他也没有醒,扑上去干点什么他也不可能知道对吧?”“万一他中途醒了怎么办?”“没事的,只要轻一点就没关系”……

趁人之危可不好,Bruce在心里叨念,却见Tony一握拳:“不管了,先行动再说!”于是他赶紧又闭上眼假装还在昏迷。

Tony轻轻地凑了过来,双手撑着床沿,为了营造气氛他还故意眯起了眼——这时候一记情意绵绵的法式长吻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呼一吸都喷在脸上,越来越近,越来越热,Bruce暗骂自己的心跳怎么又不争气地被这迎面而来的二氧化碳扰乱了。当两人双唇相距五毫米的时候,他突然一侧身,来不及反应的Tony便顺着惯性一头栽进了软绵绵的枕头里。

“Bruce?”

Tony抬起头唤了一声,Bruce没有理他。

“好吧,这只是个意外。”Tony一翻身上了床,这次他学乖了,他换了一个非常稳妥的姿势——四肢趴在床上并把Bruce的身体罩在中间。

“这下你没办法到处乱滚了吧?”Tony得意洋洋得又把脸贴了下去。

谁知这次更惨。

“Ouch!”只听一声惊叫,Tony跳起来捂住裤裆,嘴没亲到,胯下却被人用膝盖偷袭了。

“Bruce你根本就醒着吧?!”
   Bruce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下手这么重,会断子绝孙的!”Tony瞪大了眼睛。

“你总是这么夸张,”Bruce脸上的笑容还没有褪下去,“两个大男人,哪会有什么子孙。”

“啊?”Tony愣了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

“嗯……我……只是从生物学的角度……不,这根本就是常识吧,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的那种……就是,两个雄性生物……是不可能繁衍后代的……”Bruce脸上骤然升温,支支吾吾地想蒙混过关,他真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脱口而出了那种东西……

“我说Bruce,你要是真想生个儿子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我们可以……”

“等等,为什么是我生?!”Bruce打断Tony,话音刚落,又再次后悔起来,自己怎么一错再错地开始跟这家伙纠缠不清地讨论起这种莫名其妙的话题了?!

“咳咳,”Bruce干咳了两声故作镇定,“我是想说,其实这次的事件,是Loki想报复——”

“他想炸掉纽约嘛我知道,”Tony抢过话头,“Thor已经带着那个外星家伙回老家去了,你不要妄图转移话题好不好,我可是在严肃地跟你探讨延续人类血脉的基因工程问题,嗯,正经的学术研讨。”

“嗯,同性繁殖?很前沿很学术。” Bruce无奈地白了Tony一眼,“强词夺理、胡搅蛮缠。”

“Bruce你得把眼界放宽一些,无性繁殖已经成为了当前研究的热点,既然如此为什么同性繁殖就不可以呢?何况生育和繁殖在本来就是生物科学界永恒的主题。”Tony眨巴着眼睛一脸坏笑,说完也不等Bruce开口反驳,就突然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埋头吻了下去。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Bruce扭了扭手臂刚想挣扎,突然掌心吃痛,不由得叫了出来。

“对不起!”意识到自己一时激动竟压到了Bruce的伤口,Tony惊慌失措地赶忙道歉。

“没关系,没事的。”Bruce咬咬牙勉强撑出一个笑容。

“对不起,我总是这么不知轻重,总是让你受伤……”Tony捧起Bruce那只包得严严实实的手一脸懊恼,那样子比自己受伤了还要难受。

“不,Tony,真的不关你的事……”Bruce柔声安慰着,“好吧,如果你真觉得内疚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当作道歉吧。”
  “什么事?”
  “夏天不知不觉也快过了,我听说纽约一到秋天就会很冷,嗯,可能,我是说可能、或许……睡前的被窝里也会很冷……”Bruce的目光有些闪烁,这种程度的含混不清对他来说已经等于露骨了,他无法一边说话一边直视Tony的眼睛。

“啊?”Tony再一次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所以你需要一个热源暖床?”
  “嗯,热源,对,这真是个贴切的好词……”Bruce很喜欢Tony这个描述,这种拟物性的描述让他内心轻松了不少。他稍稍缓了口气,抬起头问:“一个脂肪含量较高、可移动的热源,你愿意吗?”
  “乐意至极!”Tony大喜过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脱掉上衣就蹭进了Bruce的被窝。

“首先不要凉了后背。”他边说边把胸膛贴到Bruce背上,暖暖的体温粘得人心神荡漾。见Bruce没有制止,他又得乐颠乐颠地伸手搂住他的腰,用手掌捂住他的小腹,“肚子也不能凉到。”

“现在还没有到秋天!”Bruce发出了一丝形式上的抗议。
  “夏天已经过了,秋天还会远吗?”说着Tony把头凑近Bruce耳根,“就当是试用期吧,不过不许退货。”

那熟悉的呼吸再一次喷到脸上,很痒,很舒服,Bruce只觉全身都快酥掉了。
  “Oh Tony,我可是个伤患!”Bruce大叫了起来,试图用音量掩饰身体那因肾上腺素分泌过多而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伤患又怎么样?”
  “伤患应该好好休息,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睡觉……恩,我是说,单纯的睡觉!”
  “Bruce,我敢打赌你那七个PHD里面一定没有语言文学这一项。”Tony被他一脸欲盖弥彰的样子乐坏了,“好吧好吧,那就让你睡吧,不过来个睡前小故事如何?”
  “故事?”Bruce有点疑惑,“你可别告诉我你想讲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你知道吗我总觉得森林里的猎人一定长得跟Thor一样。”

“Oh不,至少猎人不会喜欢吃炸鸡腿。”Tony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才不会给你讲那么老土的故事,嗯,我打算来个异域风情的,东方的如何?你听过吗,在古老的中国,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Tony贴着Bruce的耳根开始低声吹起气:“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随着尾音起伏,Tony的手指也开始在Bruce那并不算平滑的小腹上圈圈画画,一座破庙跃然指尖。

心跳加速、瞳孔收缩、身子越来越烫,耳畔的吐息仿佛快把神经末端都烧燃了。Bruce兀自懊恼,不过就是讲个故事而已!

“庙里有个老和尚……”Tony的声音里仿佛透着一股让人意乱情迷的魔力。
  “为什么是和尚?”Bruce努力翻了个身,语无伦次地想要快点结束现状。
  “为了配合你的禁欲形象。”
  “我很禁欲吗?”
  “没有吗?”

“从理论上讲……”

“看来理论和实证严重不符,你得尊重事实Bruce。”Tony扬起了眉毛绽放出一个充满挑逗意味的笑容。

“好吧我认输,”Bruce长吁了一口气,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不过可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我身体的应激反应异常强烈,你知道的,等下要是我变成了Hulk,一切后果你可要自负。”

一语落地,如同石沉大海,四周突然安静了,Tony没有答话。
  “Tony?”Bruce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凝固了。

Tony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认真,一双眼望着Bruce,仿佛有千百种滋味沉淀其中:“你知道吗Bruce,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提到Hulk的时候面带微笑。”
  “Tony……”
  “对不起,”Tony的语气缓慢得甚至有些哽咽,“我差一点就让Hulk消失了……”
  “不,别说了,不是你的错。”Bruce伸手堵住他的唇,“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一直没法面对Hulk的人是我,一直给大家添麻烦的人也是我,你用不着道歉,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
  “Bruce,”Tony紧紧握住唇上的那支手,“幸好一切都过去了。我已经给你做过测试了,现在你的血清里已经产生了抗体,那管试剂对你无效了。”
  “真好。”Bruce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气氛还是有些凝重,半晌,Bruce突然似笑非笑地望着Tony:“我突然在想,那东西要是还有效的话,可能对你比较好。”
  “为什么?”
  “你说呢?”
  “哈?”

Bruce眨眨眼。

“Bruce,你!”Tony一拍脑门,一向“娇羞”的Bruce今天突然变得如此“奔放”,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你放心,我能做出第一次就一定能做出来第二次。”Tony骄傲地挺起胸膛,“不过首先呢,我要采集样本数据,看看你的应激底线到底如何。”
  “你——”
  来不及再多说一个字,Bruce的嘴又一次被那温热的双唇堵得严严实实。
  一定是因为受了伤的原因,Bruce觉得全身都又麻又软,一点抵抗的力气也没有。
  欺负伤患可是不对的。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不过,此生有幸能得刀俎如斯,天天任他宰割又有何妨?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