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旧文/科学组】行迈(八)

上一回说到,外星人复仇炸纽约,布鲁斯血溅明月夜……

----------------------------------

Chapter8

 

瞳孔收缩,疼痛从掌心蔓延,充盈到每一根神经。这剧烈的刺激,仿佛一盆冷水泼下,反倒浇得Bruce头脑无比清醒。

硬碰硬地正面对峙实乃下下之策,当前的第一要务,是争取时间。

“你是怎么进来的?”Bruce尽量让吐息显得虚弱,然后问出了一个极其幼稚的问题。

如果对方自以为高高在上,那就顺着他的意把他捧上去吧,反正被捧得越高,摔下来就会越惨。

“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响起,震得地上的碎玻璃都簌簌发抖,“Bruce Banner,多么深情的告白,多么愚蠢的答案!”衬衣的领口被挑开,那只锋利的手刃游移上了胸膛,“我还真要为这份痴情感动呢!”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Bruce故意往后缩了缩,摆出一脸惶恐。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轻蔑的狂笑,手刃割破胸膛,随即传来一声绝望的哀嚎,高高扬起的尾音带着入木三分的颤抖再逐渐淡化得气若游丝、余音绕梁。

“反正几分钟后你就会跟纽约一起灰飞烟灭尸骨无存,那我大发慈悲让你死个明白倒也无妨。”一双深陷的眼窝如同凝视着脚下的蝼蚁,对方那沙哑的嗓音里透着止不住的得意,“本来是想利用Thor那个没脑子的蠢货引Hulk出来,只要Hulk一出现纽约就会陷入混乱,然后那个好事的铁皮人也一定会掺和进去,到时候就没人注意这方舟反应堆了……”

果然上钩了,望着眼前的外星人口沫横飞,Bruce心中窃喜不已,多年来的东躲西藏大隐于市,多多少少还是磨练出了自己那一点不算逼真但是关键时刻可以救命的演技。

现在上演的就是这么一出苦肉计。所有影视作品都告诉我们,反派总喜欢在最后一刻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犯罪计划和心路历程,然后不管自力更生也好英雄救美也好,主角们往往就是利用了这一段语重心长的解说时间扭转乾坤——为什么不直接一刀把主角干掉呢?和所有的观众一样Bruce也曾有过这样的疑问,不过现在他真心庆幸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个没创意的老套故事。

“虽然计划出了一点意外,但Tony那白痴居然自己去找Thor决斗……”
   干尸先生兀自滔滔不绝,但那沙哑的嗓音在Bruce耳中却越来越轻直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刚才被打断的回归分析。

只差一点点,只要完成这最后一步就好!
   伤口的痛感逐渐消失,Bruce用手指在桌面微微地比划着,眼中熠熠生辉。

所有的数据与指令都仿佛幻化成了苍穹间闪烁的的星斗……结果终于出来了!

Bruce大喜过望,肩头却又是一阵刺痛,“啊——”

“你在高兴马上就能去见你们无能的上帝了吗?!”话语中喷射着被无视的怒火,Bruce这兴奋的表情当然没能逃过对方的眼睛。

作为心不在焉的回礼,那扎进肉里的手刃恶狠狠地扭动了一下,痛入骨髓。

天边忽地又闪过一道白光,“Tony……”Bruce忍不住低声呻吟。
   “Tony?你以为他会来救你吗?!”伴随着一声怒吼,Bruce的领口被一把抓住,然后整个人都被甩了出去。
   “嗙”地一声,后背重重地撞到了环绕半个实验室的落地玻璃窗。
   骨头仿佛要散架了一样,头也有些眩晕。Bruce吃力地倚着玻璃窗试图站起来。

等等,玻璃窗?他嘴角突然泛起一丝笑意。
  “笑?!”领口再次被揪住,Bruce忙把手缩到身后。
  “看来你是等不及跟纽约一起上路了,那我就提前送你见上帝吧!”肩头再次被洞穿,如果后面是木桩,Bruce一定已经被牢牢地钉了上去,宛如那拯救世人的上帝。

血如泉涌,紫色的衬衣被浸得一片鲜红,不过这次Bruce没有叫喊也没有忍耐,他在笑。

“呵呵,”他笑得不卑不亢,“你输了。”这声音平静而满足。

背后巨大的玻璃窗突然亮了起来,窗外的景色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SYSTEM RESETTING”的巨大提示。

“怎么可能?!”

“这里的每一块玻璃都是电子屏。”Bruce缓缓地垂下藏在身后的手臂,在那个谁也没看到的地方,一行清晰的血字赫然留下。

“RESETTING SECCESSFUL”
   看着提示在眨眼间由红变绿,干尸气急败坏,“Bruce Banner!”他咆哮着一把掐住Bruce的脖子。
   指关节咯咯作响,咽喉被扼住,无法呼吸。
   视线再次变得模糊,眼前开始发黑,那本来痛楚不已的窒息感随着弥漫的黑暗逐渐褪去,寂静的空间里只留下空荡荡孤零零的心跳声。
   是幻觉吗?Bruce觉得自己依稀又回到了肮脏拥挤杂乱的加尔各答贫民窟。疾病和死亡的阴霾将这里沉沉笼罩,极度落后的医疗和卫生条件连医生们的安全也无法保证,一个不小心就会一命呜呼。可自己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为什么呢?不是因为自己的善心同情心,而是因为自己分明就是在渴望吧,在内心的深处,渴望被传染,渴望死亡。

是啊,自己曾经是如此地渴望死亡。

他曾把枪口塞进嘴里,扣动扳机,然后“碰”地一声,身体里的另一个住客,把子弹吐了出来。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却想要活下去了呢?是跟他握手的时候,还是从被他戳了腰的时候?想要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以Bruce Banner的形象与他并肩站在一起,一起试验、一起战斗。

可是他说他喜欢Hulk。

Hulk可以拯救地球,而Bruce Banner不行。

不,不是的。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那个叫做Bruce Banner的人开心起来,他从来没有像看怪物一样看他,不管是Bruce还是Hulk,他明明都是那样毫无保留地敞开心扉去爱去接受。

Tony……

意识再一次被拉回,Bruce这才想起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虽然他这辈子从未如此强烈地渴望过能活下去。

“对不起Hulk,对不起Tony。”嘴角在蠕动,可没有人能听见他在说什么。
   五感都已淡去,快要彻底失去知觉了。

Hulk打跑了外星人,可我刚刚也拯救了纽约不是吗?

一张苍白的脸上,透着从未有过的安详,甚至还带着幸福的微笑。

Bruce Banner,他并非一无是处。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