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旧文/科学组】行迈(七)

Chapter7

 

不久前被Hulk不轻不重折腾过一次的实验室,现在已经翻修一新了。Bruce不得不再次折服于Stark工业后勤部的工作效率。

试验室保持着Tony一贯华丽与实用并重的风格,映入眼帘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桌角那些零零碎碎的螺丝钉和试管,仿佛都散发着一股科学的味道。环形的落地玻璃豪迈大气,依稀还泛着若有似无的淡淡蓝光。窗外的世界还沉浸在一片疯狂之中,没有人察觉到灯红酒绿背后那已经兵临城下的死亡气息——除了Bruce。

“实验室的每一块玻璃都已经改造成了电子屏幕。”Jarvis贴心地提醒着。

“好的。”Bruce伸手开启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一块。

显示能源释放量的红线依旧有规律的波动着,Bruce抿了抿嘴唇,微微有些苍白的唇角因为焦虑而略显干涩。

要破解程序让方舟系统恢复正常并不算太难。这系统是Tony的心血,亦是当今世界最高端的科技,纵然它被入侵,自身顽强的防御体系还是清晰地追踪到了敌人的进攻脉络。这就仿佛行军打仗,虽然初次交锋败了个措手不及,但对方兵力部署却已被牢牢掌握,要收复失地轻而易举。何况领军对垒的,还是那个拥有七个PHD可以一夫当关的Banner博士。

当然,这是最乐观的估计。因为这样的判断无视掉了一个重要的因素——时间。

有时候,胜负只在分秒之间。而现在留给Bruce的时间,最多只有十分钟而已。

这不是能不能恢复系统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在爆炸之前将其恢复。

数字、运算、公式、法则、构造、回归、发现规律、得出结论、修正程序……Bruce的大脑飞速运转着,星辉笼着他,天地忽然寂静如鸿蒙初辟。

就在这时,实验室的门开了。

“有未识别的陌生人进入。”Jarvis是声音打破了宁静。

“嗯。”Bruce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眼神却没离开屏幕一寸。只差最后一步了,他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曲线图,根本就没听清Jarvis到底在说什么。

突然眼前白光乍现,随即一声巨,响电子屏“哄”地炸裂开来。Bruce一惊,还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脸上就被迎面飞溅的屏幕碎片扎得一阵生疼。

一丝鲜血顺着细小的伤口渗出。

“Jar——”他刚想开口呼唤,却发现身边Jarvis那只机械手臂也已经跟屏幕一样被削成了两截。

“怎么不喊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阴森又浑浊,挠得人背脊发凉。

Bruce转过身,声音的主人就站在自己跟前,他佝偻着腰,却足足比自己高出两个头。

这是……人类?Bruce倒吸了一口凉气。

高凸的颧骨,深陷的眼窝,暗灰色的皮肤紧贴着枯瘦如柴的骨架,眼前的这个东西,简直就如同干尸一般——这绝不是人类应有的样子。

“你是?”

“只不过是稍微变换了一下外形,你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们了吗?”对面的生物冷笑着向步步逼近。

一股腐朽的臭味扑面而来,Bruce不由自主地想往后退,可身后的试验台再次让他无处可退。

对方已经逼近到眼前,月光把一张本就毫无生气的脸又染上了一层蜡黄。

“愚蠢的人类!”对面干尸一样的生物突然高举起右臂,Bruce这才惊讶地发现,那一只根本就不是手,而是刃。如同匕首一般,还泛着寒光。

“Loki……”Bruce心中默念,事情已经一目了然了。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上次被Loki引来的那种外星人。

没有魔方的能量,虫洞无法开启,大规模的军队已经无法再被运送。然而,就像Thor仍旧可以回到地球一样,让个体穿越空间,却并非不可能。正因为如此,对方这次才不得不转型走高科技入侵路线替代传统肉搏,妄图来个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是一场复仇。

所有的线索串在一起,Bruce倒突然觉得踏实了,因为这样一来,只要计算出正确的结果,让方舟系统的能源释放回归正常值,一切就结束了。现在,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

“如果你还不记得我是谁的话,我会马上让你想起来的。”干尸一把楸住Bruce的领口,用手刃在他脸上来回摩挲着。

脸上划过一阵阵冰冷,Bruce握紧了拳头想要挣脱,却无济于事。在Hulk不出现的情况下,博士向来都是人畜无害的。换句话说,他现在的战斗力为零。

既然如此,Bruce倒也淡定了不再反抗。

“你们不会得逞的。”他抬眼目光直视对方,一脸坚毅毫无惧色。

这表情显然深深地激怒了面前那位不远千里而来的干尸先生,“是吗?”他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然后狠狠地挥起手刃刺向Bruce的手掌。
   “啊——”一声惨叫回荡,鲜血从掌心涌出。

“为你的愚昧付出代价吧!”干尸咆哮着再一次发力,手刃猛地抽出,鲜血飞溅。

青筋暴起,疼痛如电流般窜上,Bruce紧紧咬着牙,胀得脸都紫了,才终于忍住没有再次叫出声来。

 

另一边,在实验室外的天空上。

“哟,是航拍的直升机。”Tony一转身,又给天幕抹上了一道绚烂的红霞,“Jarvis,我们过去。”

“可是Thor就在您身后,Sir。”Jarvis有些担心。

“别管他,出镜率比较重要。”

说话间,Tony已经飞到了直升机前。他优雅地直了直身子,然后揭开面罩,露出那张标准的45度完美笑脸,还附赠眼角数条饱经沧桑的鱼尾纹。摄影师和主持人很识趣地忙把摄像头和话筒都凑了过来。

“亲爱的——”

话未出口,背后“哐当”又挨了一锤。

于是天穹中又划过了一颗耀眼的流星,还一边闪烁一边怨气冲天:“我的特……写……镜……头……”

电视机前,Pepper已经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面对她的老板了。

这根本不是一场决斗,而是一次作秀。输赢都没有意义,它存在的价值仅仅是为了吸引眼球。可是你一定要用这样孩子气的做法去吸引Banner博士的眼球吗?Tony啊Tony,你一世聪明,现在却像个傻瓜;你平时巧舌如簧,现在却口拙语失,为什么越是面对在乎的人,你就越是手足无措?那些深藏在心底的爱和关心,明明可以有更好的渠道去倾注,可你为什么总是不懂得表达?算了,随你吧,Pepper摇摇头,博士虽然看起来有些木讷,实际上却是一个内心无比细腻的人。所以,你做的一切,他一定全都明白。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