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旧文/科学组】行迈(三)

Chapter3

 

Tony愣住了。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无知、如此幼稚。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之前是多么的可笑,那些自以为是的安慰,其实才是最无情的伤害。

愤怒,Bruce Banner愤怒了。

虽然在这表面的愤怒之下,隐藏的是如同深海一般寂静无底的痛楚。

心跳开始加速、肌肉开始扩张、头脑开始眩晕、意识开始模糊——愤怒的后果,便是整个人开始被身体里的另一个住客毫不留情地吞噬。

“对不起Bruce,”Tony紧紧握住那只抓住自己领口的手,手掌上,汗珠密密麻麻地渗出,“我一直以为一个要忍受时不时精分还经常从天上全裸掉下来的人一定是一个内心强大到麻木的人,没想到你这么敏感……我以为刚才的动物饼干是一种暗示一种邀约至少是一种是真情流露吧……我以为我们可以更进一步我以为我们可以做一些什么,我以为我那样很有魅力,我……”

完全不像是在道歉的话,Tony Stark,他还真是个口无遮拦的家伙。

如果Bruce听到这话,一定会苦笑吧。

可实际上,Bruce什么也没听到。耳畔只有无止境的嗡嗡轰鸣,视线也恍惚得无法辨物,Bruce知道,他再一次败给了身体里的另一个家伙——跟以往无数次一样,越是挣扎,就越是徒劳。

被Tony握住的那只手上开始青筋暴起,绿色从指尖向着全身蔓延。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滑落,Bruce那张看似木讷的脸,因为痛苦而越发扭曲。

“离……开……我……”

Bruce喘息着,微弱却竭尽所能的从牙间挤出几个字,这是他在彻底丧失意识以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Bruce!”Tony大叫着,使劲拽住那只越来越大的手,可他终究拽不住。

想要帮忙,却无计可施,Tony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无力。

紫色的衬衣被撑裂,绿色在膨胀。Hulk马上就会出现,谁也无法阻止。

一切的变故其实只发生在眨眼之间,而这一眨眼对于Bruce和Tony来说,都是无限绵长的煎熬。

“Sir,”Jarvis突然开口道:“请您马上穿上钢衣,否则会有危险。”

“来吧Jarvis。”Tony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

“嗷——”耳畔传来一声低吼,在Tony穿上战甲的同时,Hulk这个庞然大物也彻底觉醒了。

“Jarvis, 启动抗震防护系统!”

Tony一声令下,一层半透明的玻璃从四面延伸,沿着墙壁和天花板把实验室裹了个滴水不漏。

玻璃材质跟神盾局关Loki的那个大鸟笼一样,甚至更好,除了正确操作解锁系统,外力很难将其破坏。这东西是Tony专门为Hulk设计的,不过并不是为了关押他,而是为了提高和Hulk嬉戏时的安全性——就如同他自己无数次重申的那样,Tony喜欢Hulk,他希望时不时的有机会放Hulk出来一起玩。

“Jarvis,绕到他后面去,我要刚才调好的试剂!”Tony一指自己的试验台。

“抗伽玛射线光谱综合凝胶渗透液相试剂?”
    “是的。”

一针筒淡蓝色的试剂静静地立在试管架上,这就是几天来Tony关在实验室里不眠不休的成果——它可以帮助Bruce摆脱Hulk。

“Yes, Sir.”

虽然Jarvis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但事实上要拿到那管试剂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摆放试剂的试验台恰巧被Hulk那巨大的身躯严严实实地挡住了。

Tony浮在空中环顾四周,他突然觉得Hulk要是去踢足球的话一定是一个超级棒的守门员,因为他太会选择站位了,居然一动不动呆在原地就封堵了自己全部可能的进攻路线。

对哦,Hulk居然就那样呆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这太不科学了。

Tony有些奇怪地望向Hulk,却发现Hulk也正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

Tony上下飞,Hulk的眼神就上下转;Tony左右飞,Hulk的眼神就左右转。

“Hi,Hulk,老这样盯着我我会害羞的。”Tony冲着Hulk一咧嘴。

仿佛回应似的,Hulk轻啸了一声,然后突然伸出手一把抓向Tony。

“Oh你别激动!”Tony赶忙闪身,可还没等他喘过气来,Hulk的另一只手也抓了过来。

“游戏正式开始了,”Tony扬了扬眉毛,“Go,Jarvis!”

伴随着呼啸的气流声,Tony开始上串下跳。

是的,上串下跳,他现在的样子可一点都不优雅。Hulk虽然看起来笨重,行动却是无比的灵敏。要躲过他的铺天盖连环击,实非易事。

“Sir,需要开火吗?”Jarvis提醒道。

“不,千万别。”Tony连忙制止。

虽然Tony现在气喘吁吁狼狈不堪,但他依然深信Hulk对自己并无恶意。因为此刻这个挥舞着双臂的大个子,眼神中闪烁的光芒是那样的兴奋愉悦天真无邪。这种感觉,就仿佛一个孩子在旷野的星空下追逐扑翅的萤火虫一般。

红色的铠甲,胸前还泛着淡蓝色的光环,沐浴在夜色之中,玲珑剔透。在Hulk看来,这的确就是他的萤火虫。虽然Tony倒是觉得自己更像厨房里那只四处乱窜的无头苍蝇。

“嗷!”忽听Tony一声惨叫,Hulk冷不丁一个双掌合十,把Tony牢牢夹在了掌心。

“吼吼~”Hulk打量着手中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小家伙,开心地笑了起来。

Tony在他手中又扭胳膊又伸腿却还是动弹不得,只能又急又恼。

“Jarvis,把助推器开到最大!”

“Yes,Sir!”

马力全开。

“嗖”地一声,Tony终于脱出了Hulk的手掌,像一发礼花似地冲上了天,紧接着“哐当”一下,他的头撞到了加固的天花板,随即整个人就跟被盖帽的篮球一样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吼吼~”看到这一幕,Hulk笑得更灿烂了,他甚至拍起了手。

“Hulk你果然有性格缺陷。”Tony嘟哝着摸摸屁股站了起来。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这一下还真没白摔,因为他现在落到了Hulk身后。

“没事吧,Sir?”Jarvis关心地问道。

“没事,快拿试剂!”Tony一边命令一边迅速冲到试验台前,抽起针筒一跃而起对准Hulk手臂动脉就是一扎。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还沉浸在游戏喜悦中的Hulk只觉得胳膊一疼,脑子就开始恍惚了。

针筒里的试剂在减少。

Hulk转过头来,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无辜、那样的迷茫,他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Tony,仿佛一个做错了事正在被惩罚却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的孩子。

“吼……”Hulk张了张嘴,低沉的嗓音里透着掩不住的悲伤,他仿佛是在询问他心爱的小萤火虫: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Hulk?为什么没有人愿意陪Hulk一起玩?

迎着那样纯粹的目光,Tony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也被针猛扎了一下。

Hulk,难道现在,就是永别吗?

Tony喜欢Hulk,就算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喜欢Hulk,Tony也一样喜欢他。对Tony来说,Hulk是战友、是伙伴、也是救命恩人。

Tony抬头仰望着那张绿色的脸,深深浅浅地忧伤与没落毫无遮掩的印在眉宇之间。

Hulk,他不是一个只会愤怒和毁灭的怪物。

然而,相似的轮廓、痛苦的眼神……就在短短的二十分钟以前,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正书写在另一张脸上。

“Bruce……”

    Tony觉得自己的脑子好乱,百般滋味涌上心头让他甚至开始分不清悲苦酸甜。

试剂在持续减少,Hulk贴在耳边的呼吸也逐渐微弱。

听天由命吧,Tony闭上了双眼。他第一次想要逃避,第一次想要放弃抉择——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