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旧文/科学组】行迈(二)

Chapter2

 

“Sir,”Jarvis刚开口就被Tony打断了。

“住嘴Jarvis,没看见我试验正到紧要关头吗?你要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拆了改造成马桶的抽水泵!”

于是Jarvis只好把想说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当时针转了整整360度的时候Tony终于完成了他的实验。

“哦也,搞定了!”他放下一管淡蓝色的液体,兴奋地甩了甩手臂,“Jarvis,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

“Banner博士来了。”

“……为什么不早说?!”

“我怕被您改造成马桶的抽水泵,Sir。”

“Oh,”听到Jarvis一本正经的回答Bruce忍不住笑了出来。

“对不起Bruce,我不知道你来了,要是知道的话——”

“没关系,是我没有事先通知你就自作主张的来了。”Bruce慢慢走到Tony跟前,为了不打扰他的工作,在刚才的一个小时里他都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口注视着里面那个全神贯注的男人。

他的确是个天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义无反顾地尝试。或许他的确自恋、自大、自我中心,但是这一刻,站在实验室里,他是如此的灵巧、优雅、让人着迷。他如同一个无与伦比的音乐家,挥舞着双手,用那些看似机械又死板的仪器,奏响了全世界最华美的乐章。

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淡淡地洒下,Tony的额上还残留着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面对面的,近在咫尺的距离。

一种柔软又温暖的感觉在体内蔓延。

Bruce突然觉得有些局促,这样的距离,并不是第一次。然而,这样莫名的紧张,却从未有过。

“你工作的样子,非常地、非常地……”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开口冒出这句话,而更窘迫的是,话到一半他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把话说完。

“非常地?”Tony好奇地睁大了眼,扬起的尾音里同时闪烁起一份毫不掩饰的自负。

“恩……非常地……像一个科研人员。”Bruce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救命的词。

“Oh Bruce,你竟然用这么让人充满期待的口吻说出这么显而易见的话。”Tony显然也没有料到Bruce居然会蹦出来这么一个词,“我本来就是一个科研人员,只是比一般的科研人员多了些一些天赋和一些钱而已……好吧,不是一些是很多。”

对于Tony的这项自我认知,Bruce无法反驳,只能用沉默表示赞同。

“嘿,这是什么?”Tony的目光突然锁住了Bruce手上的纸袋。

“唔,这个……”Bruce条件反射地想把纸袋藏到身后,但很快缩到一半的手臂又僵硬在了半空——这才是此行的目的不是吗?所以自己为什么要畏畏缩缩呢?嗯对,是畏缩不是忸怩。噢好吧,也这不是畏缩,只是需要一个更适当的时机,更完美的开场白,自己应该大大方方地把东西递给他,而不是像做了什么坏事被他发现一样。

“Bruce,”Tony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仿佛泛起了星光,就像一个侦探捉住了至关重要的蛛丝马迹一样,“在忙忙碌碌的一天之后,你专程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给我上面那样一句与众不同的赞扬吧?”

“当然不是——”Bruce还在纠结着如何措辞。

“那你一定是来给我送夜宵的。”Tony突然一把搂住了Bruce的肩膀,“你看今晚的月亮圆得就像十三大街上那家披萨店里的双重黄油披萨,明晃晃地照得我肚子咕咕直叫……” 

Tony的眼中熠熠生辉,而听到这话的Bruce却像一颗茄子一样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蔫了下去。

“Bruce?你怎么了?”

“好吧,我认输了。”Bruce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把那依然半藏在身后的纸袋拿到了胸前,“你说对了,我确实是来给你送夜宵的。”

“我就知道!” Tony噌地一下蹦了起来,“来,让我猜猜是什么,披萨?”

“不是。”

“奶油蛋糕?”

“大晚上吃那个会得糖尿病和脂肪肝的。”Bruce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Tony的小肚子。而觉察到这个眼神的Tony却故意一脸自豪地拍了拍肚皮——“超级英雄拜托敬业点练下腹肌啊!”这样的舆论每天都有,善意的或者恶意的,Tony倒是毫不在乎,他又不是靠肚子上那块五花肉才成为超级英雄的。

心领神会的Bruce不由笑了出来,他晃了晃手中的纸袋,里面传出了一阵细小而清脆的声音。

“小饼干?”Tony这次猜对了。

“是的,动物饼干。”[1]Bruce微笑着打开了手中的纸袋,“多种口味、富含各种维生素……是我……亲手做的。”

“Bruce我爱你!”Tony兴奋地大叫了一声,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对方额上啄下一吻,MUA~

“哐当”,心脏猛跳一下。

在这一瞬间Bruce觉得自己应该是彻底傻掉了,大脑宕机什么也来不急反应,脸上就已经火辣辣地烧到了40度——是的,他知道自己脸红了。

而此时的Tony心中却无比得瑟,他伸手拿起一块饼干塞进嘴里美滋滋地嚼了起来,小熊形状的,巧克力味,很好吃。

Bruce依然呆若木鸡。

那再来一块,小白兔形状的,草莓味——竟然每一块的形状和味道都不一样!

Bruce可真有心!他幸福地拿起了第三块饼干。

“亲爱的Bruce公主,如果你继续这样站着发呆迷迷糊糊的话,Tony王子只好再用一个吻来唤醒你了!”Tony窃笑着把鼻尖贴到了Bruce脸上,然后用另一只手环抱住他的腰。

“噢!”一句话如雷贯耳,这下Bruce总算清醒了,“你不是在吃夜宵吗?”

“没错,吃夜宵。”Tony似笑非笑地眨眨眼,鬼知道这个夜宵指的是什么。

“你不是说不合时宜的进食只是浪费生命吗?”Bruce一边试图转移话题一边努力扭了扭腰想要挣脱,可他明显忘记了一个并不算热爱运动的中年男人绝对不会有太过灵活的腰身。

“你也说了那是‘不合时宜’的进食不是吗?”Tony把头埋进Bruce的耳根来回磨蹭了起来。

哑口无言。一刹那Bruce仿佛觉得有千万股细小的电流延着自己的血管逆流而上,这位本就不善言辞的科研人员,这下子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所谓吃东西,除了吃什么以外,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谁吃,都很重要。”

呼吸贴着肌肤,Tony继续着他的美食理论,而Bruce只觉得一团团热气在颈中膨胀又冷却,仿佛不仅是脸,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滚烫了。

Tony的手指游移着,欲擒故纵似地拨弄着那紫色衬衫上的一颗颗纽扣,仿佛拨弄着机械上某个关键部位中最重要的一颗螺丝钉一般。

“不,不要这样……”

Bruce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微微颤抖的嗓音,低沉而磁性。

不,不只是嗓音,连身体也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了。

连他自己都无法否认这分明就是欲拒还迎。

所以也不能怪Tony理解错误。

Tony轻巧地解开了紫色衬衣最下端的两颗衣扣。

“Bruce……”

Tony的手就这样攀上了Bruce的胸口,这一次,没有衬衣的阻隔,只剩下那纯粹的、温热的、又略微有些粗糙的触感——一种前所未有的、难以言喻的真实在蔓延。

Bruce心里翻江倒海。

他在喜悦,亦在痛苦。他在渴望,亦在抗拒。为什么,为什么明明那拙劣的谎言早已被识破,自己却还是要这样遮遮掩掩自欺欺人?Bruce Banner,你到底在抵触什么,又或者,在害怕什么?!

Tony完全没有觉察到Bruce心中的起伏,他只知道那具躯体正在热烈地回应着自己,以各种各样显而易见的方式。

    “不……”Bruce发出了近乎哀求的呻吟。

越来越灼热的身体,仿佛是在被炙烤一般。

是的,炙烤。不过被炙烤的不是肉体,而是灵魂。

在内心的深渊处,一个声音在嘶吼——BruceBanner,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他爱的人是Hulk,而你,只是一个容器!

“Bruce——”Tony继续低低地唤着他的名字。

理智在沦陷,Bruce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这交杂着爱和痛的温柔所吞噬。

不,不能这样!

他挣扎着用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一把推开了Tony——“求你了,别这样,Stark!”

哗,手中的饼干洒落一地,松鼠、熊猫、小狮子、长颈鹿……很可爱的,仿佛还能闻到一丝香甜。

“Stark?”Tony骤然停住。

“Stark!”

月光冰冷地洒下,照亮了一个无比惨淡的笑容。

“Bruce,为什么,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你也不愿意叫我一声Tony?!”

死寂。

Bruce没有回答,他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你要我怎么回答你Tony?告诉你因为我在吃醋吗?告诉你因为我在深深地嫉妒着我身体里的那个大家伙吗?你明白这种痛苦吗?生活、事业、爱情……一切的一切都被身体里的另一个住客毫不留情地摧毁和夺取!Hulk,我本来害怕他憎恨他恐惧他,而当我终于可以开始坦然面对他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深深地羡慕他甚至是在嫉妒他!你明白吗Tony,这一切只是因为你,只是因为我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间里,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

眼底寥落,Bruce抬起头直直地望向Tony,这一次,他不再逃避。

目光相触。

可惜对面的那个人,此刻并没能体会到其中的含义。

“Bruce,为什么你总要这样,为什么你总是闭上你的心、刻意去疏远你我之间的距离?!”

Tony在笑,笑得好凄凉。

是啊,为什么呢?

Bruce也笑,笑得好苦涩。

Bruce Banner,他在学会控制的同时,也习惯了压抑。控制自我、压抑所有的感情,比如愤怒,又比如,爱。

“如果你是怕Hulk出来会伤害我,那么我可以再认真地告诉你一次——我,Tony Stark,我喜欢Hulk!”

呵呵,你喜欢Hulk——Bruce痛苦地扬起嘴角。

是的,我知道你喜欢Hulk!——他觉得自己心好痛,如同被撕裂一般——Tony Stark,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Bruce,你听好了,我再重复一次,”Tony加大了音量,“Hulk是一个英雄,他拯救了地球,也救了我!”

“够了!”Bruce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他一把抓住Tony的领口,所有的积郁如同山洪暴发般喷涌而出——

“Hulk是个英雄,是你心中最强的复仇者,而Bruce Banner,他什么都不是!”


——TBC——

[1]:动物饼干梗来自于萝卜和噜噜的《十二宫》,里面噜噜异常执着于动物饼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