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旧文/科学组】行迈(一)

存个2012年复联1刚上映时写的老文,看了锤3心潮澎湃于是翻出来修了一下。
感觉博士在复联1和锤3里性格还是有一定不同的,锤3真是全员话痨呀233

现在回头看内裤梗简直官方拍板,太甜了

-------------------------------------------

Chapter1

“我还真没想到你会去STARK工业,”道别的时候Steve握着Bruce的手说,“我以为你会回加尔各答或者去参加某个全球性公益组织继续帮助那些饱受贫困饥饿和病痛折磨的人们。”

“呵呵,”Bruce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这种沉默倒并不是因为赞同,而是因为“Stark刚才送了我一条超高新科技的强力弹性内裤让我即使变成Hulk也不会再尴尬地光着身子坠落瞬间我觉得内心无比温暖于是就答应了他的合作邀请”这种话自己实在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当然至于为什么自己会因为一条内裤而感动至斯,Bruce倒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认真想过。

“不是只有挤在脏乱狭小的房间里跟病人们一起挨饿受冻才能帮助他们,坐在Stark大厦里你一样可以拯救世界,而且效果会更好。”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从背后飘然而至,不看也知道是 Tony Stark。“走吧Bruce。”他搂着后者的肩膀把他揽上自己那辆风骚的红色跑车然后一路绝尘而去,全然不顾Steve在原地僵得如同雕塑一般的背影。

敞篷跑车的最大缺点就在于噪音过大,纵然Tony车上的摇滚乐已经震耳欲聋,却还是遮不过风声呼啸。

一路无言。

好吧,事实上沉默最多只有十分钟而已。

不过短短的十分钟已经让Tony按捺不住了:“Bruce我真心建议你多说点话。我知道你会辩驳说沉默有助于抑制愤怒但是从长远来看寡言少语并不利于健康的个人心理和人际关系发展,所以多说点话吧很轻松的只需要活动一下你嘴巴周围的辐射状肌就可以了就像我现在这样看吧很简单是吧~”Stark故意张大了嘴摆出了一个夸张的姿势。

“我……”Bruce努力张了张嘴,却突然又停了下来,“对不起,我想,我是一个比较无趣的人。”

“无趣?”Tony一挑眉毛,“不要妄自菲薄Bruce,我觉得你非常有趣。”

“嗷!”话音未落,便听得Bruce一声轻呼,“Stark,你又戳我!”

“Stark……”Tony扭过头去,“反正戳你Hulk也不会出来。”他脸上扫过一丝转瞬即逝的不悦。

这一点微妙的表情并没有能逃过Bruce的眼睛。

“你觉得有趣的应该是Hulk,而不是我吧。”越是沉稳内敛的声音,越像在掩饰内心的波澜。

“Bruce,我觉得你不应该总是把Hulk和自己割裂开来,你们不是同一个躯壳里两个完全孤立的灵魂,你们明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合理的沟通方式。”

“是吗?”

“你现在还是总想着摆脱Hulk吗?”

“是吧……或许……”

“Bruce,Hulk不是一个没有感情只会伤害他人的怪物,你应该接受他而不是排斥或者恐惧他。Hulk是一个英雄,他刚刚才拯救了地球,拯救了我,不是吗?”说这话的时候,Tony眼中闪烁着难得的认真。

“是的,Hulk是一个英雄。”Bruce低声重复着,压抑着内心某处,使音节变得有些模糊,“Hulk救了地球,Hulk也救了你。”

嘴角微合,与其说Bruce是在回答,不如说这是他自言自语的呢喃。而聪明如Tony,此刻竟也没能听懂这话中的含义。

“对不起,我有点头疼,能让我安静一下吗?”

逃避,Bruce心里很清楚吗,可他此刻只想要逃避。

“你真的需要冷静地思考一下Bruce,”Tony耸了耸肩还不想放弃,可是当他目光触到Bruce的眼眸时,他还是决定沉默了——那样的表情,揪得他心疼。

这次是真的一路无言了。

车停到Stark大厦停车场的时候,Tony就只问了Bruce一句话:“你确定你真的想摆脱Hulk?”

“是的。”Bruce咬了咬牙。

“好吧。”Tony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电梯。

Bruce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他很庆幸,Tony并没有追问自己原因。如果他问了,自己要怎么解释呢?还是用“Hulk没有自控能力会伤害无辜”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吗?Bruce不觉勾起了嘴角,“还真是个卑鄙的借口。”

 

走出电梯的Tony径直把自己关在了实验室里没有再踏出一步。

Pepper说Tony早就吩咐过整个Stark大厦都可以拿给Bruce当作试验室,房间楼层任君挑选。不过Bruce却出乎意料的只要了Tony实验室隔壁的一小间房,他说他没有在实验室里陈列跑车的习惯所以不需要占用那么大的空间。

“Banner博士,我想我必须提醒你,不管从安全还是安静的角度考虑,Tony的隔壁都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Pepper非常地语重心长,“Tony经常会撞破墙壁或者天花板,而且隔音墙的性能也总跟不上他的试验步伐……”  

“谢谢你的好意,我会小心的。”Bruce的口吻很温和,却异常坚定。

“好吧。”Pepper无奈地摊摊手,她当然不会想到,Bruce想要的正是这种效果,时不时的噪音让他感到安心,因为这是一种证明——Tony就在旁边。

不过事实总是和预想不一样,Bruce在实验室呆了五天也没有听到隔壁传来任何一点动静。

“甚至他都没有出来吃过饭,难道实验室里连厨房都配备了?”第六天早上的时候Bruce终于憋不住了。

“他不需要厨房,他跟本就不会做饭。他只需要更换电池和注射营养液就够了,‘不合时宜的的进食活动只会浪费生命和降低研发效率’。”Pepper学着Tony的口吻气呼呼地翻了个白眼。

“他只是太过热爱自己的工作而已。”

“自己躲在试验里放着整个公司不管,这还真是够热爱工作的!”

“那个……”Bruce觉得自己必须要转移一下话题,“我需要一些新的设备和材料……”

“没问题,打这个电话就好,想要什么都可以。”Pepper匆匆塞过一张便签纸,“不好意思Banner博士我得先走了,十五分钟后飞机起飞去华盛顿,你知道开会这种事情总是无法逃避的……”

“一路顺风。”目送Pepper的身影消失在了转角,Bruce拨起了手中的电话。

“Banner博士,你确定你不是需要光电倍增管或者闪烁计数器之类的东西?”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惊讶。

“谢谢,那些试验室里都已经有了。”

Bruce挂掉了电话,说实话这几天他颇有些无聊。Tony说请他来一起研究清洁能源,结果却一回来就把他抛下不闻不问。

“我必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Bruce扶了扶眼镜。

 

Stark工业后勤部的工作效率真是无可挑剔。半小时以后新的设备和材料已经整齐地摆在了Bruce的眼前。Bruce关上门,挽起了衬衣的袖口,“既然东西这么齐,我也来做一些新的尝试吧。”

在接下来的十个小时,他也把自己牢牢地关在了实验室,等一切就绪的时候,窗外已经明月高悬了。

俯瞰着偌大一座城市,连绵千里的霓虹灯闪烁,Bruce突然觉得有些恍惚——自己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犹豫了三秒钟以后,他还是拿起了手边那个并不算大的纸袋——这是他忙了一天的成果。

 

“验证:请输入以下问题的正确答案,否则将被视为非法入侵。”Tony实验室的密码锁上显示着一行清晰的大字。

Bruce皱了皱眉,心里嘀咕着:如果问题是“我母亲的生日是几月几号”或者“我的小学班主任叫什么名字”那可怎么办?——算了下一步吧,Tony应该不会设定这么没创意的问题。

作为一个尊重事实的科学家,下一步之后出现的问题着实让Bruce觉得苦恼——“请问全世界最天才睿智风流倜傥的高帅富是谁?(答案不区分大小写)”

“高(重音)帅富?这还真是个拷问良心的问题。”Bruce一边输入着“Tony Stark”一边想,“作为一个实事求是的科学工作者,我一定要帮助他正视自己。”


——TBC——

[1]:题目出自《诗经·王风·黍离》:“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评论 ( 8 )
热度 ( 36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