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枪棍双衍生】爱在轮回中找你(1.1)

【声明】这篇是陆花和枪棍组的衍生混合同人!主人公是冬虫草(水浒无间道),李伟乐、马军(杀破狼)和雷小宝(狭路英豪)。请阅读前先确定你可以接受衍生。

【声明2】一时兴起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产物,换言之,它很有可能是个坑,至少它现在只有第一回,后面的我尽量填…吧…

PS.实在试不出来敏感词是啥,心累……有知道的请告知一声,不甚感激!

……………………好吧我试出来敏感词了,根本没有好吧!就是嫌我字太多逼我分开发!!



第一回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星期一,湾仔O记。

Madam徐笑容满面地向大家介绍着身边这位高大挺拔的新同事——“雷小宝雷队长,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从今天开始来我们湾仔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交流一年。雷队长在北京任职期间屡破大案要案,经验丰富,大家要多多向他学习。”

“不敢当不敢当,”雷小宝操着一口带着浓浓京腔的广东话客气道,“香港回归也有好些年了,北京和香港无论是在工作上的合作,还是在人员培养上的交流都越来越多,我们大家应该是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才对!”

“说得好,大家鼓掌!”一声突兀地喝彩陡然窜出人群,随后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雷小宝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目光扫视发现说话的就是站在Madam徐旁边那位年纪稍长的警督。

“不愧是首都来的同志,看问题就是比我们有深度!”那人大声拍着双手,继续夸张地赞道。

雷小宝努力保持着脸上已经僵硬的微笑,如果不是来港之前局长千叮万嘱他此次代表的是全北京警察的光辉形象,他真想冲上去抽他一大嘴巴。

看来这香港警察也就这样了,雷小宝心中鄙夷,办案的水平不知道行不行,反正这溜须拍马的水平,还真是差得惨不忍睹。何况自己不过是北京派来交流的,呆一年就走,有必要这么迫不及待地拍自己马屁吗?

雷小宝其实不太喜欢香港人,他总觉得香港人有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不就是早些年没改革开放的时候比内地富一点吗,有什么不得了的?再说了,现在改革开放,内地发展多迅速,早就不比香港差了,再多过几年,看还不甩它十条街的。

“雷队长,这位是黄锦仁高级督查。”Madam徐依旧笑盈盈地冲着雷小宝说道,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心中所想,“以后你就跟他一组了,黄警督资格老、经验丰富,也没有架子,和同事们关系都很好,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尽管与他交流。”

“好的,徐警司。”雷小宝很给面子的摆出一个微笑,“以后还请黄警督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啦,你刚才说的,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嘛。”黄督查边说边自来熟地贴了过来,长臂猿一样伸出一只手搭在雷小宝肩上,“哎呀,叫徐警司多见外呀,以后跟我们一样,叫Madam徐好啦,你看TVB的电视,不都是这样叫的嘛。叫我呢,就叫黄Sir,或者KY也行,随你高兴啦。”黄Sir说罢揽着雷小宝一扭腰,又指着周围的一圈弟兄说,“这边都是我们组的兄弟,我来给你介绍,这个白白嫩嫩的是太子、这个肥肥的是周师奶,这个长得很可爱的是小师妹,她旁边这个高大英俊的呢就是精英Ben,还有这边这位老而弥坚的是广叔……”

“喂喂喂,谁跟你一组啊,说得林Sir一走我们就叛变投诚了一样,我广叔是这么不讲义气的人吗?”话音未落,广叔便拉开嗓门嘀嘀咕咕嚼起了舌根,“林Sir不过是被派到北京交流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黄Sir您只是暂代两组督查职务,等林Sir回来了,你还是你们组,我还是我们组,这叫泾渭分明。”

“哎哎我说广叔,枉我平时对你那么好,尊敬长者,你居然说这种话!”黄Sir不服气地反击了起来,“你很想跟着林子聪吗?你平时不是天天在背后骂他欺压下属没人性咩?是谁天天抱怨跟着他做牛做马熬不到退休就要过劳死的?”

“我那叫打是亲骂是爱恨铁不成钢……”

“好啦好啦,一人少说两句。”Madam徐提高音量咳嗽了两声,这些下属们平日里就是这样叽叽喳喳吵吵闹闹,她倒也早就见怪不怪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KY你带着雷队长先熟悉熟悉警署的情况,看看各处的环境处设施之类,其余的同事各就各位,认真上班,明晚我请,算给雷队长接风,understand?现在解散!”

“Yes Madam!”众人齐齐地敬了个礼,声音激昂,整齐划一。

“雷队长,您别见笑,我们大家平时说话就这样的。”刚放下手臂的小师妹也凑了过来,“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所以说话才口无遮拦的。”

“见什么笑,哪有这么严重?”雷小宝也笑了起来,心想香港这纪律部队纪律性虽然也太差了点儿,但气氛还是挺和谐的,至少上下级关系挺不错,长官没架子,下面的人也直来直去。

“别老雷队长雷队长的叫我了,”雷小宝对众人乐呵呵地说道,“入乡随俗,以后都叫我雷Sir好了。”

“Yes,雷Sir!”众人又是一阵齐声高呼,其乐融融。

开工上班,各司其职。雷小宝第一天来,对香港的情况完全没有了解。本来按道理他来之前该做做功课,孰料正好碰到个连环凶杀案,全队人折腾了两个月连安稳觉都没睡上一个,好不容易在走之前把案子破了,但香港这边的情况自然也无暇顾及了。

“黄Sir,我初来乍到,这边的主要工作,还麻烦您说明一下。”雷小宝跟在黄Sir身后,心里最惦记的,当然还是工作。

谁料黄Sir满脸堆笑,拉着他就往旁边一个办公室走去:“Madam都说了让我先带你熟悉环境啦,不熟悉环境怎么能安心工作呢?你看看,这间就是你的办公室啦,独立房间,视野好、风水佳,四面都是落地玻璃,磨砂半透明,设计很有时尚感!这以前是林子聪督查的,就是去北京交换那个啦,现在他走了这儿就归你了,电脑是新买的,办公用品什么的也都新配好了,你要还有什么需要,叫太子小师妹他们去办就行。”

说完他又拉着雷小宝从警局一楼走到顶楼,非常详细又耐心地介绍着各个科室,从各个领导的办公室介绍到各个下属的座位,事无巨细,然后再从资料室档案室一直领着雷小宝参观到食堂厕所茶水间,就差没参观女厕所了。

“黄Sir呀,要不要这么热心呀,雷Sir只是过来交流的,拍他的马屁又升不了职。”广叔看见黄Sir如此鞍前马后,又忍不住奚落了起来。

“我这首拍马屁嘛?我这首关心新同事!”黄Sir哼地一声扭过头,揽住雷小宝的肩头说道,“走,我请你吃食堂下午茶,丝袜奶茶菠萝包,湾仔警署一大特色!”

雷小宝被他拽着暗自叹了口气,心想黄Sir这恐怕不是想升职,只是找个借口偷懒不做事吧。也不知道这种工作态度,到底是怎么坐稳高级督察这个位置的。

总之在黄Sir的悉心介绍下,下班时间很快就到了。雷小宝来香港上班的第一天,就这样轻松愉快又无所事事地度过了。

 

下班回家,雷小健正在擦桌子摆碗。

“哥,第一天去O记,感觉怎么样?”

“就那样呗,”雷小宝大刺刺往饭桌前一坐,“反正香港人嘛,都那样。”

“你又来了,”雷小健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老对香港人有偏见呢?你看子良,对我多好。”说着她含情脉脉地望向厨房,只见里面一个穿着围裙的中年男子正小心翼翼地端出一盆汤。

“你是我老婆嘛,我不对你好对谁好。”男子笑呵呵地把汤放到桌上。

得了,雷小宝觉得自己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男子叫陈子良,是雷小健的老公,雷小宝的妹夫。当初陈子良被诬陷卷入了一起案子,还是雷小宝亲手去内蒙抓的他,然后几经坎坷最终帮他抓到了幕后黑手让他沉冤昭雪。只是雷小宝当时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来二去的,竟然就成了一家人。

陈子良做外贸生意,一直在中港两边跑,雷小健婚后也辞了酒店的工作安心做子良的贤内助。雷小宝父母去得早,就只有妹妹这一个亲人在世,所以纵然嘴上说着香港百般不好,每次放假闲着无聊还是会去香港探望妹妹。他来得多了对香港的城市环境也很熟悉,广东话听说都没问题,只是一口京味儿说什么也去不掉。

“哥,你啥时候也给我找个大嫂回来呀,”雷小健拨弄着筷子又开始老生常谈,“你那臭脾气,就缺个大嫂好好治你。”

“先等你给我生个外甥吧。”雷小宝深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道理,对付催婚嘛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催生。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一顿饭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雷小宝中午吃得饱晚上并没有太多食欲,起身说我出去溜达溜达,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说完披上外套就往门外走,只听见雷小健在后面嗔道:“哥你又找借口不洗碗!”


——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5 )

© 芦花深处泊孤舟 | Powered by LOFTER